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773章 你们说是谁?

    你丫不是陷害我吗,我特么害死你!这船上一大半东洲弟子都是我的人,天然就站在我这一边,就算是做伪证都能逼到你去死,哈哈!

    “强词夺理!”霍雨蝶和宁雪菲听了这番话顿时气得俏脸通红,唯独身为当事人的林逸自己倒还是老神在在,一点都没有慌张的意思。

    “知人知面不知心,雨蝶师妹,还有宁大小姐,我劝你们还是离这个卑鄙小人远一点,要不然什么时候被他害死都不知道,说不定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灵玉呢!”任重远冷笑道。

    “柳副院长,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您再这么拖着不表态不合适吧?莫非您真的铁了心打算包庇这小子不成?”易笑天不失时机的逼宫道,他和任重远明显是商量好的,一个负责将矛头对准林逸,一个则不给柳子玉反应的机会,双管齐下!

    “对!不管这小子是不是下毒真凶,只要把他抓起来用搜魂术过一遍就行了,我们这么多人的性命在柳副院长你的心中,难道还不如这小子一个人重要吗?”其他人跟着齐声附和道。

    霍雨蝶和宁雪菲闻言顿时大急,搜魂术对神识有着不可修复的损伤,即便到了元婴期,被用一次搜魂术也会元气大伤,甚至几十年都恢复不过来,这些人明摆着就是要毁了林逸啊!

    柳子玉不由左右为难,这些人被任重远和易笑天给挑拨起来,就算以她的权威也很难压下去。这下事情真的棘手了。

    不过这时林逸总算站了出来,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着任重远道:“你这么一口咬定就是我下的毒,除了你自己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之外,可有实质性的证据吗?我记得上船之前都要检查携带物品的吧,而现在却是这么大规模的下毒,我想问一句,这么多毒药是怎么瞒天过海带上来的?”

    一番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下毒需要毒药,可要说这么多毒药都能够随随便便带上来的话,那未免也太侮辱大家智商了。

    这可是顶级规格的远古战舰,任何一个人上船不仅要接受船员检查,还得过专门的检测法阵,如此严密的防卫之下想要瞒天过海基本不可能,这一点确实说不过去。

    “哼。这事儿你瞒得住别人。只可惜瞒不住我!”任重远却是胸有成竹,得意的看着林逸咧嘴冷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我父亲不仅是七品炼丹师,还是东洲有名的顶级药师,很不巧的是,我刚好学了他一点皮毛。”

    “哦?”林逸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毛。

    “正常情况下毒药确实很难带上来,不过我刚刚仔细研究了大家的中毒症状,发现这和传说中的一种奇毒刚好吻合。这种毒物的名字就叫穿心海葵!”任重远信誓旦旦的说道。

    “穿心海葵?这是海中的毒物?”柳子玉顿时一惊。

    “不错,这种穿心海葵在大海之中很常见,不过世人极少下海,所以对这种东西并不了解,只有极少数药经上面有所记载,而我刚好就在我父亲的书房中看到过。”任重远得意的笑了笑,看着林逸道:“所以你下毒根本不需要携带毒药,只需趁着大家没有防备的时候下海捞一点穿心海葵上来,碾成粉末下在食物之中即可。这东西遇水则溶,而且无色无味。大家根本发现不了!”

    这一番听着有理有据的推断,其实压根就是把他自己干过的事情给当众捅了出来。只不过把帽子扣在了林逸头上而已。

    穿心海葵这可是他的独门手段,如果他自己不说,其他人知道这种毒物的真心不多,毕竟大海是海兽的地盘,再牛逼的药师也很难真正接触到海中生物,更别说仔细研究了。

    听完之后众人纷纷恍然大悟,对着任重远抱以崇拜的目光,而至于林逸则被变相坐实了下毒真凶的身份,在场所有人只有他有下毒的条件和机会,不管怎么样这家伙都是第一嫌疑人,这一点是绝对没跑的了!

    “那也不能证明就是林逸下的毒,你了解得这么清楚,谁知道穿心海葵会不会就是你自己捞上来陷害林逸的!”宁雪菲毫不犹豫驳斥道。

    “不错,从头到尾都是你一家之言,穿心海葵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岂不是说你自己也有很大的下毒嫌疑?”霍雨蝶冷眼相对道。

    “雨蝶师妹你不要被这个小人蒙蔽了眼睛,老话说旁观者清,我和他到底谁更有下毒嫌疑,我相信在场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任重远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猛然转向众人道:“我和林逸,你们说是谁?”

    “林逸!当然是林逸!”这里一大半的东洲弟子都要看他眼色行事,这种时候怎么选择显而易见。

    霍雨蝶和宁雪菲暗暗着急,如此下去这些人又要逼着对林逸用搜魂术了,这时柳子玉朝众人挥了挥手,终于表态道:“林逸确实有下毒嫌疑,不过在找到证据之前我只会对他进行监视居住,你们两个要是擅自对西岛驸马出手,尽管可以试一试。”

    一句话噎得处心积虑制造出这个场面的任重远和易笑天此刻是相视无语,麻痹的这老女人太碍事了!

    不过腹诽归腹诽,柳子玉的绝对实力摆在那里,这种时候再敢跳出来就是炮灰,谁都不是傻子,众人只能悻悻的选择了闭嘴。

    “很好,既然你们都觉得不能贸然行事,那就好好想想有什么解毒办法,至于调查真相的事之后再说,没有决定性证据而只靠这么扯皮的话,大家干脆都等死好了。”柳子玉语气强硬得一塌糊涂。

    林逸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柳子玉一眼,他之前和这位学院巨头接触不多,尤其发生过逼着霍雨蝶和任重远交易那件事之后,观感其实并不怎么好,不过现在倒是有所改观了。

    这位学院巨头虽是女流,但是做事却很果决,先是顺着众人的意思把林逸监视起来,虽然没定罪,却是平息了众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