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58章 送金丹

    他拍着林逸肩膀道:“何况我对这事儿本就一点都不看好,我什么身份什么实力自己最清楚,虽说历来参加西岛试炼的实力要求是不能超过元婴期,可以这次的情况来看,我这个金丹大圆满根本就是垫底的存在。”

    这倒是实话,如果是以往只有西岛本土弟子参加试炼,以齐文翰金丹大圆满的实力绝对算不上弱,可是这次不一样,参加试炼的乃是各岛精英。

    能有野心和魄力瞄上宁雪菲这个西岛公主的,没有任何一个会是易于之辈,绝大数实力应该都在元婴期,不会比这更低,若不然别说一步登天,恐怕连能不能活到试炼结束都是一个未知数。

    “而且我不想参加竞争,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齐文翰眼中忽然绽放出一种奇异的光彩,这个一向开朗从容的男人,此刻竟破天荒的有些脸红,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莫非齐兄你……”林逸心中一动,这种灼热的眼神他并不陌生,因为绝大数人都有过这种阶段。

    “不错,我有喜欢的人了。”齐文翰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向林逸坦诚道。

    “哦?什么时候的事啊?”林逸闻言顿时来了兴趣,之前他离开南洲的时候都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以齐文翰的洒脱风格,不至于把这种事情藏得这么深才对啊。

    “前不久的事情,我对她算是一见倾心吧。不过……”齐文翰说到这里忽然神色一黯,有些失落道:“她是元婴期高手,而我自己却才是金丹大圆满,唉……”

    见齐文翰唉声叹气的模样,林逸却是不由乐了,笑道:“实力没有对方高又怎么样,关键只在于她对你有没有感觉,这么患得患失。可不像齐兄你的作风哦。”

    被林逸这么一说,齐文翰不由老脸一红,讪讪道:“我也知道不能这么患得患失,男子汉大丈夫,该去争取的时候就绝对不能退缩认怂,这些道理我都懂,可就是管不住我自己的脑子。忍不住就会往这方面去想。毕竟她也不是普通修炼者,而是南洲宝船运输行东家的女儿。”

    “船王的女儿?”林逸听得一愣,他之前在南洲的时候曾偶然听人说起过这家宝船运输行,如果只是普通运输行,以齐文翰齐天镖局少东家的身份绝对不会自卑,可对方却是宝船运输行,背后所代表的含义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这天阶岛,宝船这种战略性存在从来都只有那些顶级势力才能拥有。这个道理反过来也同样成立,能够拥有宝船的势力,放眼五大天阶岛都绝对是不容小觑的豪强,要知道就算是成为南洲镖局霸主的齐天镖局,也都还远远不够资格和底蕴拥有一艘宝船啊。

    齐文翰这个齐天镖局少东家,面对对方宝船运输行这般深厚背景,也难怪他会这么患得患失,唉声叹气。

    实力没对方高,背景也没对方好。这要是冒然凑上去,被人说一句不自量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到那时说不定连朋友都没得做。

    “船王?也可以这么说了……”齐文翰愣了一下,宝船可不就是船中之王嘛。人家宝船运输行本身就是无冕之王。

    “原来是这样,你不用叹气了,我有办法。”林逸心中微动,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木盒,递给齐文翰道:“有这个你就不用愁了。”

    “什么东西?”齐文翰好奇的接过小木盒,发现这盒子虽然平凡无奇,可里面透出来的那股清凉气息却令人精神一振,连忙打开一看,顿时整个人都震惊了,他是个识货之人,这里面赫然竟是一枚聚婴金丹!

    “以你的实力底蕴,其实也该到突破的时候了,只要服用这枚聚婴金丹,不出意外应该可以保你元婴。”林逸微微一笑。

    以齐文翰的能力,只要实力能够和对方平起平坐,想必就不会再心生自卑了,毕竟真要说起来齐天镖局虽然比不上对方宝船运输行,但也绝对差不到哪儿去,怎么说也是南洲镖局霸主。

    “这……这太贵重了,凌兄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又不急……”聚婴金丹在齐文翰手里简直就跟烫手山芋一样,顿时一阵手忙脚乱,拼命塞回给了林逸。

    “你不急?你不急人家姑娘急啊!”林逸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把小木盒又扔给了齐文翰,撇嘴道:“人家可是船王的女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嫁人了,到那时你哭都来不及,还不急?别怪我这个做兄弟的没提醒你,这种事儿只要遇上就必须得紧紧抓住,否则可是要后悔终生的!”

    “我……”被林逸这么一说,齐文翰顿时陷入了左右两难,这个道理他当然知道,而且据他所知有很多公子哥都在打这个心上人的主意,一旦下手晚了,那说不定真就得后悔一辈子了。

    可是,一枚聚婴金丹是什么价值,齐文翰心中知道得清清楚楚,尤其这还是一枚上等品质的聚婴金丹,灵玉再多都未必能够买到,饶是他跟林逸关系再不错,也不敢冒然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

    “还犹豫什么?以前可没见你这么婆婆妈妈,以咱们之间的交情,难道区区一枚聚婴金丹都不能收?”林逸佯怒道。

    “好吧,既然凌兄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收下,不过话先说在前头,你当初是什么价买的这枚聚婴金丹,就必须收下多少灵玉,要不然我可过意不去。”齐文翰点头道。

    “谁告诉你这枚聚婴金丹是买的?”林逸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难道我以前没跟你说过,我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炼丹师啊,这丹可都是我自己亲手炼的。”

    “什么?!”齐文翰闻言顿时就震惊了,炼丹师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年头各路炼丹师多了去了,可是能够炼制出聚婴金丹的炼丹师,放眼五大天阶岛也找不出几个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