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781章 谎报军情

    “嘿嘿,你说呢。”大副笑而不语,其实奥田坝所谓的了望员生病纯粹就是扯淡,把这么关键的职位交给一个门外汉,就算奥田坝答应,其他船员也绝对不会答应,毕竟谁敢把性命交到一个门外汉的手上啊?

    那个了望员其实根本就在备用了望台上面猫着呢,林逸这边就是个整人用的幌子而已,谁也不会真正把他当回事儿。

    林逸和霍雨蝶转头登上了望台,这是至高点,站在这上面有着俯瞰一切的绝佳视野,只要能见度够好,不仅能够清楚看到底下远古战舰的全貌,还能看到方圆数百里的海面,当然若是遇上海雾之类的那就没办法了。

    不过这两天的天气倒是极好,晴空万里,天上连朵云彩都见不到,更别说什么海雾了,林逸和霍雨蝶在这上面就当是看风景了,这地方的独特风景站在别处还真看不到,倒是没有白来。

    两天下来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险情,林逸自然也不需要发布避让指令,和霍雨蝶一起看看风景聊聊天,感觉还挺惬意。

    霍雨蝶对此也很是享受,能够这么一边吹着海风,一边和林逸依偎在一起过二人世界,这几乎是她所能想到最美妙的事情了。

    只是她也知道,这一切都不会持续太久,即便林逸能够不让奥田坝抓到把柄,等到了东洲之后两人就得分离了,以后连能不能再见都是一个未知数,更别说长相厮守了。

    入夜之后,头上繁星满天,海中星星点点,这一切如梦如幻的景象,将二人世界的气氛衬托得尤为温馨浪漫,本就暧昧依偎在一起的两人,都情不自禁生出了几分旖旎的感觉。

    “林逸……”霍雨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颊绯红的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林逸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连忙把头转了回来不敢再看,此时在美妙夜色的衬托下,霍雨蝶身上的气质又是纯真又是妩媚,两者交织而成的异样诱惑,即便以林逸的克制力都险些把持不住。

    “我之前腿上中的毒好像又复发了……”霍雨蝶咬着嘴唇,低着头扭捏道:“你……你再帮我吸一下吧?”

    “嗯?”林逸听得一愣,之前那毒老早就吸干净了,怎么可能突然复发啊?

    被他这么一看,霍雨蝶顿时脸更红了,原本白皙的脖颈成了一片诱人的绯红,低声催促道:“快呀……”

    林逸无语的咽了一口唾沫,这才终于明白霍雨蝶在暗示什么,这丫头不会是听了大副那句玩笑受到提醒了吧?

    气氛陷入了沉默,面对霍雨蝶此刻可爱羞涩的表情,林逸心中顿生一丝爱怜,生生压制住那一股本能的冲动,艰难开口道:“雨蝶,我给不了你什么承诺,我们去了东洲之后可能……”

    “我不管!”霍雨蝶用手捂住了林逸的嘴巴,两人脸对着脸只剩一指距离,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手燥热的气息,呼吸和心境都已乱了。

    “我……”林逸正要说点什么,霍雨蝶却忽然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动作,她竟伸手将林逸的头压向自己的裙底,今夜之后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身为一个女孩子她已经彻底豁出去了。

    近在咫尺闻着对方熟悉的少女体香,林逸此刻心中一团乱麻,对方女孩子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自己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胸口玉佩忽然传来一阵极为急促的预警声,林逸顿时一个激灵,连忙阻止了霍雨蝶大胆的动作,匆忙之中向前方海面扫了一眼之后,连忙开启了手边的传音阵法大声呼叫道:“改舵!有危险!”

    此时此刻,奥田坝和真正的险情了望员就在另一个备用了望台,听到传音阵法中的林逸呼喊之后同时一愣,有危险?!

    吃惊之下,两人连忙仔细观察了一番,晚上虽然能见度不高,不过借着满天星光和海中那些星星点点的发光生物,还是能够看清楚附近数里之内的情况,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

    “有个鸡毛的危险!”了望员和奥田坝对视一眼,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虚惊一场,这小子果然屁也不懂,真特么坑人!”

    奥田坝的脸色也有些难看,按照他的本意是打算利用林逸啥也不懂,到时候真的遇到危险了也肯定无法提前察觉,更不会给出及时准确的预警,而他们虽然在备用了望台,如果情况不是特别危急的话也不会吭声,这样就可以将计就计陷害林逸。

    毕竟对于远古战舰这样的超级庞然大物来说,些许小险情根本造不成半点损失,直接就可以轻松碾压过去,这样既不会出事,也能得到治罪林逸的借口。

    结果俩人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明明没有任何险情,林逸这小子却在传音阵法中大喊大叫,害得他们瞎紧张一场,这简直是谎报军情啊!

    传音阵法中林逸还在不断重复示警,结果下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谁都知道真正监测险情的是二号了望台,这一号了望台现在就是个戏台子,在二号了望台发话之前,从上到下没有任何人会去搭理他。

    这时,传音阵法中响起了奥田坝的声音,语气冷冽道:“瞎喊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一个错误的判断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一旦偏离既定航线,我们很有可能就会触礁,而且还会额外消耗大量的灵气,甚至让阵法聚气不足,这个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赶紧改舵!前方有危险!”林逸没有搭理他,仍在疾声大呼,战舰上其他人虽然听不到,但是包括操控室在内每一个设置了传音阵法的地方,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小子,你还敢在这里乱叫?你知不知道,谎报军情该当何罪?真的这么想死吗!”奥田坝这下顿时动怒了。

    原本他跟林逸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人物,彼此也是无冤无仇,如果不是应任重远要求帮个小忙他根本不会理会林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