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794章 蠢材!

    换做其他高层带人参观自家学院,那当然免不了夸赞一番,尤其像翔云这种实力强悍资源丰厚的学院,那更是要好好介绍一番,结果陈星沫对这些一个字都没提,每每开口都是评价景致气氛,果然是一个知性女人。

    不过除了景致之外,陈星沫对于学院各处的阵法倒是稍微介绍了几句,虽然话不多,但都是一语中的,管中窥豹就能看得出来,她对阵法一项应该颇有涉猎和研究,这一点还挺合宁雪菲的胃口。

    这丫头近年来一直在钻研一个方向,那就是如何将铸器和阵法相结合,尤其以后该怎么跟韩静静相辅相成,这可是一个极为重大的课题,只可惜她自己对阵法一道并不精通,只是一个半吊子而已,这回倒是可以好好找师尊取取经了。

    值得一提的是,众人参观学院的途中还遇到了几个熟面孔,正是早一步回来的任重远几人。

    看到林逸和宁雪菲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几人明显愣了片刻,不过也许是因为陈星沫在场,也许是因为之前吃了亏心有余悸,任重远并没有直接带人上来找麻烦,只是远远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后就转身走了。

    “任兄,他们几个这时候出现在咱们学院,这意思应该就是准备在这边入学了,嘿嘿,送上门来的报仇机会啊!”易笑天看着林逸几人的背影冷笑道。

    “哼,冤家路窄,竟敢来我翔云学院,真以为我拿他们没办法不成!”任重远眼冒火子的冷哼道。

    之前在战舰上林逸轻轻松松一句话,硬是让奥田坝给他关了整整一个月的禁闭,一想起这事儿任重远就气得要死。

    明明是自己占据着主动,明明奥田坝应该站在自己这边,结果莫名其妙就被林逸这小子大出风头,搞得连奥田坝都对他推崇备至,乃至反过来帮着对付自己。这事儿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再不甘心,任重远现在也拿不出半点办法,他知道这事儿只能从长计议,否则如果再鲁莽行事的话。说不定还要吃更大的亏,现在就已被搞成不能运转真气的废人了,这要是再来一次更狠的,被整成终身残废都有可能!

    “任兄,你有什么主意?”易笑天问道。

    “暂时还没有。先别着急,等我恢复了实力再说,既然他们要在这里修炼,接下来有的是时间整死他们!”任重远一脸厉色道。

    有一点不得不承认,他之前确实是太过小看林逸了,所以才会接连吃亏,最近一个月虽然被软禁在房中不得出门,但是易笑天等人都已经把林逸的情况打听清楚,知道这小子远不似看起来那么简单,是一个实打实的硬茬。若要打手,务必打蛇打七寸!

    说完这话,任重远当即告别易笑天几人回到自家庄园,这是一处顶级豪宅,鸟语花香灵气逼人,毕竟这可是翔云学院首席炼丹师的住所,地位之高比起那些副院长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院长能够勉强压他一头罢了。

    任重远刚走进大门,就被一声威严的喝斥打断:“冒冒失失的,成什么体统!”

    循声看去。旁边花园之中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浇花,身材瘦削,气势凛然,给人以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这人正是任重远的父亲任天梭。

    “父……父亲!”任重远连忙挤出一副恭恭敬敬的表情,别看他在外面嚣张跋扈,但是在他这个首席炼丹师父亲面前,平常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嗯。”任天梭微微颔首,继续将旁边的花草都仔细浇完一遍,这是他花了大价钱托人送来的珍奇灵药。随便一株都是无价之宝,所以必须由他自己亲手照料。

    小心翼翼的将所有灵药全部伺候了一遍之后,任天梭这才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你中毒了?”

    “是。”任重远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这是他从未有过的耻辱,区区一个元婴中期的随手一道真气他竟然化解不了,说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过来。”任天梭将手搭在自己儿子的手腕穴道处,沉吟片刻后尝试着打入一道真气想要化解,然而下一刻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沉声到:“你遇到什么人什么事,事情原委全部给我说一遍,半句都不许遗漏!”

    任重远只得照做,从他和林逸的第一次相遇开始,战战兢兢的将这其中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倒也不敢添油加醋,只能一字不落的实话实说。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经验总结,只要说实话,无论发生什么父亲都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可要是中间有半点隐瞒或者谎报,那根本逃不过父亲的眼睛,下场绝对比现在更惨。

    “林逸?连奥田坝这么现实的人都对他推崇备至,这么说,这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年轻人了?”任天梭不由眯起了眼睛。

    “依孩儿看来,这人手段确实诡异莫测,只不过都是歪门邪道罢了,航海这事儿多半是错有错着,最可恨的是这小子竟然还会当众下毒,实在是阴险狡诈!”任重远不服气的咬牙切齿道。

    “哼,这就是你的总结?”任天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孩儿……”周围温度瞬间冷了下来,任重远顿时觉得不妙,可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如果之前不是轻敌大意的话根本不会在林逸手上吃亏,这难道有错吗?

    “我任天梭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蠢材,坐井观天,狂妄可笑!”任天梭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冷哼道:“奥田坝纵横海上三百年,你觉得他的眼光会连你都比不上?还有,你到现在竟然还觉得是被人下了毒?”

    “呃,难道不是?”任重远闻言直接愣住。

    “蠢材!无可救药的蠢材!如果这真是穿心海葵那种毒气,这么长时间你早已经死了几十遍了,你还真以为胡乱吃颗龟息丹就能有用?我教你这么多年的药理,难道都学到狗身上去了不成!”任天梭气得破口大骂,他是真没想过自己悉心培养出来的儿子,竟会犯如此低级可笑的错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