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93章 两败俱伤?

    孟同无比惊恐地咕噜了一阵,却只见喉咙蠕动,急切之间一口血水猛然堵在喉头,让他根本说不出话来,本就毫无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哪怕是强如筑基初期高手,当小命真正被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会比普通人更加顽强,恰恰相反,越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在这种时候便越是脆弱,因为爬得越高摔得越狠,他失去得远比普通人来得更多!

    见惯了孟同自大狂傲,不把其他青云阁新人放在眼里,不可一世的德行,再对比眼下这副狼狈卑微的模样,乔宏才顿时乐了。

    果然人都是贱的,如果太把自己当回事,到头来却会发现,自己根本连个屁都不是!

    “看来孟大新人没什么话好说了,那么,我这废材就勉为其难送你一程,以后再有什么话记得托梦。”乔宏才冷笑一声,当即凝聚真气于手掌之上,准备送孟同上路。

    一瞬之间,全场就跟时间凝固了一般,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目不转睛地紧盯着乔宏才的动作,不住地往肚子里咽着唾沫。

    而至于孟觉光,脸色更是阴沉得滴出水来了,却始终无可奈何!

    虽然说杀人放火在修炼界根本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当年丘水山庄上上下下一千多人全部灭口,也才不过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相比之下,这种新人挑战赛死上个把人。根本就没什么好关注的。

    但是,这确实他们进入迎新阁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死人的场面,而且是当着全体新人的面补上最后一刀,这却是前所未有的先例。

    今天干掉孟同,乔宏才必将取而代之,成为本届青云阁新人的黑马人物,林逸手下一尊人见人怕的凶神!

    “安心地去吧!”乔宏才冷笑一声,一记铁寒掌二十式当头朝孟同劈去,全场所有人的心。瞬间随之提到了嗓子眼。

    眼看着孟同即将丧命于铁掌之下,然而下一刻,乔宏才的铁掌却突然顿住,距离孟同的额头不到十公分。

    卧槽!乔废材这货到底玩哪出啊?这一掌下去明明已经能把人给收了,却愣是在最后关头收手,这不逗人玩么?

    孟觉光脸都黑成锅底了,孟同被杀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无法接受的惨重冲击。如果再被乔宏才这么老猫戏弄耗子这样戏耍,那他这脸可真就丢干净了,以后见了青云阁其他新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然而,就在孟觉光忍不住将要炸毛的时候,乔宏才突然闷哼一声。一口鲜血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挣扎半天愣是爬不起来。

    “我靠!吓我这一身提心吊胆,敢情这废材根本就是外强中干的渣货,果然废材就是废材!”孟觉光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喜出望外。心有余悸地长出一口气,而其他新人也随之议论纷纷。

    而林逸几人。则是忍不住面面相觑,好不容易撑到最后一步,没想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其实,回过头仔细想想,乔宏才能够撑到现在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生受了孟同一记千腿二十一式的全额伤害不说,之后还忍着重伤,硬撑着使出铁寒掌二十一式,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一点的筑基初期高手,只怕之前就已经崩溃了,能够撑到现在才倒下,乔宏才这壮举都已经称得上铁血硬汉了。

    这一下,不仅场下众新人炸锅,就连场边玄机阁来的裁判,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对阵双方乔宏才和孟同,全部重伤不能动弹,谁都奈何不了谁,虽然两个人再这么下去都已经离死不远,但却谁也补不了谁的刀,就只能形成这个尴尬的僵局,相互对峙。

    “这下怎么办才好?”苦逼师兄和林逸俩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无语摇头。

    按照新人挑战赛规矩,一切结果都只能由对决双方来决定,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干扰的权力,可是,眼下这情况可就麻烦了。

    两个人都不能动,孟同一时半会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而至于乔宏才,虽然能够说话,但也绝不可能主动开口认输,两个人谁都奈何不了谁,就只能这么一直耗下去。

    可是,这样耗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其他新人可都还等着挑战呢!

    更何况,乔宏才和孟同俩人如今虽然都还吊着一口气,但状态其实都够呛,这要是生耗下去,指不定都得双双耗死在擂台上,那这事情可就真搞笑了。

    如今才不到两个月,能够筑基的新人都是属于难得的潜力股,尤其这还是青云阁,尤其台上两个都是,如果放任这两个潜力新人生生耗死在台上,那这事情可就搞大了,所谓的新人考核制度到时候指不定被喷得怎么狗血淋头呢。

    然而,这挑战赛规矩却又是经过长老会首肯,包括裁判在内,在场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否则从严处置,因此留下污点那可就欲哭无泪了。

    无奈之下,玄机阁裁判都拙计了,只得让孟觉光去把阁主胡云风请来,虽然胡云风也没有这个权力插手新人挑战赛,但他毕竟是迎新阁阁主,多少还是能拿下主意。

    胡云风被请过来之后,看了看台上乔宏才和孟同俩人一动不能动却偏要对峙下去的僵局,顿时无语地摇了摇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说实在的,这份新人考核制度可是他当初花了大把心思的得意之作,方方面面考虑得已经很周全了,就指着这事做政绩呢,要不然得到长老会那些巨头大佬的首肯。

    但是,眼下这种场面,却从来没被考虑在内。

    除了禁用兵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限制,如此宽松的规则之下,修炼者对决竟然还能搞出这种两败俱伤,却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场面,这简直匪夷所思。

    “要不然……这一次算平局怎么样?”胡云风看了孟觉光一眼,以不确定的语气提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