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832章 有些不对劲

    直到这时候,南天勇才一头冷汗地反应过来,确实,如果自己在这里杀了这个来路不明的林二,三大阁那边确实不会有什么麻烦,但是在那之前,却还得要内街这些大商家点头才行。

    杀人虽然常见,但如果就这么当街闹出人命,那可是会影响他们生意的,商人利字当先,所以不管三大阁执法堂怎么样,但是在这内街,他们必须管,而且他们说了算。

    当头一盆冷水浇下,面对十几个实力再自己之上的强大高手,饶是南天勇心中都不由抖得慌,更别提他身边实力只有筑基中期的于哲。

    这一瞬间被如此之多强大气势罩住,给他的感觉,也许下一刻自己就会成为一具尸体,再也别想活着走出内街一步。

    “看来徒儿你说的不错,这小子果然狡猾!”南天勇这才反应过来,林逸这家伙面对自己师徒俩为什么敢这么明目张胆,非但不逃甚至还敢主动凑上来,原来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啊!

    如此局面,就算恨得再咬牙切齿,南天勇一时之间也不敢再冒然对林逸动手了,否则就算成功杀掉林逸,他自己只怕也要付出惨重代价,为了对付区区一个筑基初期巅峰的蝼蚁,这对他来说显然不划算。

    “师父,就让他嚣张这一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等他走出内街,师父你再一巴掌拍死他,照样是死路一条!”于哲在一旁出言安慰道。

    他深知自己这便宜师父脾气火爆,如果一怒之下愤而出手,到时候自己被殃及池鱼可就不妙了。

    南天勇这人脑子虽然愣,但不管怎么说,上次在洪氏商会也是吃了一次大亏,这要还不长记性。那他也不可能混到今天这地步了。

    果然跟上来了!林逸瞥了跟在身后不远处的二人一眼,嘴角不由弯起一道玩味的弧度。

    刚才之所以主动凑过来,最大的倚仗确实如南天勇和于哲师徒俩想的那样,就是因为周围有这么多商家的客卿高手坐镇。在洪钟有心提点之下。林逸在这里确实是有恃无恐。

    不过,林逸可还没无聊到为了挑衅而挑衅。他刻意这么近距离去挑衅这师徒俩,尤其是南天勇,可是有其特殊意图的。

    他跟于哲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敌,而且这个于哲极有心机。想要给迷惑对方或者下套根本不现实,但是林逸如今要做的,却并非是在于哲身上做文章,他的目标是南天勇。

    于哲虽然是筑基中期高手,对林逸的威胁同样不小,但是跟南天勇这个筑基后期巅峰高手放在一起,却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对于林逸来说。想要解决这次突如其来的致命危机,如果不能解决掉南天勇这个筑基后期巅峰,那么哪怕能够找机会杀了于哲都没用,摆脱不了南天勇。到头来自己还是要死。

    单纯一味逃跑肯定不现实,毕竟林逸速度就算再快,那也只是相比同级高手而言,面对对方这种筑基后期巅峰的大高手,想要单纯靠速度摆脱对手,根本是痴人说梦。

    而想要越级对付南天勇这种等级差距如此悬殊的仇家,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而且就算侥幸能够得到出手的机会,那么顶多也只有一次,再没有第二次可能。

    所以,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林逸为了自己这一线生机,哪怕在旁人看起来简直是找死,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作死。人家都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是到了林逸这里,却是不作死,那就反而会死。

    而林逸作死的方式,简单直接,就是激怒南天勇。

    跟心机深沉的于哲不一样,南天勇这人虽然实力强大,而且身处冲天阁监察执事这种要害位置,但是在性格上,这人反而远比他徒弟于哲要好对付得多,林逸想要激怒他,轻而易举。

    事实上事情也确实在朝着林逸预想的方向发展,被他这么个随时会被碾死的卑微蝼蚁,众目睽睽之下有恃无恐地当面走近,哪怕并没有说什么刺激对方的话,但是在南天勇看来这个举动本身就已经是挑衅,不可饶恕的挑衅!

    “本大爷要宰了那小子,绝对!”南天勇看着前方不远处林逸悠哉悠哉的背影,忍不住面露狰狞地咬牙切齿。

    前方不远处就是后街出口,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那小子敢踏出去一步,就立即出手杀了对方,为了出这一口恶气,怎么血腥怎么来!

    然而一旁的于哲,看着这一幕却是微微有些不对劲的感觉,不过却说不上哪里不对。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有南天勇这个筑基后期巅峰出手,对方林二哪怕再怎么智计百出,也绝对没有幸存的可能。

    莫非是想激怒自己这个便宜师父?于哲脑海之中蓦然闪过这个念头,如果真是这个意图的话,那目的倒确实是达成了,但是这又能有什么用,无非死得更快而已!

    确实,人在暴怒之下更加容易暴露出以往不会有的破绽,但这种破绽只有对同级高手来说才是机会,但如果换做南天勇和这个林二,那么哪怕南天勇暴露出再多的破绽都没用,而林二区区筑基初期巅峰的实力,机会再多也不可能打倒对手,始终都是白搭。

    这就好比,一方是巨龙,一方是蝼蚁,那么巨龙就算露出再多再致命的破绽又怎么样,蝼蚁难道还能借机杀死巨龙不成?

    站在洪氏商会二楼,目睹着楼下这一幕的洪钟,见状不由玩味地摇了摇头:“真是让人看不懂啊,这个自称林二的年轻人,不过看起来,这一回那个叫南天勇的蠢货,似乎又要吃苦头了。”

    刚才这一个时辰,林逸滞留在洪氏商会做了些什么,他这个主人自是看得一清二楚。

    说实话,当他看到林逸的动作,尤其这个动作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饶是他这个老江湖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就算不知道林逸酝酿的是什么诡异招式,但其中隐藏的威力,即便他洪钟这种凌驾于南天勇之上深不可测的高手,也不敢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