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04章 草盲

    只要他曾经见过听过,稍微花点时间就一定能滴水不漏的还原出来。

    “怎么样?”林逸连忙问道。

    “这是当年龙族大会的时候一条雷龙留下来的种族信息,其中就提到过这个雷葬之城,照他所说,这里所谓的雷葬其实就是给强大雷系灵兽最高规格的死亡仪式!”鬼东西说道。

    “雷葬竟是一个死亡仪式?”林逸吃了一惊,之前听联盟会长那危言耸听的描述,他还以为雷葬其实就跟海啸地震一样,是雷动平原岛这里独有的自然灾害呢,没想到竟是一个死亡仪式。

    “不错,外人看到的雷葬,其实就是来自于这个雷葬之城,虽然有时候也会波及到外围地域,让外面那些雷劫突然之间威力大增,但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雷葬,只能算是因为雷葬而引起的一些周边反应,就像你们世俗界每次刮台风,都会伴随着刮风下雨一样。”鬼东西解释道。

    跟真正的雷葬相比起来,这些都只是小意思了?”林逸若有所思道。

    “那是自然,真正的雷葬范围只限于这雷葬之城,是不会覆盖到整个雷动平原岛那么夸张的,当然对于你们一般的人类修炼者来说,即便只是那些受到影响而突然变强的雷劫也已经很致命了,是不是雷葬倒也没什么区别。”鬼东西道。

    “那前辈你可知道这雷葬是怎么来的?”林逸又问道,既然是固有的死亡仪式那肯定得有主导,就如世俗界的天葬,过程虽然简单,但也至少得有人将尸体拿到特定地点,并且引来鹰鹫之类的凶禽猛兽才行。

    “据说所有雷系灵兽将死之前,都会主动进入雷葬之城,然后自发引动雷劫施行雷葬,跟最强大的雷电力量死在一起,这才是它们最理想的归宿。”鬼东西语带唏嘘道。

    “那这么说的话,我还真不能进去了?进去没准儿就被劈死了……”林逸忍不住心生犹豫道。

    虽然凝聚成了史无前例的复合八灵根,尤其一次雷击堪比小雷劫,这让他自信心大涨,但也还没爆棚到连雷葬都不怕的地步,林逸现在的实力可以轻松应付一般强度的雷劫,甚至十倍雷劫他也能皱皱眉头扛下来,可是谁知道雷葬是什么威力?万一远远超出自己的承受上限呢?

    “话是这么说不错,不过你进去看看也行,我还从没来过雷葬之城呢,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想去见识一下雷系灵兽的墓园吗?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哦!”鬼东西却是怂恿道。

    林逸听得心头一热,抛开养玄草不提,这里既然聚集了一大堆强大雷系灵兽的尸体,单是它们身上估计就能得到很多好东西了,这个诱惑比起养玄草只大不小。

    “可万一要是死在里面了……怎么整?”林逸总算还没被冲昏头脑,利益跟风险总是成正比的,里面好东西越多就表示越凶险,这一点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应该不能,里面最大的威胁不出意外就是雷葬,而你小子却有雷属性,对雷电的耐受力估计都跟雷系灵兽差不多了,甚至一般的雷系灵兽还比不上你,毕竟你小子可是雷系属性主导的复合八灵根。”鬼东西啧啧称叹道。

    “这倒也是。”林逸想起了之前被闪电雕劈中的那一幕,挨了它一记闪电屁事没有,估计其他闪电雕也不过如此了。

    “到时候实在不行你就逃跑呗,你速度那么快,一般东西可追不上你,就算雷葬再怎么厉害,你稍微扛两下就能逃出来了,总不至于丢掉小命。”鬼东西继续劝道。

    “好吧,都说好奇害死猫,前辈你这好奇心也够强的,为了让我进去看看能想出这么多理由,也真是难为前辈你了。”林逸在心里吐槽道。

    “嘿嘿,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去见识一下怎么行?再说我又不会害你,你小子要是死了,我也得跟着完蛋。”鬼东西撇嘴道。

    “没看出来前辈你还是个探险家!”林逸呵呵一笑,其实从鬼东西当年为了寻找灵兽之王血脉,不惜冒着元神俱灭的危险降临世俗界就看得出来,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而且魄力十足,眼前这雷葬之地在他眼里估计也就是小意思了。

    林逸朝王心妍几人点了点头,随即一咬牙纵身跃下,身影很快消失在重重迷雾之中,再也不见丝毫踪迹。

    “这地方总给我一种十分不祥的感觉,希望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王心妍看着林逸消失的地方担忧道,她修炼的心法乃是东海神尼一脉相承,对于吉凶的预感一向很准,只是她并不会占卜之类的高深手段,单凭这点预感显然是劝不住林逸的。

    “嗯嗯,我也觉得怪怪的,直觉告诉我里面很凶险。”黄小桃入门时间虽短,但她各种试炼经验极为丰富,直觉也是很准。

    “你们不用这么担心吧,这可是林大师啊,又不是一般人,肯定没事的,咱们还是去找养玄草吧!”鲁小钟大大咧咧的安慰了一句,随即就迫不及待想要去找养玄草,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东西,然而没走两步他就傻住了,转过头弱弱的问道:“养玄草长什么样来着?”

    王心妍和黄小桃顿时被他逗乐了,哭笑不得道:“之前不是看过倪彩月那一株吗,这么快就忘了?”

    “那个……不瞒两位姑娘,其实俺小小鲁是草盲……”鲁小钟可怜兮兮的挠着头皮道。

    “草盲?”王心妍和黄小桃相视一愣。

    “意思就是完全分不清各种灵药,大多数灵药在俺小小鲁眼里都跟野草没两样,基本上没有区别,俺老爹也是一样,所以俺家所有灵药都是买的,很少靠自己采摘,要不然就算采回来一大堆那也都是野草,以前没少干这种事儿……”鲁小钟苦着脸道。

    王心妍和黄小桃闻言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才总算把肚子里的笑声给憋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