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770章 恶气不能忍

    只见林逸一脸委屈的大叫了起来:“我已经一忍再忍,你们为何还要苦苦相逼?难道真是一山不能容二虎吗?我虽然只是元婴中期,但绝对不会向恶势力低头,我们几个吃得好好的你竟然过来掀我们饭桌,任重远你也太猖狂了吧?”

    “嘎?!”任重远看着林逸的表演嘴角一阵抽搐,单看林逸此刻委屈至极的表情,他还真得以为自己掀他桌子了,这特么到底是哪跟哪啊?

    其他人也没有反应过来,唯独霍雨蝶和宁雪菲两个暗笑不已,因为她们眼角瞥到柳子玉这时刚好走了过来。

    “怎么了?闹哄哄的成何体统?”柳子玉一脸威严的质问道。

    其实以柳子玉的实力,即便没有到场也能对刚才的情形了如指掌,如今看着林逸一本正经的演戏,差点就要笑出来,不过她也知道林逸这是在给她制造教训任重远一伙的机会,这伙人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连她都不放在眼里,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了。

    “柳副院长,我们在这里吃得好好的,他就过来直接掀桌子,成心就要刁难我们!我是无所谓,但菲菲是西岛公主,这事儿事关西岛颜面,不能就这么算了!”林逸压根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当即顺杆往上爬着告黑状。

    “竟有这事?”柳子玉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气势凌冽的压迫在任重远众人头顶,语气不善道:“任重远。就算这船是你父亲托关系暂借的,但它现在承载的是东洲使节团,代表了我们东洲所有黄阶学院,而不是你一家的东西,这一点我希望你最好搞清楚!”

    “我……”任重远嘴角抽了抽,当即就要出言反驳,只可惜对方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个字都没说完就给打断了。

    “哼。我见过胆子大的,但是胆大到如此愚蠢的还是第一次见,你竟敢掀菲菲的桌子,什么意思?是想借机挑拨我们东洲和西岛的友好关系,还是说你代表你们任家,准备跟西岛宣战了?”柳子玉冷冷的看着他道。

    看了一眼仍在旁边装委屈的林逸,任重远顿时气得脸都白了。两个拳头捏得咔咔作响。恨不得当场将这混蛋碎尸万段,只是面对柳子玉这一顿臭骂,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连反驳都不敢反驳。

    破坏东西二岛关系的大帽子他戴不起,至于说什么任家和西岛宣战,那更加是扯淡,他任家就算真有几分本钱,跟西岛这种庞然大物相比那也就是大象脚边的一只蚂蚁。彼此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还不回去面壁思过?难道你真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吗?”柳子玉冷哼了一声,警告道:“记住下不为例,再有下次不用惊动西岛,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毕竟是东洲学院的巨头,任重远这样的元婴大圆满高手在她这身气场面前只有被压迫的份儿,只能憋着一肚子气灰溜溜的带人离开。

    他也看出来了,柳子玉和林逸根本就是一伙的,继续硬扛下去非但讨不了好,说不定还要被变本加厉的收拾一顿。那就吃亏吃大了。

    临走之前,任重远恨恨的看了林逸一眼。眼神之中满是怨毒,今天这事儿。没完!

    看了看任重远那落汤鸡一样的狼狈样,又看了看林逸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霍雨蝶顿时一阵无语,失笑道:“演技不错啊,以前可没发现你这么坏啊!”

    “坏吗?我只是干了他想干的事而已啊。”林逸捏了捏鼻子,呵呵一笑。

    “得了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他刚刚确实想动手,不过应该没想过掀桌子,毕竟我们都坐在这呢,他胆子再大也不敢来掀菲菲的桌子,应该没那么傻。”霍雨蝶摇了摇头。

    “如果任重远真敢这么做,我就不会只是骂他一顿了事,而是动真格了。”柳子玉看了看林逸无辜的表情,不由也跟着失笑道:“确实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这么蔫坏的一面。”

    林逸闻言正要给自己洗白,旁边宁雪菲却已抢着爆料道:“柳姨,霍姐姐,你们可别被他的样子骗了,你们别看他平时好好的,其实可能骗人了,我第一次在极北之岛遇见他的时候他就坑了别人几十万灵玉呢……”

    “是吗?菲菲你快给我们说说,林逸是怎么坑人的,你还没跟我说过极北之岛的事情呢。”霍雨蝶顿时来了兴趣,拉着宁雪菲换了张桌子催促道。

    林逸不由一阵无语,尤其当他看到连柳子玉都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之后,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八卦之心果然不分大小,连学院巨头都不例外,就不知道宁尚菱这位西岛岛主是不是也一样……

    这边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另一边狼狈退走的任重远却是越想越气,一路上砸了不知多少东西,本以为到了船上就是他的地盘,一切都由他随便摆弄,林逸这种货色他想搓圆就搓圆想捏扁就捏扁,哪想得到一上来就反被摆了一道,落了个灰头土脸。

    “这样不行啊,如果不赶紧想个办法把场子找回来,否则只会让那小子越来越嚣张,我们倒还关系不大,不过任兄你可就够呛了,要不然时间拖得久了,霍雨蝶真被那小子给勾走也说不定。”易笑天看着任重远的狼狈样皱眉道。

    “我早说了霍雨蝶就是个小骚货,明知道人家是西岛驸马,估计也会恬不知耻的凑上去,那样任师兄你可就没机会了,这口恶气你能忍得了?”姚嘉丽在一旁添油加醋。

    “废话,我当然忍不了!”任重远气得牙痒,然而一想到刚才柳子玉的警告却又有点心里没底,无奈道:“可是柳子玉那个老女人明摆着在保他,咱们要是明着来,她很有可能真的借机发飙,后果如何谁都无法预料……”

    柳子玉虽是女流,却是靠着一身硬实力强行上位的主,行事风格很多时候比男人都要狠厉,其他人不敢拿任重远几个怎么样,但如果换成柳子玉,那还真不好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