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847章 来者不善

    坊市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不仅聚集了大量的三大阁弟子,同时,却也混迹着大量的草根散修。

    如果凶手是三大阁内部弟子,那么稍微排查一下,揪出真凶倒也并不困难,但如果是草根散修,那想要将其揪出来,这难度可就大了!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南天勇这种要害位置的关键人物,在三大阁自己的地盘被杀这件事,众人也只不过是闲着无聊议论议论而已,并没有引起什么强烈呼声,也没有人刻意制造舆论给三大阁高层施压说一定要尽快揪出真凶正法。

    南天勇这位堂堂冲天阁监察执事的人缘之差,可见一斑。

    虽然由于受到广泛关注的缘故,冲天阁高层已经有人出面说要严查此事,这件事情性质不可谓不恶劣,如果连南天勇这种有着不俗地位的自己人在自己地盘上被杀都不闻不问的话,那冲天阁的威严何存,日后又如何能够服众?

    然而执法堂虽然已经将此事登记在案,但对此并没有做出什么针对性的大动作,颇有冷处理一段时间,待众人将其抛之脑后之后,将其束之高阁的意思。

    在打打杀杀的修炼界,死个人都是司空见惯的小事,除非是像丘水山庄那种一下死掉上千人的灭门惨案,动到了某些人的利益,这才会兴师动众。

    这一次如果不是南天勇冲天阁监察执事这个身份稍微有些敏感,只怕都根本入不了高层的眼,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过在没有高层人物特别打招呼的前提下。执法堂也只是走个过场,用现任执法堂堂主公羊杰的话来说就是,执法堂还没有无聊到要去为那些弱者伸张正义,只有大势力大人物,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盯紧的目标。

    南天勇在绝大数普通修炼者看来。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但是在公羊杰眼里,却跟底层普通人毫无区别,只不过是一只卑微蝼蚁而已,根本没有在其身上浪费精力的必要。

    “果然如此,要给老大一个满意的交代。看来还是得本座亲自出马才行。”南天门对此情形早有预料,在冲天阁混了这么久,如果连那些高层和执法堂是什么尿性都看不清楚,那他也真是白混了。

    不过,这三天他也不是白等。毕竟除了观察形势之外,他如果要想亲自去洪氏商会走一趟,那就必须准备点底牌,而现在,他已经等到了这张底牌。

    叫上于哲,南天门当即前往坊市,今天虽然不是内街开放日,但跟南天勇不一样。他可是自己就有灵玉卡的,带于哲进去不在话下。

    来到洪氏商会门前,南天门二话不说。冷着脸迈腿就进,而于哲则是紧随其后。

    来者不善,洪氏商会的门口小厮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而后看了于哲一眼,顿时了然。

    虽然不认识南天门,但是于哲这家伙最近没少来洪氏商会。而且最近几次风波都是因他而起,小厮要是这还认不出来。那也真是枉费洪氏商会的精心培训了。

    “你们掌柜呢?”南天门看都不看小厮一眼,目中无人地撇了撇嘴道。

    南氏三雄素来傲气惯了。就算是他这个聪明人,也都不能免俗,一向不会给底下这种喽啰什么好脸色。更何况,哪怕是出于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考虑,他也必须要盛气凌人。

    其他且不说,首先在气势上就要压倒对方,否则的话,以这些商人狡猾如狐的禀性,根本没法从他们嘴里撬出什么实话。

    说实话,在看到南天门这种做派之后,跟在身后的于哲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慌的。

    洪氏商会客卿高手有多恐怖,不仅他那个便宜师父南天勇吃过瘪,就连他自己也亲自体会过,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的气势,但已足可让他心惊胆战。

    南天门虽然很强,比起筑基后期巅峰的南天勇还要强上一截,但于哲并不认为,他就能在洪氏商会客卿高手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就算一对一单挑不逊于对方,但人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客卿高手!

    虽然提心吊胆,但于哲深知在南天门跟前自己根本没有指手画脚的份,而且南天门这人并不简单,如果没有倚仗的话,应该不至于做这么无脑的事情。

    片刻之后,两人被小厮请到了二楼雅间,而这一次出乎于哲的预料,一向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的掌柜洪钟,破天荒竟然没有起身相迎。

    “两位此来,不知有何赐教?”洪钟端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喝着上等好茶,一边抬眼看着两人淡淡道:“我洪氏商会由衷欢迎任何一位客人,但若是寻衅滋事的话,那就恕不远送了,不要自讨没趣。”

    作为一个生意人,洪钟一向笑脸广迎天下客,但是面对某些明摆着来者不善的恶客,却也从来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洪氏商会身为天阶五大岛的顶级商会,如果太过傲气,会被人说成店大欺客,不过洪钟却也深知有些时候就要硬气一些,甚至于隔上一段时间就要敲山震虎,摆摆威风。

    否则一味就只知道忍让的话,就会让某些宵小以为软弱好欺,从而蹬鼻子上脸,麻烦不断,甚至于因此影响到其他顾客对洪氏商会的观感,那生意可就不好做了。

    在洪钟眼中,眼前这两人既然明显是来者不善,那自然就没必要客气,端茶送客就已经是非常礼待,若是两人再不长眼,那接下来就只能杀鸡儆猴了。

    “自讨没趣?”南天门看了洪钟一眼,区区一介商奴,竟然敢对自己如此不客气,心中不由生出一股邪火,当即冷笑道:“洪氏商会好大的名头,不过本座很好奇,你们平时就是这么待客的?”

    南天门对洪氏商会并不陌生,之前去中岛拜访他们南天一族那位大人物的时候,还跟洪氏商会的某位高层人物结识,甚至还获赠了一张灵玉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