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90章 对方也是熟人

    想要让他们两个的感情迅速升温,单纯只是独处的话是不够的,也许一直等到试炼结束都捅不破这一层窗户纸,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给他们一个契机,而眼下正是天造地设的机会。

    英雄救美这种桥段在世俗界早就被用烂了,那些纨绔公子哥为了搏取美女芳心,没有机会也要自己创造机会,让人假扮流氓用来衬托自己的光辉形象,这种把戏都是烂大街了,一点都不新鲜。

    如果不是了解齐文翰的为人,林逸甚至都要忍不住怀疑这三个家伙是不是他刻意花灵玉请的演员了,毕竟这出现的时机简直就是妙到巅峰啊。

    “小子你煞笔吧?要不是看在你是南洲齐天镖局少东家的份上,尹少早就整死你了,竟然还敢在我们面前嘴硬,就这么点可伶的实力,逞什么英雄啊?”另外一边长得獐头鼠目的男子冷笑不已。

    “就是,敢在我们面前逞英雄,你到底有几个脑袋,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脑子啊?也不看看实力对比,你们区区一个元婴初期巅峰和一个元婴初期,就想对抗我们尹少,我倒是奇了怪了,到底谁给你的勇气谁给你的魄力?”之前那人喋喋不休的肆意嘲讽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我们尹少可是中岛雪剑派的核心弟子,乃是实实在在的元婴大圆满高手,这是什么概念你们懂不懂?这个意思就是说,现在这次西岛试炼之中,我们尹少就是实力最强者,这下该怎么做总不用我浪费口水了吧?”獐头鼠目的男子一副狐假虎威的得意表情。

    雪剑派?慢慢走过来的林逸听到这个字眼又是一愣,暗道这世上的事情果然是无巧不成书,也亏得这家伙不是魏申锦。要不然今儿这事可就真有意思了。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三人正中那个被称作尹少的男子开口道,这人乍看起来倒有几分高手气质。形象也算得上俊朗,只不过眼神之中总带着几分阴邪。总给人以一种不够正大光明的感觉。

    “哼,这种事情还需要想吗?还是那句话,你敢动落落一根汗毛,今日不死不休!”齐文翰眯眼盯着这个尹少,这人才是最大的威胁,毕竟是元婴大圆满高手,单单这么一个就不是他和夏落落能够对付的了。

    “啧啧,听起来倒还挺有骨气的啊。只可惜就是脑子不好使啊。”尹少看都不看齐文翰一眼,一双眼睛肆无忌惮的死死盯在夏落落身上!

    他是阅女无数的老手,自然看得出来夏落落此刻这副平常相貌是易容伪装的,单从气质就能判断出来,此女必然是难得的美女。

    夏落落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连忙藏在齐文翰的身后,虽然她的实力比齐文翰强,但是这种时候女人总是天然的弱势者,不过好在齐文翰的表现多少给了她一些安慰!

    拜这三人所赐,她心中那点朦朦胧胧的感觉。这下彻底开始萌芽了。

    尹少跟着探了探头,一脸贪婪的看了看躲起来的夏落落,就像品味稀罕玩物一般咂么咂么嘴。对着态度强硬的齐文翰道:“小子,这小妞让给我,我最多也就是玩玩儿,也不会弄死的,这样对你对我对她都好,要不然她只能给你这点无聊的男人自尊心陪葬了,孰轻孰重好好想清楚再说吧!”

    齐文翰本来极为坚决,不过听了这话心中也下意识有些动摇,他深知以他的实力不可能护住夏落落。他死在这里无所谓,可如果连累夏落落也跟着送命。那就说不过去了。

    然而齐文翰转头和夏落落对视了一眼,读懂对方目光中的含义后。这点动摇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夏落落表达得很清楚,她宁死也不愿**给这种混蛋,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哼,我想得很清楚,你要想碰落落半根汗毛,就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齐文翰顿了顿,突然血气冲天的猛然暴喝一声:“来啊!”

    这一声有如凭空炸雷,就连天上云层都被生生震散了几分,而至于近在尺咫的那三人,更是被吓了一大跳,一个个脸色大变,连退数步。

    夏落落目光直直的从背后看着齐文翰,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她也是被吓了一跳,但却满满都是惊喜,心底顿时涌起一股强烈的暖流,此刻看向齐文翰的目光顿时更多了几分柔情蜜意。

    以前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即便她对齐文翰有好感,那也仅限于好感而已,并不确定这就是自己能够托付终身的良人!

    不过现在她确定了,眼下虽然处境险恶,但是有气概冲天不惜为她拼死的有情郎,此生何求!

    齐文翰并没有察觉到背后夏落落柔情蜜意的目光,他只是死死的盯住面前这三人!

    尤其是盯住这个尹少,看表情就知道这些人已经恼羞成怒了,接下来必有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

    今天他大概是活不过去了,但是不管怎样,至少一定要给夏落落争取机会逃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落入这些禽兽之手!

    “哟呵,没想到还真是一个硬汉啊,我还真有点欣赏你了!”尹少被吓了一跳之后,并没有齐文翰想象中那样直接暴起发难,反而仍旧是一副猫戏耗子的神色,只不过却不像之前那样想着让他主动退让了,看向他的眼神,分明已是一副看死人的样子。

    他欣赏硬汉,但如果是跟他对着干的硬汉,那还是弄死比较好,否则后患无穷。

    “哈哈,确实是硬汉,只可惜硬汉都没有好下场,尤其是跟我们尹少作对的硬汉!”獐头鼠目的家伙大笑着附和道。

    “就是,我们尹少大发慈悲想要饶你一命,竟然还不领情,这世上没脑子的蠢人是真多啊,尤其是这种,简直要把人蠢哭啊!”另一边那人也跟着嘲讽道。

    “蠢一点也不错,至少弄死他别人也没话说。”尹少冷冷一笑,却也并不急着动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