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844章 游说出手

    接下来,他不仅要将林逸手上的星墨石抢到手,同时他还要成为南天门的徒弟,将小无相神功收入囊中,有这两样倚仗之后,未来才有机会展望最强金丹期高手。

    他于哲,可不会甘心只当一个平凡的小人物,想想看,连弑师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都敢做,未来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挡住他的脚步?

    当然想要从南天门手中得到小无相神功,这个难度比起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林二手中夺回星墨石,甚至都是只高不低。

    不同于脑子简单的南天勇,南氏三雄之中南天门这个老二,城府可是极深的,而且从他对南天勇之死的表现就看得出来,这人绝对性情凉薄,甚至都称得上是冷酷无情。

    就算他跟南天勇之间的关系再差,那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结果对于南天勇之死非但没有任何一丁点感伤,反而是表现得幸灾乐祸,如果不是顾忌着南氏三雄的面子,他甚至都根本不会过问。

    如此性情,跟做出弑师这种大逆不道事情的于哲,简直堪称一丘之貉,想要麻痹住这样的棘手人物,而且还要从他手里得到小无相神功,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小无相神功这种功法实在太过难得,就算难度再大,但凡只要有一丁点机会,于哲都绝不会轻易放弃。这跟星墨石一样,乃是足可改变命运的强大功法,只不过,效果未必有星墨石那么逆天罢了!

    于哲深知想要获得小无相神功,必须先设法让南天门收自己为徒,而若要让南天门收自己为徒,就得从讨好他,让他赏识自己开始。

    听到南天门发问,于哲沉默了片刻。这才道:“回禀师伯,师父被杀的时候弟子我虽然在场,但因为离得比较远,而且那个林二出手也极为阴险隐蔽,所以看得并不是太清,只知道那一招似乎凝聚了难以想象的真气,一瞬间炸开的威力,甚至将坊市周围几座山头全部轰塌,而且留下了一个巨型深坑,场面非常惊人。”

    “真的假的?”南天门闻言不由一愣:“据本座所知。三大阁近些年派了不少人手,在每个地盘设下了层层防护阵法,尤其是坊市这种龙蛇混杂之地,为了防止修炼者之间出手而将周围毁掉,可是特意让人在其周围布下了好几层防护阵法的,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毁掉周围的山头!”

    到了筑基这等层次,虽然在天阶岛还只能算做是入门级别,但毕竟是夺天地之造化的逆天者,如果真要让他们全力施为的话。哪怕是随便一个筑基初期高手,都可以轻易毁掉一片山脉。

    天阶岛上这么多高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各种冲突,如果没有相应防护措施的话。天阶五大岛早就已经被轰得稀巴烂了,哪还可能千万年传承下来。

    天阶五大岛之所以能够一直屹立不倒,这之中,各大宗门可谓居功至伟。正是他们将天阶岛各处设下了层层防护阵,用以抵消修炼者对决之时产生的余波伤害,这才让天阶岛能够一直存在延续到今天。

    以三大阁在坊市周围设下的防护阵来说。由于坊市人流汇聚,龙蛇混杂,而且几乎是聚集了北岛所有修炼者,并非单纯只有三大阁弟子的缘故,每天各种冲突根本无法避免,如果不是特别应对的话,这里早就被毁成渣了。

    坊市周围的防护阵一向是最严密,而且防护力也一向是最强,就算是筑基初期高手的全力一击,也几乎都不可能在这周围留下什么痕迹。

    一招将坊市周围的几座山头全部轰塌,那得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就算是筑基后期巅峰高手,只怕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的确如此,而且据弟子观察,那个林二自己似乎也不能掌控如此强大的杀招,只能甩出来了事,根本无法将杀伤力集中起来最大化。”于哲沉吟片刻道。

    照理来说林逸这个杀招威力既然已经恐怖到能够压倒防护阵,生生将周围数个山头全数轰塌,那么但凡稍微控制约束一下,以这么大的力量想要杀死南天勇这个筑基后期巅峰高手,应该是轻而易举才对。

    然而南天勇虽然猝不及防之下受到了重创,但却并没有当场毙命,如果不是于哲事后生出贪念将其杀死的话,此时此刻,南天勇甚至于都应该已经生龙活虎地活过来了。

    于哲这个推测,可谓是合情合理,而且也确实正如他所推测的,林逸并无法完全掌控真气炸弹这个招数,尤其是憋了整整一个时辰的超级真气炸弹。

    南天门听了于哲这话,脸上笑意不由更深了:“有意思,有意思,用一招还不能完全掌握的杀招,就能越级干掉老三,本座对于你说的这个林二,倒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于哲暗暗一笑,感兴趣那就对了,否则这家伙要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话,接下来又怎么替自己去把这个林二给挖出来呢?

    果然,南天门随即就主动发问道:“既然那个林二是一介散修,那师侄你可知道怎么才能把他给找出来?”

    草根散修不像三大阁宗门弟子,很少有得天独厚的修炼洞府,经常是居无定所,除非是特别熟悉,否则想要将他找出来,简直难如登天。

    “回禀师伯,弟子这些日子也一直在寻找,一直在想各种办法,但始终没能将他挖出来,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在坊市遭遇,也是纯属意外。”于哲恭恭敬敬地答道。

    “这……可就有点麻烦了。”南天门不由皱了皱眉头,就算对方有着能够秒杀南天勇的大杀招,但如果他亲自出手的话,根本不在话下。

    但是怎样才能尽快将对方找出来,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南天勇怎么说也是一名筑基后期巅峰高手,而且身处冲天阁监察执事这种要害位置,就算这个林二再怎么胆大包天,杀了南天勇之后,短时间内肯定是不敢冒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