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27章 鼎城首席炼丹师

    不愧是超级高手云集的东洲,哪怕只是一个黄阶学院联盟,竟然也有如此惊人的实力底蕴,当真非同小可!

    那个领头的开山中期高手看样子应该就是护卫队长,他一声令下,当即就要两个开山初期高手一左一右走向林逸。

    林逸在这一瞬间心念急转,说实话,这次巨头之路试炼不仅让他成功晋级玄升,而且还掌握了如此强大的雷电之力,眼下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时候,可是再有自信,此刻突然面对两个开山初期巨头还是压力山大!

    毕竟这俩人可不是之前那两个倒霉祭酒,雷霆千爆可以对付玄升后期,可要说连开山初期的巨头境高手都能一并对付,那就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别说其他人不信,就连林逸自己都不太相信。

    可是,这种情况明显于己不利,林逸总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吧?

    反抗不行,不反抗更不行,林逸这下顿时就有些进退两难了,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他倒不是后悔收拾了常来廷和那两个倒霉祭酒,而是在后悔收拾完这仨人之后,自己为什么不全力逃回宝船上去?

    如果此刻自己身在晨星学院的宝船,那么就算是学院联盟护卫队,也不好就这么直接当众拿人吧?顶多就是扯皮而已。

    失策了!林逸暗暗叹息,正准备决断之时,身后忽然有人站了出来,是鲁小钟。

    “凭什么抓林大师!是他们闹事在先,林大师只是正当防卫而已,这一点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鲁小钟扯着嗓子大叫道。

    虽说如此近距离面对这么多开山期巨头,他跟其他人一样有点站不住脚,但他可不是一个怕事的主,何况他自己老爹就是一个开山期巨头,实力比起这些人甚至还要强一些,打心眼里就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

    林逸见状不禁有些感动,他跟鲁小钟说起来其实并没有多少交情,顶多也就是在巨头之路稍微关照了一下而已,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好处,这个时候能够不畏强权的站出来替自己辩护,实在是难能可贵。

    “对,林逸无罪,你们凭什么抓他!”王心妍和黄小桃也连忙跳出来挡在了林逸身前。

    “怎么?你们也想被抓?”为首这位护卫队长眼睛一眯,冷冷的看着三人,威严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不悦和暴戾,甚至是杀气。

    身为学院联盟仅有的武力编制,联盟护卫队的权力非同小可,杀人只是其中最基础的一项职权。

    只要随便拿出一个理由,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任何一家学院的弟子,所以若敢有半点违抗,他们就算在这里将林逸几人全部当场格杀,那也都是白死,晨星学院连事后追究的资格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感受到护卫队的杀气之后,早就逃得不知道什么犄角旮旯去了,不过鲁小钟却是出奇的硬气,梗着脖子道:“我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问问而已,难道还不行了?我们晨星学院弟子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吗?”

    联盟护卫队长身为开山中期高手,根本不屑和这种小人物废话,当即冷冷下令道:“全部抓起来!”

    这种时候没有说全部当场格杀,他已经是很客气了,当然他也不是傻子,真要是二话不说就下杀手,晨星学院就算明面上无法追究,但私下里肯定会对他恨之入骨,晨星三巨头可不是好惹的人物。

    眼看着那两个开山初期高手就要动手,林逸眉头一皱,他从来没有束手就擒的习惯,当初只有金丹期实力就敢跟西山老宗叫板,更何况是现在?

    说实在的,以林逸如今玄升初期的实力,面对这些开山期巨头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真要发起狠来未必就没有一拼之力!

    正当林逸准备发狠之时,远处忽然传来一个严厉且有些耳熟的声音:“干什么呢?把路都堵住了,还不赶紧让开!”

    众人闻声看去不由又是一阵低声惊呼,难怪会觉得声音耳熟,原来是那个年轻相的联盟会长。

    见到联盟会长之后,这位开山中期的护卫队长顿时就矮了一头,表情敬畏的行了一礼之后,才恭恭敬敬的禀报道:“会长,这里有人斗殴,我正在处理。”

    “那还不快点?把路堵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联盟会长瞪了他一眼,随即又带着几分刻意而为的谦恭,转头向其身旁的一个女人赔笑道:“臧大师,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

    “哼,没什么。”女人冷冷的哼了一声,此女虽然保持着年轻的面容,但从其气质很容易就判断出来,这绝对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女人,而且脸上毫不掩饰的倨傲和刻薄,似乎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要低上一头,包括身旁这位联盟会长在内。

    “请,请。”联盟会长嘴角微微抽了抽,示意护卫队让开道路之后,连忙请女人先行。

    其实他自己也是傲气十足的人,而且论实力远在对方之上,如果不是这次事情有求于这位臧大师,他才不会如此低声下气,说不定早就当场翻脸了。

    女人倨傲的扫了一众开山期巨头一眼,这才姿态高昂的从他们中间走过,这群开山期巨头在她眼里,估计也就是一群看家护院的保镖而已,那种不屑和鄙视几乎就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

    然而,没等她将高贵夫人的范儿维持到底,等眼角瞥到前方的情形之后,顿时整个人都惊住了。

    下一刻,女人便风一样冲到了常来廷跟前,将这一身焦味的家伙抱了起来,惊叫道:“廷儿你怎么了?廷儿你醒醒啊!这到底是谁干的?!”

    众人看到这里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身份,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就是常来廷的母亲,鼎城学院首席炼丹师臧自立!

    “谁敢打我孩儿,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臧自立此刻已经彻底没有了刚才的贵妇范儿,整个人就跟受了伤的狮子一般,变得歇斯里地,面目狰狞的怒吼道:“到底是谁?快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