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867章 康照明带路

    “待会午时之后就有新人挑战赛,刚好方便两位观察,不过本阁主有句话还是说在前头,两位如果真的找到那个林二,最好还是请执法堂出面,不要让本阁主难做。”胡云风郑重告诫道。

    这个林二如果真是迎新阁的人,不管他跟南天门和于哲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胡云风身为迎新阁阁主都不能坐视不理,除非执法堂出面,才可以把人带走。

    “胡阁主尽管放心,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本座心如明镜。”南天门点头道。

    “那好,本阁主还有点事情,就先失陪了,两位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问康执事。”胡云风临走之前,特地将康照明叫了过来,代为招呼两人。

    由于徐灵冲这位大少照拂的缘故,康照明如今在迎新阁混得着实不错,就算是他这个炼丹师最不擅长的新人挑战赛,也因为等级领先其他新人一大截的缘故,始终能够游刃有余。

    如今放眼所有冲天阁新人,实力能够稳稳凌驾于他康照明之上的,就只有钟品亮一个,而钟品亮在徐灵冲吩咐下又不能为难康照明,所以如今康照明混得可谓风生水起。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之后,冲天阁其他新人都会通过各自的途径索取丹药,很快也都能冲击筑基,到时候康照明就算有徐大少照拂,也未必能够像现在这样一枝独秀,但至少现在,还是他康照明说了算。

    听完南天门和于哲两人的来意之后,康照明忽然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位于师兄。你真的确定林逸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林二?”

    “当然确定,康执事为何这么问?”于哲奇怪道。

    康照明故作高深道:“其实南天勇前辈的事情,小弟也有所耳闻,其实那个林二用的招式,跟小弟所知道的一个招式非常像。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听过只有炼丹师才能使出来的丹火炸弹?而凑巧的是,林逸刚好就是一个炼丹师。”

    “丹火炸弹?”南天门和于哲齐齐一愣,他们虽然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这种武技,但顾名思义,这必然是利用丹火的招式,只有炼丹师能够使用并不奇怪。

    只是。炼丹师的实战能力可是出了名的羸弱,一招丹火炸弹难道能够如此变态,秒杀南天勇这个筑基后期巅峰高手?

    见两人还有犹疑,康照明连忙继续道:“两位别不相信,丹火炸弹这一招在实战中用处不大。但是威力却是十分惊人,如果之前蓄力时间够长的话,阴死谁都不奇怪。”

    “此话当真?”南天门和于哲对视一眼,康照明描述的这个特征,跟当天林二的举动倒是颇为吻合,别忘了在出来对付南天勇之前,这家伙可是特意在洪氏商会滞留了一个时辰之久,搞不好就是在憋这个什么所谓的丹火炸弹。

    “小弟敢有半句假话。天诛地灭!”康照明信誓旦旦道,他这么殷勤热心,意图不言而喻。就是为了往林逸身上泼污水。

    林逸到底是不是这两人要找的那个林二,他并不知道,但就算林逸不是,康照明也会想方设法往林逸身上推。

    反正对他来说,就算失败也不会损失什么,而万一这两人听信自己的话。不分青红皂白就一掌把林逸拍死,那岂不就赚到了?

    康照明都这么赌誓了。南天门和于哲再不相信他,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何况这家伙说的确实有一些道理,就算于哲之前已经确认过林逸的样貌跟林二完全对不上号,但是以防万一,还是要再设法确认一下。

    此时距离挑战赛稍微还有一点时间,南天门和于哲决定现在就去试探林逸,毕竟如果等到挑战赛开始,到时候所有新人都聚在一起的话,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再想试探林逸,那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两人提出这个想法,康照明当然是求之不得,当即就将他们领到林逸如今所在的山下一号洞府跟前,然后在两人动手之前,主动抽身而退。

    以三大阁对新人的重视,任何人不经许可对新人动手,那都是要受重罚的,何况康照明并不知道南天门和于哲俩人到底会下多重的手,万一失手直接把林逸打死,搞不好就会引起震动。

    这个结果虽然对于康照明来说喜闻乐见,但是如果他在场的话搞不好也要被连累担责任,还是早走为妙,反正他已经成功将祸水引到林逸头上,是被揍一顿了事还是直接被杀死,那就看林逸命好不好了。

    反正今天这个闷头亏,林逸这个装逼货是吃定了!

    “你来。”南天门对着于哲扬了扬下巴,示意让于哲动手。

    于哲脸上顿时一阵为难,擅自对迎新阁新人出手,这事真要闹起来的话,罪名可是不轻,而他们如今还只是怀疑林逸而已,远没到确认的份上,就这么冒然出手试探的话,这代价未免有点大吧?

    南天门看出了于哲的为难,当即道:“有什么后果本座替你担着,快点,别浪费时间。”

    此时刚好四下无人,但是如果再过一会,等到新人挑战赛快开始的时候,其他新人估计都会走出洞府聚集,那时候再想试探可就没机会了。

    无奈之下,于哲只能硬着头皮触动了山下一号洞府的禁制,而片刻之后,林逸便打开了洞府大门,看到站在面前的于哲,不禁愣住了。

    莫非身份暴露了?林逸心中不由一个咯噔,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不过随即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就算这家伙认出自己就是那个林二,以对方这点实力难道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主动上门找自己麻烦?

    别说对方区区一个筑基中期的冲天阁内门弟子,就算是换做南天门亲自来,也不敢光天化日就这么对自己动手吧?敢在迎新阁的新人洞府,擅自袭杀迎新阁新人,执法堂第一个饶不过他!

    而在于哲触动洞府禁制的时候,南天门就已经闪到远处角落,所以此刻林逸看到的,就是于哲只身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