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845章 灵玉卡的说辞

    哪怕只是出于舆论压力,冲天阁高层也一定会有所动作,到时候执法堂众高手也会不可避免地牵涉进来,更别说南氏三雄的名头众人皆知,南天勇一死,其他两雄绝对是会出头报仇的。

    被这么多人盯着,这个林二除非脑子有坑,否则根本不可能继续在坊市招摇过市,而如果他不主动冒头,想要将其挖出来谈何容易!

    于哲见状,这才小心翼翼建言道:“师伯,弟子虽然不知道这个林二的具体底细,但是据弟子所知,他跟坊市内街洪氏商会的掌柜洪钟,似乎认识,从他嘴里应该能够打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哦?师侄你确定?这个散修竟然跟洪氏商会的掌柜认识?那倒果然是不简单啊!”南天门微微一愣。

    与近年来一直在闭关的愣头青南天勇不一样,洪氏商会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样的份量,南天门心里可谓清清楚楚,这可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哪怕只是北岛分会的掌柜,那也是不得了的人物。

    这个林二区区一介散修,竟然能跟洪氏商会的掌柜认识,在南天门这种识货人士眼里,这个消息甚至比他一个大杀招秒杀南天勇,还要来得更加惊人!

    于哲点头确认道:“弟子虽然不知道这二人之间到底有多少交情,不过依弟子推测,洪钟最近似乎送了这个林二一张灵玉卡。”

    这个推测,纯属于哲自己思来想去得出来的结论,虽然稍微有些捕风捉影,但这人脑子好使。还真被他猜中了原委。

    而他推测出来这一点的根据,则是他和林逸先后三次在内街碰面的时机。

    第一次,两人都是趁着内街开放日,同时在洪氏商会看中了星墨石。

    第二次,两人依然是在一个月之后的内街开放日。同时赶至洪氏商会竞争星墨石。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林逸身上必然没有灵玉卡,而且也没有自由出入内街的资格,否则的话,必然抢在这之前就把星墨石给买走了。

    第三次,不是内街开放日。于哲能够进去内街,完全是托了他便宜师父南天勇手上那张灵玉卡的福,然而让他大感意外的是,他竟然在洪氏商会第三次碰到了林逸!

    在这种不是内街开放日的时候,能够自由出入内街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地位和实力能够得到坊市认可的三大阁弟子,另一种,则是手持灵玉卡的贵宾。

    于哲这三年虽然一直埋头于藏书阁,但对于三大阁那些有名有姓的人物,一向了如指掌,至少在他印象之中可从来没有林二这张生面孔,否则以他过目不忘的能力,早在第一次的时候就必然已经认出来了。

    既然不是第一种。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这个林二手上原本没有灵玉卡。但是不知为何,在上次从洪氏商会买走了星墨石之后,却突然有了。

    所以自然而然地,于哲就生出了这个推测,洪钟送了林二一张灵玉卡!

    这件事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他可是知道林二手上有极品筑基破障丹这种东西的。商人向来喜欢奇货可居,洪钟因为看重林二而送给他一张灵玉卡。并非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灵玉卡?有意思,连老三这个层次的人物都不够获得灵玉卡的资格。本座没记错的话,这家伙前些日子还特意去找老大借了他的灵玉卡?”南天门冷笑一声问道。

    “不错,灵玉卡可以额外带一个人进内街,如果没有这张灵玉卡,我们这次也碰不到林二。”于哲点点头道。

    “哼!连张灵玉卡都混不上的废物,活着也只会丢我们南氏一族的脸,对了,师侄你有没有在他尸体身上搜出老大的那张灵玉卡?如果老大回来发现他的灵玉卡没了,他可是会发飙的!”南天门皱眉道。

    在天阶五大岛,灵玉卡是最能证明一个人身份地位的东西,哪怕是实力再高的强人都极其重视,就算是他们南氏三雄的老大,也不例外。

    听了这话,于哲心中顿时一紧,南天勇从老大那里借来的灵玉卡,如今跟其他从南天勇尸体身上凑出来的各种重宝一起,可正捏在他手上呢。

    虽然明知道如果没有持有者本人的真气,就算灵玉卡拿在手里也没用,根本没办法动用其中的一分一毫,因为使用灵玉卡必须输入真气,通过各商会的联合阵法验证!

    但于哲始终无法抵挡其中的诱惑!这张灵玉卡的主人可是南氏三雄的老大,其中的灵玉数目足可让任何一个修炼者都看花眼,于哲自然也不例外。

    坊间传言,只要能够找到顶级商会或者商盟内部的人配合,就算是别人的灵玉卡,一样有办法将其中的灵玉全部提取出来。

    所以,就算明知这张灵玉卡留下身上有风险,但于哲还是不舍得扔掉,甚至这一张灵玉卡里面的灵玉就足以敌得过他从南天勇身上搜出来所有重宝的价值,这可都是日后飞黄腾达的倚仗,怎么可能扔掉?

    “回禀师伯,当时林二那一记大杀招实在太过惊人,师父身上很多东西都遗失了,之后引来旁边坊市很多围观路人,弟子顾不上太多,只能抢了师父的遗体回来,至于大师伯的那张灵玉卡,也不知道乱中被什么人捡走了。”于哲心中虽然慌乱,但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这番话有真有假,就算是南天门这样的精明人,一时半会也很难判断出其中的虚实,除非他从一开始就怀疑于哲,直接搜他身或者搜他洞府。

    只可惜,南天门虽然跟南天勇的关系一向不好,但对于南天勇的这个徒弟于哲,却还是颇有几分欣赏。

    以南天门的眼力很轻易看得出来,于哲这小子如果培养好了,日后是个能成大器的料,但以前碍于是南天勇的弟子,他不好指手画脚,而且也没兴趣指手画脚,所以一直不曾给予什么好处和指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