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52章 居然跑掉了

    追!这是林逸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然而此刻应该已经被对方逃出了一段路程,一时半会却也很难找准方向。

    而就在林逸准备找个方向试试运气的时候,却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心中顿时一紧,如果他追杀于哲的事情被旁人撞破,那这事情可就麻烦了。

    毕竟这家伙怎么说也是冲天阁内门弟子,林逸要是敢在人前杀他,那简直就是当众挑战三大阁,就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林逸不由一阵无奈,以他现在这状态虽然比起对方于哲要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太多,且不说被人撞破之后无法继续追杀,如果来的是个心术不正的家伙,对自己生出趁火打劫的心思来,那可真是逃都逃不掉。

    稳妥起见,林逸只能放弃追杀的打算,一边迅速离开现场,一边扼腕叹息不已。

    这家伙真是狡猾难缠啊,连这样都杀不死他,竟然还被他跑掉,这货不是属黄鼠狼的吧?

    而且这家伙压箱底的东西,除了刚才那一分为二的夺命连环剑之外,竟然还有这一抛诡异强大的粉末,当真是诡计多端,不容小觑。

    不过,这一次如此大好的机会都被他跑掉,以后再想除掉这人可就很难了,毕竟虽然知道对方是冲天阁内门弟子,但连姓甚名谁都不清楚,已经很难再碰到这样四下无人的机会。

    再者说,日后就算真有这样的机会,以对方展现出来的狡猾谨慎和强大实力,林逸除非用更加强大的实力直接碾压他,否则想要像这次一样用攻心战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几乎难如登天。

    “算了,既然被他跑掉也没办法,看来日后再使用千丝面具和林二这个身份的时候。得小心一点了。”

    林逸无奈地摇了摇头,今天所幸也就是戴了千丝面具掩藏了身份,否则如果是真实身份跟对方结仇的话,日后可真要不得安生了。

    本来就已经有徐灵冲、孟觉光这一帮死对头,若是再加上一个狡猾凶残的于哲,以后在迎新阁的日子,不出意外的话,天天都得陪着这帮傻逼浪费时间,那还潜心修炼个屁啊!

    避开一路上其他人的耳目,林逸顺利回到迎新阁洞府之后。当即开始疗伤,虽然没有杀掉于哲让他有些遗憾,但今天顺利将星墨石买到手,已经算是大获成功。

    一件能够助人完美突破金丹期的至宝,这事若要传出去,那可是让天底下所有人都要眼热的强大机缘!

    林逸虽然一时半会还用不上,但日后总归有这么一天,最强金丹期高手,从此开始一步步踏上天阶岛顶级强人的行列。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热血沸腾!

    林逸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足足一炷香之后,就在离尘爆中心点不远的地方,厚厚的黄土之下。艰难地爬出了一个半死不活伤痕累累的家伙,正是于哲。

    虽然从头到尾,林逸都利用攻心战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有一点他却是出现失误了。那就是他低估了自己狂火八卦掌二十二式的威力。

    虽然二十二式确实不可能让一个筑基中期高手直接毙命,但以刚才的绝佳机会,那一掌几乎发挥了十成十的威力。于哲中了这一掌之后就算不死,也已经重伤到不行。

    而他接下来又用粉末释放尘爆,连带着他自己也不可避免地伤上加伤,根本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逃出去多远。

    于哲虽然知道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林逸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再追杀他,但问题是,他之前一路跟了林逸这么久,特意到了这么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才出手偷袭。

    如果想要回到人流较多的大道,他至少要逃出两里之外才行,而以他这样的伤势,根本不可能瞒过林逸的感知跑出那么远的距离,所以只能险中求生,留在原地趁着尘爆的机会将自己深埋进泥土之中,其中唯一的生机,就是打赌林逸不会在这里驻留太久。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狠招,且不说林逸会驻留多久,这么做首先就把他自己逼上了绝路。

    深深活埋进泥土之中,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他这样的筑基中期高手虽然不在话下,但别忘了他如今可是重伤濒死的状态,埋的时间稍微长一点,跟普通人一样会窒息而死。

    而且,就算不是窒息死掉,他也未必有这个力气从泥土中挣扎出来,到时候还是一个死字。

    但于哲根本没有考虑这么多,他就是这么做了,死里求生,结果愣是被他抓住了这最后一线生机!

    当然,这一线生机也有侥幸的成分,如果当时不是有人经过,林逸必然会留下来好好探察搜索一番,而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只能说,天无绝人之路,他于哲虽然从今天打林逸的主意开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错误,但最后的运气还算不错,即便磕到铁板碎了一地的牙,总算还是能够捡回一条小命。

    “呼呼”

    终于重见天日,于哲贪婪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虽然身上的伤势已经严重到随时都可能挂掉的地步,但以他筑基中期高手的生命力,如果没有外力干涉,只要他自己不想死,他就依然有机会活下来。

    嘿,幸亏老子有底牌,不然今天还真是要被你措手不及的一招打死!

    晃晃悠悠,勉强从地上强撑起身子,于哲却没有就此离去,而是结合林逸之前的路线张望了一番,虚弱却疑惑自语道:“这个方向过去,就只有迎新阁了,普通的草根散修应该不会往这边走,难道这家伙竟然是迎新阁的新人?不太可能啊,迎新阁什么时候出现筑基初期巅峰的新人了?或者说,这家伙是迎新阁的管事?”

    思索了半晌之后,于哲因为重伤虚弱的缘故,一阵头晕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勉强稳住身形之后才踉踉跄跄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