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819章 招牌绝技

    林逸不禁对他的恶趣味有些无语,然而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眼看就要被五行杀气和雷电之力折磨崩溃的西山大能忽然发出一声非人的嘶吼,等林逸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家伙赫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他刚才所在的地方还留下了一点东西,林逸仔细看去顿时一惊,赫然竟是一条血淋淋的手臂。

    逃了?林逸看着这一幕不由有些咋舌,邪修果然是狠啊!

    为了摆脱五行杀气竟不惜自断一臂,虽说这是最简单有效的手段,可是能有如此魄力做到这一步的人绝对不多见,没看出来这西山大能倒真是一个狠人!

    放眼四望,林逸再也找不到西山大能的人影,除了地上那一天血淋淋的断臂,其他地方连半点血迹都没有留下,就跟凭空蒸发了一般。

    “看样子是真的逃走了……”林逸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可惜,这西山大能明摆着要置自己于死地,无论如何都得将其除掉,否则日后就会多一个不小的隐患,可是别看他刚才表现得似乎很轻松,其实已经手段齐出竭尽全力了,对方用出这种壮士断腕的脱身手段,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打眼扫了一圈,再无发现任何异动,林逸当即准备继续赶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四面八方一股强大黑气冲天而起,其中透出的血腥和邪恶令人喘不过气来,原本已经大亮的天色眨眼变得浑浊不堪,伸手不见五指。

    林逸顿觉不妙,毫不犹豫施展超蝴蝶微步离开此地,虽然刚才几乎完全是单方面吊打对手,可是仍然不能有半点大意,小瞧任何一个玄升后期的玩命反扑都与自杀无异。

    虽然身处黑暗之中,但是并不能隔断神识感知,锁定方向之后林逸迅速闪身,超蝴蝶微步的速度毋庸置疑,片刻之间便能窜出十里之外。

    然而诡异的是,无论林逸怎么闪身都始终摆脱不了黑气的笼罩,林逸心下顿时有些骇然了,这黑气总不可能将周围百里的地方都给笼罩进去了吧,那得是多可怕的实力?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林逸自己否决了,因为神识感知告诉他,这黑气的笼罩范围顶多不过五里之地,之所以始终无法摆脱,纯粹只是自己在动的时候,这股黑气同时也在跟着急速移动罢了。

    可是为什么不见西山大能?林逸心下暗暗疑惑,他在黑气之中并没有探查到西山大能的身影,要不然他早就用五行杀气和雷电之力继续招呼这家伙了。

    难道说那家伙只是放出这团黑气困人,而他自己则趁势逃掉了?这倒不是没有可能,可是这股黑气既然能够移动,那背后总得有人操控吧,总不能西山大能只是在自己身上做了个标记,从此让黑气一直跟着自己吧?

    “那我岂不是见不了光了?太操蛋了吧!”林逸想到这里不由一阵无语,虽说可以用神识探查四周,这股黑气并不能真正阻碍自己的行动,可是任谁在这黑乎乎的环境下待久了也会烦啊,这样还怎么见人?

    尤其是这股黑气充满了血腥和邪恶,一时半会儿倒还没什么影响,但时间长了呢,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副作用?

    “放心,你以后用不着见光了,因为你很快就要去见阎王,桀桀桀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正是销声匿迹的西山大能。

    林逸顿时一惊,敢情这家伙并没有逃跑,而是一直潜藏在自己周围,可是为什么自己神识没有发现他?莫非这股黑气不能阻断神识,但却可以起到迷惑效果,令自己神识对近在咫尺的西山大能视而不见?!

    “阎王?我跟他不太熟,还是先麻烦你帮我打个招呼吧!”林逸一边戒备着周围一切,一边冷笑道:“我看你为了保命连手臂都不要了,还以为是个知道进退的聪明人,没想到居然还敢留下来装神弄鬼,难道你们邪修的脑子都这么不好使吗?”

    “哼,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你真以为老夫会逃跑?”西山大能的声音顿时又气又怒,看样子是被林逸这话给刺激到了,咬牙切齿道:“老夫承认确实是小看你了,区区一个元婴后期竟能把我逼到这份上,逼得我自断一臂!这样正好,老夫今天就让你好好开开眼,让你见识见识我们西山派的招牌绝技!”

    “西山邪派的招牌绝技?难道就是自己断自己手臂?好厉害啊,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有几条手臂,这要多修炼几次那还不得把自己五马分尸啊?”林逸心下暗暗提防,嘴上却是毫不留情的刺激对方神经,只要让对方冲动暴怒,就有机会找出破绽一击毙敌。

    “桀桀,看样子你是真没见过世面啊,连我们最强大的血祭都不知道,那就等着死不瞑目吧!”西山大能话音落下,周围这股黑气之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郁扑鼻,甚至隐隐有要变红的趋势,给人的感觉就如陷在血污之中一般,不仅极其恶心,而且举步维艰!

    玉佩预警声猛然响起,林逸顾不得揣测到底发生了什么,毫不犹豫闪身逃走,只是这一次身法速度大受影响,只能堪堪达到刚才的一半,而这股化为血污的黑气却如跗骨之蛆,一时间根本无法甩脱。

    “这个时候还想逃?老夫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进行血祭,你这个狗东西以为还能逃得掉?再愚蠢无知也要有个限度吧!桀桀桀桀!”西山大能冷笑不已。

    林逸心中大急,对方口中的血祭一听就是无比邪恶强大的招数,说不定就是他们这些邪修压箱底的搏命底牌,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玄升后期的邪修高手,这玩起命来真不是好对付的。

    如果能够锁定对方位置那倒还好,仗着源源不断的真气优势,林逸倒是不怕跟这家伙对轰,大不了以伤换伤,自己肯定吃不了什么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