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94章 谁胜谁负?

    他虽然偏心孟觉光,也偏心孟同,但毕竟是迎新阁阁主,但众目睽睽之下做事不能太偏袒,这种局面总不可能直接判乔宏才输孟同赢,顶多只能算平局。

    孟觉光虽然现在只是个管事大师兄,但是,胡云风也有他的消息渠道,已经知道了徐灵冲打算扶持孟觉光上位,这样一来,两个人都算是徐灵冲的人,日后都是一系人马,也就要彼此客气一些了。

    “平局?”孟觉光愣了愣,特意压低了声音,这才没有被周围其他人听见。

    对于胡云风这个阁主来说,这场对决宣布平局,更能显出他客观公正的形象,毕竟这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乔宏才和孟同两个人打成这副德行说成平局自然合情合理,谁也挑不出不是来。

    但是,他刚才这个提议却是私下跟孟觉光提的,这说明如果孟觉光有意见,就还有回旋的机会。

    孟觉光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自然不会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胡云风这是在给自己留余地,准备借机卖自己一个顺水人情呢。

    这种事情放在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毕竟对方可是堂堂的迎新阁阁主,而他孟觉光却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师兄,彼此地位悬殊,而且是实实在在的上下级关系,但凡有点什么事情都是直接一个吩咐过来就完事了,哪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客客气气地跟他商量啊?

    果然是打狗还要看主人,有了徐灵冲徐大少这个大后台。待遇就是不一样!

    照这架势,如果日后坐上三阁主之位。这位高高在上的胡云风阁主都得跟自己称兄道弟,把臂论交了吧!

    孟觉光心头一阵暗爽,想了想才道:“阁主大人,咱这新人考核规则里面可没有出现过平局这个字眼啊,毕竟这规矩可是长老会首肯的,如果咱们私下贸然改动,只怕会被说成是对上面不尊重,会招人闲话啊!我们练武之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就是这个道理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眼下这事总得及时处理,如果继续这么拖下去,把台上这俩新人拖出个三长两短来,那觉光你跟我,可都不好跟上面交代啊!”胡云风迟疑道。

    诚然。不经过上面首肯而直接添加平局这种前所未见的字眼,多多少少会冒一点风险,但是如果继续这么拖延下去,让乔宏才和孟同这两个筑基初期的潜力新人生生耗死,那这事的后果可远比前者严重多了!

    到时候,事情一旦被有心人抓住酝酿造势一下。那他胡云风这个迎新阁阁主,少不了要被扣上一个办事不力尸位素餐的帽子。

    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当场革职都是轻的,甚至于还有可能惊动执法堂,身上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旦被挖出来。那他胡云风可就真的不死都难了!

    所以,哪怕因此被人说几句闲话担一点风险。胡云风也必须尽快让这场两败俱伤的对决收场。

    毕竟他在上头也不是没人,只要不惊动执法堂那些凶神恶煞,被人说几句闲话,传点风言风语,这都不是大问题。

    闻言,孟觉光眼珠子转了转道:“阁主大人,其实我倒是有个说法,既不用这么拖延下去,也没必要扯一个规则里面从来没出现过的平局字眼,犯不着担任何风险,而且有理有据,让大家都挑不出刺来。”

    “哦?那觉光你快说来听听。”胡云风不由眼睛一亮,如果能够两全其美万无一失,那对他来说可就再好不过了。

    孟觉光嘿嘿一笑,当即凑过去,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小声说了一通,听得胡云风连连点头,拍案叫绝。

    两人私底下谋划了一通,胡云风这才走上擂台,面向众人朗声宣布道:“由于本场对决形势特殊,双方新人两败俱伤,都已经失去行动能力,再这么生耗下去毫无意义,甚至还会让我们迎新阁损失两个潜力新人,所以本阁主决定,以迎新阁阁主的名义中止这场对决。”

    这番话,并没有引起什么争议,包括林逸这些人在内,都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否则如果放任乔宏才和孟同这俩人继续对耗下去,那胡云风这阁主位置估计也就做到头了。

    然而胡云风接下来的几句话,却是令全场一片哗然。

    “不过虽然是两败俱伤,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新人挑战赛从来没有平局一说,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按照规则,洞府名次较低的发起挑战者,属于天然的弱势一方,哪怕打成平手也称得上以弱克强,而我们迎新阁也一向提倡不畏强敌迎难而上,故本阁主宣布,本场对决的获胜者是,山下十三号洞府的孟同!”胡云风一派义正言辞道。

    算孟同胜?全场众人顿时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就如炸锅一般,议论纷纷。

    虽然胡云风这个说辞,理论上来说确实没有什么能够挑剔的地方,毕竟从新人挑战赛的规则来看,主动挑战者不能拖时间,必须在半柱香时间内率先出手,的确算是天然的弱势一方。

    但是,在场任何一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场对决明明是乔宏才反败为胜占据了上风,如果硬要给一个说法,两败俱伤的平局才更合理,而胡云风却是直接判他输给了孟同,这对乔宏才来说显然不公平。

    当然,事不关己,其他人顶多也就看看热闹议论一下而已,根本不会因此闹出什么风波。

    不过,林逸身为乔宏才的靠山老大,却不会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小弟吃亏。

    “胡阁主,请恕在下好奇,你见过哪一场对决,获胜者只能不知死活地躺着,而失败者却还依然能够站在台上的?”林逸缓缓走到擂台边缘,挑眉问道。

    此时此刻,在听胡云风刚才宣布完毕之后,孟同一松气直接就晕死过去,反倒是乔宏才被判成失败者的家伙,却硬是撑着一口气站了起来。

    如此讽刺的场面,饶是其他新人并不站在林逸一方,也忍不住一阵哄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