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95章 我也看不见

    反倒是之前面对任重远几人的冷嘲热讽,林逸从始至终都表现得云淡风轻,丝毫没有要和这些无知之辈计较的意思,这一点反而极为难得!

    至少如果是处在林逸的位置上,霍雨蝶自己可没有这么淡然的心性,就算不当场杀人立威,那可绝对会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明明有一身超强实力,被人当面冷嘲热讽之后,却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的跟在后面打酱油,这得是多强的心性啊?

    殊不知,这种事情有一个专有名词,就叫做扮猪吃老虎,林逸自从出道开始可就是此中好手,区区几个自命不凡的所谓天才而已,如果这样都能搞得心浮气躁的话,林逸之前那么多的修炼只能说白费了。

    “好吧,我也真是服了你了!”林逸笑了笑,看了这小妞一眼道:“赶紧走吧,你不害羞了?”

    “你还说!”霍雨蝶俏脸一红,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经历过刚才的插曲,她好不容易才将之前那尴尬羞人的一幕给抛之脑后,结果转眼这家伙又提起来了,真是气死人了!

    看着霍雨蝶气鼓鼓的走在前面,林逸只能无语摇头,心下一阵莫名其妙,这都什么情况啊,怎么感觉突然之间这小妞就硬气了不少呢?

    女人心海底针,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男人永远都别想搞清楚女人在想什么,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继续前行,霍雨蝶再次和刚开始时候那样一马当先,以她元婴大圆满的实力只要不是开小差,在前面开路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何况身后还有林逸时刻保驾护航,基本上就算前面出点什么危险,霍雨蝶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顺手灭掉了,故而实力使然。这一路实在说不上有什么威胁。

    如此过了几个时辰之后,天色再次渐渐黑了下来,天上出现了一轮带着血色的弯月,朦朦胧胧,给人的感觉就像这个月亮长了毛一样。

    林逸抬头看了看,捏着下巴咂了砸嘴,嘀咕道:“毛月亮?而且还带着这么重的血气?这个征兆可不太吉利啊!”

    不过转念一想,脚下这片土地乃是上古战场遗迹,说白了就是自古以来的超级乱葬岗,杀气煞气尸气集于一体。说是天底下最凶险的地方都不为过,出现所谓的血色毛月亮也很正常。

    林逸自己是没放在心上,这种民间传说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不过走在他前面的霍雨蝶听了他这句嘀咕之后,脚步突然间就有些迈不动了,她虽是元婴大圆满高手,但同时却也是个女孩子,实力再强大也还是害怕这些传说的。

    尤其是此刻头顶的血色毛月亮,无论怎么看都实在让人瘆得慌。本来她还大步昂扬的走在前面,拉开林逸至少有五丈左右,结果等林逸嘟囔完这句话之后,走着走着这小妞突然落在林逸跟前来了。前后不到半丈,一不小心都能踩到脚后跟了。

    但是即便如此,霍雨蝶仍然赌气一般还要坚持走在前面,然而就这么又走了一阵之后。四周光线越来越暗,就连悬挂在半空的血月都若隐若现,甚至逐渐消失在了厚厚的云层之中。

    再过片刻。四周已经彻底没有了光亮,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你……”霍雨蝶实在有点绷不住了,弱弱的开口道:“咱们能等会儿再走吗,我觉得有点累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不觉已经落在了林逸身后,由于四周黑漆漆的连一点光亮都没有,她实在是没有继续走在前面开路的勇气,甚至此刻就连跟在林逸身后,都让她觉得有点害怕。

    没有任何光线,除非她像林逸那样时刻施展神识,否则她根本无法锁定林逸的位置,哪怕林逸在她身前只有不到一丈。

    只可惜她不是林逸,没有无穷无尽的灵气供应,神识强度也远不似林逸这么坚韧强大,如果连这种平常赶路都要时刻施展神识的话,别说能不能找到雷玄藤,单是半途就能让她元神崩溃了。

    不过好在比起普通修炼者,霍雨蝶还有一项特别的天赋,她可以凭着林逸的味道跟着他前行,只是这种方式只能确定一个大概,并不能像神识一样精确锁定,所以她心中还是难免有一些紧张。

    “累了?”走在前面的林逸闻言一愣,没有回头,而是直接靠神识打量着霍雨蝶,见她身上微微有些颤抖,顿时就明白了,不由有些好笑道:“你这是害怕了?”

    “你才害怕了呢,我以前经历过的各种试炼多了去了,比这危险的不在少数,这算得了什么!”霍雨蝶梗着脖子嘴硬道。

    “哦,那就休息一会儿吧。”林逸心下好笑,不过也没有坚持,既然霍雨蝶害怕那就停下来歇一会儿,反正黎明前的黑暗也就是这么一会儿,马上就是日出了。

    “嗯……”霍雨蝶这才松了口气,当即抱着腿席地坐了下来,她是晨骄双娇,却不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在野外席地而坐这种事情早已经习惯了。

    沉默了片刻,感觉到林逸还居高临下的站在旁边,霍雨蝶顿时皱了皱眉,嘟嘴哼道:“你站在我面前干嘛?想偷看我领口吗?”

    “噗!”林逸差点又要岔气,不知道为什么,跟这小妞接触多了之后对方总能莫名其妙神来一笔,让他哭笑不得:“这月黑风高的能看见什么呀?”

    连近在眼前的人影都看不清楚,就这样还能偷看领口,这是什么奇怪逻辑啊?

    “哼,别人看不见,不过没准儿你就能!”霍雨蝶撇嘴道。

    “呃,你也太高估我了吧,我的眼睛可不像你的鼻子那样经过专门训练,放心吧,你看不见的东西我也看不见。”林逸无奈摊手道。

    “这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可不敢相信,万一你只是嘴上这么说,其实就是想站着肆无忌惮的偷看呢,我连发现都发现不了,太不安全了。”霍雨蝶仍旧一口咬死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