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62章 霸道的人

    南天勇?洪钟愣了愣,脑中仔细回想了一下,却发现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否则以他过目不忘的记性,但凡听过这个名字,绝对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既然自称是冲天阁的人,那么想必应该有些背景,也许是北岛某位大佬巨头的修炼二代,只不过以前没怎么出来活动而已?

    洪钟暗暗揣测了一番,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那请问阁下今天莅临本店,有何指教?”

    南天勇闻言将杯中名贵好茶一饮而尽,看得旁边小厮一阵嘴角抽搐,暗骂这货暴殄天物,这才冷哼一声道:“老早之前就听说坊市内街,开了一家挺大的洪氏商会,不过一直没工夫过来瞅一眼,所以爷我今天抽空过来看看,顺便,为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讨个公道!”

    说着,南天勇一身强大气势毫无保留地倾泄而出,雅间之内一切桌椅摆设,纷纷随之震颤,若不是周围有小厮看护着,一些名贵瓷器只怕直接就要被其震碎。

    “讨公道?不知阁下弟子姓甚名谁,与我洪氏商会有何过节?”洪钟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他身为洪氏商会分店掌柜,虽然说要和气生财,但怎么说也算是一号人物,如果对方照顾他生意,那么他自然要笑脸相迎,但既然摆明了是要来砸场子,那就没必要卑躬屈膝了。

    在这区区北岛,洪氏商会虽然广结良缘,如非必要,从不轻易与人结仇,但以他们的势力和底气,真要遇上了什么仇家,那也根本没必要对任何人低头。

    敢向洪氏商会龇牙,那你也得先有这么一副好牙口才行!而据洪钟所知。北岛能有这副牙口的人,绝对不超过三个!

    不过,南天勇却是压根就没理会洪钟的脸色,自顾翘着二郎腿,面色不善道:“本大爷的徒弟,姓于,单名一个哲字。”

    于哲?洪钟不由皱了皱眉头,还是没什么印象,除非是像林逸这样能够随随便便给出两枚极品筑基破障丹的重点客人,普通客人他根本不会过问姓名。自然也不知道这个于哲代表了何方神圣。

    见洪钟依旧不说话,南天勇便冷哼一声继续道:“我这徒弟前两天来你们这,说是看上了一块什么破石头,本来诚心诚意要照顾你们生意,结果没买到手不说,反而跟人起了冲突落个半死不活的下场,至今还在床上躺着,连能不能恢复过来都不知道,这事可是出在你们洪氏商会。总得给个说法吧!”

    原来是跟林二竞争星墨石的那人!

    洪钟这才明白过来,他虽然不知道于哲的名字,但对于于哲这个人却还是印象挺深刻的,以他的识人之能。于哲虽然当时伪装得很好,但还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那个冲天阁的年轻人,很会伪装自己麻痹别人,是一个真正的心机深沉之辈。阅历稍微浅一点的同级高手,只怕都会着了他的道。

    然而,真正让洪钟吃惊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南天勇这几句话透出来的含义。

    这个心机深沉的于哲,当时显然是在打林二手上这块星墨石的主意,而且他是筑基中期高手,林二才不过是筑基初期巅峰高手,相差了足有一个级别,加上他故作肤浅麻痹对方,理论上林二几乎没有可能躲过他的追击!

    就算洪钟当时有意点了一句,但在他看来,那个林二不知为何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之后发展下去几乎必然是要吃亏的。只不过他毕竟只是生意人,不可能把话说太透,要不然就会主动得罪人,这是生意场上的大忌。

    然而,从南天勇这短短几句话看来,那个于哲非但没有在林二身上占到便宜,反而是被人打得半死不活,吃了大亏!

    这么看来,自己当初虽然已经高看这个神秘莫测的林二一眼,但其实还是低估他了啊,不仅随手能够拿出两枚极品筑基破障丹这种大手笔,甚至还能越级反杀强大狡猾的敌人。

    这个貌不惊人的林二,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强人啊!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洪钟心中不由有些庆幸,可见当初那一张灵玉卡没给错人,林二这个人,绝对是值得投资拉拢的超级潜力股!

    说到底,商盟出品的每一张灵玉卡,放眼整个天阶五大岛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就算是分到他这种洪氏商会掌柜级人物手上的都不多,珍贵程度毋庸置疑。

    对于洪钟来说,灵玉卡每给出去一张,那都是一笔重要投资,有的如果石沉大海杳无音讯,那就亏了,有的却是从此成为真正能够带来巨大利润的重点客户,那就赚了。

    而这个标准放在所谓的林二身上,虽然他能够随手拿出两枚极品筑基破障丹这样的大手笔,在洪钟眼里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重点客户,但如果出门之后随随便便就被于哲杀了,那对于洪钟来说,依然是一笔非常失败的投资。

    毕竟死人就算生前再牛逼,死后也是无法给他带来任何利润的。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林二绝非池中之物,当机立断在他身上下注,如今回想起来简直是难得的明智之举。

    见洪钟沉默不言,南天勇不由怒道:“你是这里的掌柜,来给本大爷说说看,这事怎么了?怎么?不敢说话?还是哑巴了?”

    说着话,南天勇眼见就要开始暴走,洪钟这才沉声答道:“不好意思,鄙店只是开门做生意,跟你这位徒弟有过节的也不是鄙店,而是另有其人,所以老夫并不认为需要给你什么说法。”

    “啥?跟你们没关系?”南天勇顿时气急反笑道:“跟你们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本大爷的徒弟因为来你们这里买东西才出的事,竟然还跟你们没关系?”

    说着话,南天勇猛然起身,拍着桌子冷笑道:“你们这种无良商家本大爷见得多了,切,还敢跟我玩店大欺客这一套,瞎了你们的狗眼!这一套对付普通人有用,但是用来对付本大爷,哼哼,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本大爷的来路,堂堂冲天阁监察执事,难道会怕你们这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