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897章 你自己不信

    见林逸一边靠真气防护死死顶住自己的黑剑,一边做出想要反击的动作,看起手跟刚才的狂火拳毫无区别,常来廷顿时乐了:“又想靠单系属性武技跟我对抗?刚才没出全力才让你逃过一劫而已,真是不知死活,蠢得不可救药!”

    然而等林逸真正出手之后,常来廷脸色立马就变了,这可不是刚才的单系狂火拳,而分明是融合了火系和土系两种属性,而且是跟他爆剑一样产生了质变的双系武技,扑面而来的不是火焰,而竟是声势骇人的狂爆岩浆!

    这一幕着实把常来廷吓了一跳,知道自己有点小瞧这个北岛废物了,对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土鳖,而是憋着想要扮猪吃虎的阴险家伙啊!

    “我是三系,你只有两系,就你也想拼过我?!”常来廷大吼一声,爆剑威力随之发挥到极致,虽然主要目标是林逸,但周围数十里之内都受到了惨烈波及。

    王心妍几个倒是没有受伤,可是那满地的天材地宝却遭殃了,只这一下就被炸得干干净净,令人面面相觑,这混蛋是真特么暴殄天物啊。

    然而即便如此,常来廷这一次仍然没能在林逸身上占到便宜,林逸临时组合出来的狂暴岩浆被他炸得干干净净,但是他自己也岩浆逼得步步后退,从场面上看起来他非但没有占便宜反而是吃亏了,毕竟他可是被林逸生生逼退的!

    “怎么可能?你一个北岛废物竟能挡下我的爆剑?”常来廷看向林逸的目光终于多了几分忌惮。

    “也许只是运气好而已,要不要再来试试?”林逸语气淡淡道,刚才这一记狂暴岩浆拳是他临时组合出来的招式,威力比起单系属性的狂火拳确实强了不少,多系属性武技确实要比单系属性武技强大,这一点果然不假。

    “哼,当然是运气,你以为还真是我的对手不成?区区一个北岛废物,你算哪根葱!”常来廷冷笑一声再次仗剑来袭,这一次他用的仍然是爆剑,不过却不再是刚才那样单纯的直刺,而是配合用上了一种极度狠辣的剑法。

    如果说过他普通剑招威力是五的话,那么爆剑的威力至少是二十,而今在配合用上这套以伤换命的狠辣剑法,威力甚至已经逼近三十,这才是他常来廷的真正实力。

    林逸目光微微一凝,确实有几分本事,如果不是遇上自己,其他一般的玄升初期高手还真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心念一动,林逸这一回将试验更进一步,在刚刚临时新创的狂暴岩浆拳之外,又额外融进了一种属性,雾。

    没等常来廷仗剑近身,便见狂暴岩浆扑面而至,刚才他已经领教过一次,知道这东西威力丝毫不在他的爆剑之下,心下忌惮连忙侧身避开。

    然而没想到的是,不知何时他身周四面八方竟已都被狂爆岩浆团团围住,常来廷顿时大惊失色,满脸惊骇不可置信。

    要知道玄升期高手这种融合了多种属性的崭新武技虽然威力巨大,但却极度消耗真气,即便以他的底蕴顶多用上十几次爆剑杀招就要精疲力竭,而对方这狂暴岩浆既然能够跟他爆剑对轰,真气消耗也绝不会少到哪里去。

    可眼前这景象,狂暴岩浆竟是铺天盖地,密密麻麻比起刚才多了至少一百多倍,这家伙区区一个新晋玄升初期,怎么可能使得出这么大范围的杀招?就算勉强能使出来,难道就不怕力竭而死吗?

    形势危急,常来廷已经顾不上想太多,眼见这些狂暴岩浆铺天盖地的砸过来,连忙挥舞黑剑抵挡,他并不擅长什么防御武技,一旦被这些狂暴岩浆伤到后果不堪设想。

    一剑劈开眼前一道狂暴岩浆,常来廷突然愣住了,居然没有任何实体触感,这是一道虚影?

    “哈哈,原来是虚张声势!”常来廷顿时就以为识破了林逸的手段,难怪能够弄出这么多铺天盖地的狂暴岩浆,如果都是实体这小子估计早就累死了,原来竟只是一些毫无杀伤力的虚影而已!

    “是吗?好心提醒你一句,太过大意可是会死人的哦。”林逸站在一旁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笑道,这些狂爆岩浆虚影说白了就是多了雾属性之后凭空制造出来的雾影,确实只能算是一个障眼法,但是谁说这里面就全都是雾影了?

    “少在那大言不惭了,就你这种北岛废物还想杀死我?”常来廷都被气笑了,知道这些狂暴岩浆只是虚影之后他便丝毫不复惊慌,竟是不管不顾的横穿虚影,黑剑直指林逸咽喉,毕竟防守可不是他的风格,进攻才是他的本命。

    然而没等他攻到林逸身前,后背猛然便挨了一击,火辣辣灼痛无比,毫无疑问正是狂暴岩浆。

    常来廷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这还是他小心为上弄了一层防护真气的缘故,即便这样都吃了大亏,否则的话,只这一下估计就要被洞穿背心,当场毙命!

    “都说了不要太大意,你自己不信,这可怪不了别人。”林逸无奈的耸了耸肩,他说这么多其实真是在帮对方,这才到三种属性而已,他还有很多想要试验的东西呢,难得遇上一个试验对象可不能就让他这么死了。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常来廷又痛又气,此时他仍然被困在层层狂爆岩浆之中,吃了大亏之后顿时就不敢再掉以轻心了,他知道这里面估计九成都只是虚影,可是他不得不防啊,万一里面再来几下真的,他不死也得废了。

    黑剑舞得密不透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常来廷吃了这次亏之后,背后灼痛刺激下连最起码的判断力都难以维持,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些所有来袭的狂爆岩浆都给劈开,他已经管不了是真是假了。

    他的剑法确实高深凶悍,只可惜却是一门纯攻型剑法,用来防守实在是有点驴唇不对马嘴,仅仅坚持了不到数息工夫,就再次被混杂在重重虚影之中的狂爆岩浆同时砸中胸口和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