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780章 霍雨蝶跟随

    “且慢,柳副院长您的好意在下心领,不过这事儿用不着这么麻烦,险情瞭望员而已,这种事情我也算是经验丰富了,没问题的。”林逸淡笑着阻止道。

    “真的?”柳子玉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之前林逸操控北岛宝船化险为夷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但在包括她在内的绝大数人看来,这都只能归结于林逸运气好罢了,毕竟术业有专攻,不是真正经验丰富的老船师,根本做不了这个险情瞭望员。

    “要不然还是别勉强了吧,以你的能力只是监测险情,我也相信没有问题,可是人家摆明了就要挑刺,则是防不胜防。”霍雨蝶担忧道。

    “对啊,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就带上我,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宁雪菲断然道。

    看着这丫头一脸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表情,林逸顿时就乐了,失笑道:“菲菲你可别瞎闹了,我这只是去当一回险情瞭望员而已,哪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再说了人家也不会让你上瞭望台啊。”

    “不错,菲菲你确实不能去,你的身份太敏感了没人敢随便让你上瞭望台的,我也不会允许,你还是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吧。”柳子玉连忙阻止道。

    如果林逸出事她固然也会悲伤,可是那仅限于私人感情,并不至于对大局产生太大的冲击,可是宁雪菲不一样,这位西岛接班人一旦在这里出事。那么西岛和东洲势必就要瞬间翻脸,到时候千千万万的人都会因此丧命,事关大局容不得半点闪失。

    事实上,柳子玉相信即便是刻意针对林逸的奥田坝,也绝不敢让宁雪菲出任何闪失,否则为了平息西岛的怒火,他这个舰长绝对会被推出来做替罪羊,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可是……”宁雪菲仍然拉着林逸的手紧紧不放。还想再说些什么。

    “没有可是,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你母亲把你嘱托给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冒险的。”柳子玉直接打断道。

    见宁雪菲委屈无助的样子,林逸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我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小场面难不住我的。菲菲你就放心待着吧。”

    “那……”宁雪菲犹豫了好久。这才无奈点头道:“好吧,我听你和柳姨的,不过你要是出危险的话,我会第一个冲上去的。”

    “呵呵,瞭望台又不是断头台,哪有那么危险的,你放一万个心吧。”林逸失笑道。

    好说歹说总算把宁雪菲给劝住了,结果一转头。这边霍雨蝶忽然咬了咬嘴唇道:“菲菲不能去,我陪你去!”

    “啊?”林逸顿时就无语了,好不容易劝住一个结果又来一个,真是要了亲命,只得无奈道:“我这是去监测险情又不是去郊游,你去干什么啊?”

    “我可以帮你啊!”霍雨蝶一脸正色道。

    “帮我?你怎么帮我?以前干过这差事?”林逸不由奇怪道。

    “那倒没有……”霍雨蝶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道:“可是我鼻子灵啊,多少总能派上点用场吧。”

    “呃……”林逸顿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小妞的思路实在是天马行空。哪个险情瞭望员是靠鼻子干活的?

    无奈之下,林逸只能转头看向柳子玉。希望由她这位师尊出面劝阻,结果没想到柳子玉竟然点头道:“那好。蝶儿你就陪林逸去吧,千万注意安全。”

    噗!林逸闻言顿时就喷了,敢情不仅是霍雨蝶思路奇特,就连她这个师尊也都是同道中人,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其实柳子玉之所以答应得这么爽快,一方面是出于对林逸的补偿心理,林逸和宁雪菲都是宁尚菱交给她照顾的人,结果却因为她不够强势而让林逸陷入险境,让霍雨蝶陪着他多少总能有个照应,另一方面,则是她看出了自己宝贝徒儿的心思,索性成人之美。

    远远听着这边几人的对话,尤其听到霍雨蝶要陪林逸上瞭望台的时候,那边还在得意的任重远顿时就气得冒烟了,明明是推林逸进火坑,怎么莫名其妙就给他制造了和霍雨蝶独处的机会?

    瞭望台高高在上,和下面几乎完全隔离无人打扰,林逸和霍雨蝶在上面简直是纯粹的二人世界,这哪里是什么火坑,根本就是温柔美人乡啊!

    不过任重远也没办法阻止,只能在心中咬牙切齿的自我安慰,去吧去吧,就让你再多看林逸两天,不出两天,这小子就该是一个死人了!

    午饭之后,林逸二人便在柳子玉和宁雪菲的目送下来至船员工作区,这艘远古战舰的大副看了二人一眼,看样子奥田坝之前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懒洋洋的斜躺在椅子上问道:“不说只有一个替补瞭望员吗,怎么是两个?”

    “这是我的助手。”林逸淡淡回道,霍雨蝶死活一定要跟来,而且还得到了柳子玉的支持,他也是没办法。

    “助手?”大副斜着眼睛打量了霍雨蝶一番,一脸玩味的邪笑道:“什么助手?晚上助兴用的助手?还真别说,呆在上面是挺无聊的,不找点事情做能把人憋疯,看在你小子可怜的份上,助手就助手吧。”

    一番话听得霍雨蝶面红耳赤,连带着林逸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还真的没想过这一茬……

    “瞭望台就在上面,你们自己上去,这个职位的职责就不用我废话了吧,实时汇报险情并且做出及时准确的避让指令,要是出半点差池,嘿嘿。”大副怜悯的看了林逸一眼。

    后半句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话,无非是被抓住把柄之后,奥田坝必然会趁机治罪而已,因为林逸一个人的疏忽而让全舰人员遭遇险情,那么谁来辩解都没用了,军法从事四个字可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的。

    “我知道。”林逸点点头,临走之前突然道:“我能不能问个问题,险情瞭望员这个职位不是用来儿戏的,就为了整我一个人,你们真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