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795章 祸水东流

    “不是毒气?那是什么……”任重远缩着脖子弱弱道。

    “哼,这根本就是一道真气,压根也不是什么毒功,只不过真气构成比较特殊罢了,亏你还自诩丹药双修,说出去也不嫌丢人?”任天梭没好气道。

    “只是一道真气?那不可能啊,谁的真气会如此复杂,这里面五种基础属性可都涵盖全了啊!”任重远仍旧有些不信。

    “所以才说你是坐井观天,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都不懂,活该吃这些苦头,没有死在外面都算你运气好了!”任天梭瞪了他一眼,皱着眉头仔细替他化解了一番,仍旧无果,只得摇头道:“那个叫做林逸的年轻人实在不简单,他这道真气连为父我都化解不了,后生可畏啊!”

    “那怎么办?”任重远顿时就慌了,他还以为凭着父亲的手段化解起来轻而易举,哪想到会如此棘手,如果不能尽快化解掉,自己岂不是一辈子都成了不能运转真气的废人?!

    “看样子正常手段是不行了,只能配合丹药一起炼化,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估计没有个把月是不行的。”任天梭沉吟道。

    任重远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同时却又心酸无比,人家随手一道真气,他这边有丹药加父亲帮忙都得忙活个把月才能炼化,这未免也太邪门了吧!

    “对了,你刚才说那个叫林逸的也来咱们学院了?”任天梭忽然问道。

    “对对,这家伙欺人太甚,父亲您可要替孩儿做主啊!”任重远当即一喜,如果能够鼓动父亲亲自出马,那别说区区一个林逸,再来十个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做主?哼,你去招惹人家,人家饶了你一条小命还想让我给你做主?”任天梭再次皱起了眉头。冷哼一声告诫道:“此子深不可测,你以后给我注意点,不要老想着惹事生非,我没这么多工夫给你擦屁股!”

    毕竟是首席炼丹师,任天梭的眼光之长远远非任重远可比,他虽然心下也对林逸有所不满,自己儿子犯再大的错也只能自己出手惩罚,这是绝大数父母的通病,不过他也仅仅是有些不满罢了,还没到要亲自出手对付林逸的地步。

    唯有低调才能活得长久。这是任天梭的处世哲学,若非秉持这个信念,他也没法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他知道一旦自己不再低调,说不定就是败亡的开始,所以能忍则忍!

    任重远闻言不甘心的咬了咬牙,但是面对一向严厉的父亲,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将仇恨压在心底。

    他可没有自己父亲那么眼光长远。从来都是睚眦必报,这些天已经彻底被仇恨蒙蔽住了眼睛,想要让他就此收手,根本不可能!

    第二日。任重远不顾父亲让他在家静养的命令,找个机会偷偷溜了出来,和易笑天还有李玉州、孙宝路这几人再次聚到了一起,四人在学院内部的酒楼订了一个豪华包厢。共同商议大计。

    “任兄,你身上的毒气解决了吧?”易笑天几人一见面就问道。

    “别提了,我家老头子说要一个月才能炼化。想想都特么晦气!”任重远没好气的撇了撇嘴。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连任天梭出马都要这么长时间,这毒果然难缠!

    “对了任兄,我今天发现一件事儿,林逸那小子好像没打算进入咱们学院。”易笑天忽然说道。

    “什么?那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任重远奇怪道。

    “我在最新的弟子名单之中看到了宁雪菲的名字,却没有看到林逸,我估计他这次只是陪宁雪菲过来,待不了多久就得走,所以想要找他报仇的话,咱们可得抓紧点时间,要不然等这小子跑掉可就难了。”易笑天捏着下巴道。

    “不行!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绝不能让这小子就这么跑掉,要不然我这口气可顺不了,你们赶紧想个办法!”任重远皱眉催促道。

    几个人不由面面相觑,在座谁都想整死林逸,可是人家实力摆在那里,这家伙一巴掌扇飞刀疤脸的事迹被人提了又提,他们想不知道都难,尤其现在任重远自己又是个废人,这怎么打得过人家啊?

    “李玉州,孙宝路,你们俩的小命可是我力保下来的,现在正是你们派上用场的时候,好不容易到了咱们自己的地盘,难道连个整治林逸的办法都想不出来?你们两个都是饭桶啊,脑袋长在脖子上干嘛吃的!”任重远扬手就是一人一记耳光。

    李玉州和孙宝路捂着被扇红的脸颊,满脸委屈的向易笑天求助,连任哥你自己都想不出来好主意,怎么能怪我们啊?

    易笑天没搭理他们,皱着眉头想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道:“任兄,以咱们几个的实力正面约战估计不是那小子对手,可要是因此就惊动咱们背后靠山,却未免又显得太过小题大做,看样子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任重远连忙问道。

    “祸水东流!”易笑天冷冷一笑道。

    “怎么个祸水东流?易兄,你快跟我仔细说说!”任重远顿时来了精神。

    “先不说这个,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听说一件事儿,姓冷的好像回来了。”易笑天转而说道。

    “姓冷的?你是说冷如风?那家伙不是去玄阶海域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任重远不由奇怪道。

    说起这个人他不禁又有些咬牙切齿,因为这也是他和易笑天曾经的死对头,虽然背景不如他们俩深厚,但是这人的实力强得令人发指,学院同辈弟子之中可谓纵横无敌,他和易笑天根本拿捏不住。

    不过两年前此人就带着女伴去了玄阶海域,当时任重远和易笑天还很是庆祝了一把,却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又回来了!

    “具体情况不知道,不过听人说应该是在玄阶海域吃了大亏的,他自己受伤不轻,最要命的是他那个女人,被人生生从玄升期打落回了元婴大圆满,而且还被毁了容,这些天寻死觅活闹得沸沸扬扬,姓冷的正急着四处找人打听美颜丹呢!”易笑天幸灾乐祸的嘿嘿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