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864章 宴请的目的

    即便林逸磕的是筑基金丹这种毫无副作用的丹药,但平时不勤于修炼的话,那也必然会导致实力不稳,要知道同级高手也是有很大差别的,林逸之所以能遥遥领先,和他的勤奋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而就在林逸置身玉佩空间勤于修炼,为接下来的突破积累底蕴的时候,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如今所面对的两伙最棘手的敌人,碰头了。

    在华岚居碰了一鼻子灰之后,正如上官天华所推测的,南天门并没有就此放弃,能够替他出头给洪钟施压的大人物虽然不多,但是在冲天阁也并非只有上官天华一个人。

    比如说,三大阁长老会成员之一,冲天阁三长老徐元正,就同样有这个能力。

    这次,南天门并不像之前拜访上官天华那样,直接只身一人去上门拜访徐元正,毕竟徐元正跟上官天华不一样,他虽然也是冲天阁屈指可数的大佬,但也只是三长老,而不是阁主。

    上官天华是冲天阁毋庸置疑的一把手,南天门去拜访他,没有任何人能够挑出任何问题,但如果他只身一人上门拜访徐元正,那就很容易被有心人理解为站队。

    在没有站队之前,他坐在冲天阁管事大师兄这个关键位置之上,可以八面玲珑,从中使得自己利益最大化,然而一旦被误解成站队,被人贴上派系标签之后,那就很难再这么左右逢源了。

    但这并不妨碍他向徐元正这位冲天阁三长老求助,因为徐元正手下可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代言人,他的嫡孙徐灵冲。通过徐灵冲这位大少传话,南天门同样可以达成他的意图,而不用冒任何不必要的风险。

    南天门和徐灵冲约定会面的地方,就定在冲天阁第一酒楼,华阳居。

    “徐少,花这么大价钱宴请南天门那家伙,会不会太看得起他了?”坐在徐灵冲身旁的大少一脸纳闷地开口道。

    此人名为楼天佑,跟徐灵冲一样,是冲天阁一位实力派长老的嫡孙,不过他爷爷排名在徐元正之下,按照二代圈子的规矩,地位就要比徐灵冲稍逊一筹。

    他和徐灵冲的关系极近,两人交情也极为深厚,是圈子之中,徐灵冲最可靠也是最为倚仗的手下兄弟。

    基本上有徐灵冲在的地方,他就是名符其实的二当家,至于像康照明和孟觉光这些徐灵冲新收的小弟,地位都远在他之下,无法相提并论。

    这一次约定跟南天门会面,徐灵冲吩咐让他楼天佑亲自安排,定在华阳居不说,单是吃喝酒宴,就耗费了近千块灵玉的巨款,这种程度的消费,对于他们这些大少们来说,也都有些过于夸张了。

    “天佑,你以为本少宴请南天门这一顿的意图是什么?”徐灵冲一脸高深的问道。

    “不就是这家伙给你传信,说要请你帮忙给三长老带话?”楼天佑虽然是徐灵冲的铁杆,实力和家世也都不错,但是这位大少,一向不怎么喜欢动脑子。

    徐灵冲闻言不由笑了:“他让本少帮忙带话,那也得他来请吃饭才对,本少凭什么还要反过来花这么大价钱来款待他,本少又不是脑子有病!”

    “那……这是为什么?”楼天佑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

    “原因很简单,他是冲天阁管事大师兄,而本少,如今却是冲天阁管事二师兄,排名在他之下。”徐灵冲高深一笑道。

    “那又怎么样?排名在他之下就要这么款待他?以徐少你的背景,想要将这种货色踩在脚底不就是分分钟事情么,之前徐少你实力略逊一筹,让他当这个管事大师兄也没什么好说,但如今徐少也同样是筑基大圆满境界,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楼天佑顿时更加纳闷了。

    两个月之前,作为冲天阁迎新特使去迎接新人的时候,徐大少还只是筑基后期巅峰,但是如今两个月过去,在各种丹药的辅助下,他已经是筑基大圆满,跟南天门这位冲天阁管事大师兄一样,距离金丹期只剩一步之遥。

    听了楼天佑的疑惑,徐灵冲不由笑了:“天佑你这不是看得挺清楚的么,跟你直说了吧,本少今天重金宴请南天门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他,本少如今已经是筑基大圆满高手,他那个冲天阁管事大师兄的位置,是时候该让出来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咱徐少哪会是这种白白让人占便宜的大头鬼,敢情是有这种深意啊!”楼天佑哈哈大笑,随即却又皱眉道:“只是,那个南天门多少也算有点背景,徐少你这么说一声,他就真的会主动让出来?”

    “哼,那就要看他识相不识相了,先礼后兵嘛,今天这一顿只是打个招呼,后面手段多着呢。”徐灵冲冷哼一声道。

    就算是他徐大少,对于南氏三雄的背景,多少也还是有点忌惮,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他也不愿轻易跟南氏三雄交恶,不过修炼者利益第一,如果对方真这么不长眼一定要挡自己的路,那么徐灵冲也不介意花点代价将对方踩下去。

    “你们这些人,一天到晚就是各种阴谋诡计,我听着都烦,反正到时候徐少你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吧。”楼天佑一脸头痛地挠了挠头,随即面色一变兴奋道:“不说这些伤脑筋的事情,徐少我给你说个好玩的吧。”

    “什么好玩的?”徐灵冲诧异地挑了挑眉头,他们这些大少聚在一起很少有什么正事,基本上就是变着花样各种玩,而楼天佑这家伙,是玩心最大的一个。

    “慕容真那不长眼的骚女人,被我一杆子踩到迎新阁去了,而且还让人把她摁成了青云阁新人,以后就算从迎新阁出来,也只能去青云阁那种废材收容所窝着,徐少你说好不好玩?”楼天佑一脸邀功的嘿嘿笑着,得意的说道。

    不料,徐灵冲却是一头雾水道:“慕容真?那是谁?”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