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36章 都是咎由自取

    “我……”倪彩月下意识看了林逸一眼,随后才缩了缩脖子回答道:“我叫倪彩月,是东华学院的弟子。”

    “好,那你告诉我,他是不是玄阶一品炼丹师?”联盟会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他是玄阶一品炼丹师?”倪彩月闻言顿时一惊一乍的跳了起来,也就是周围有神识屏障,要不然这一嗓子估计整个码头都能听到。

    “你不知道?”联盟会长皱眉看了林逸一眼,他还以为这女人既然是一伙的,那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谁想到竟是这种反应。

    “我不知道啊,他又没有跟我说过,我只知道他是一个炼丹师。”倪彩月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很厉害的炼丹师。”

    “哦?怎么个厉害法?”联盟会长闻言眼睛一亮道。

    “他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内就炼制了七枚养玄丹,而且只用了四份材料哦,是不是很厉害?”倪彩月一脸俱有荣焉的得意洋洋道。

    林逸听得一头黑线,这傻小妞真是一点戒心都没有啊,这种事情是随随便便就能跟别人说的吗?之前屡屡被常来廷这些人纠缠真是一点都不冤枉她!

    不过话说回来,他对此也是早有预料,让联盟会长去找倪彩月求证本身就是打着这个主意,若非如此很难让对方相信自己是玄阶一品炼丹师,毕竟这种事情口说无凭,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行。

    “真的?”联盟会长闻言顿时就激动了,四份材料炼制七枚养玄丹,而且还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七品炼丹师能够做到的,一旦此事的真实性能够得到证实,那玄阶一品炼丹师就毋庸置疑了。

    “当然是真的,养玄草还是我在这里面找的呢,诺,这三枚养玄丹就是他炼制的。”倪彩月说着就掏出了三枚养玄丹。一副生怕对方不信的表情。

    林逸越发无语,虽然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可是像倪彩月这么不长记性的家伙实在是不多见,这傻小妞难道就不怕对方见财起意吗?!

    不过话说回来。倪彩月倒也不是真傻,她拿养玄丹这个动作还是很小心,刻意用身体挡住了周围众人的视线,只是让联盟会长看到而已,以联盟会长这样的实力和地位。自然不会去觊觎她区区三枚养玄丹,如果不是拿去送人,这种丹药对他来说压根就没用。

    看着倪彩月手上的三枚养玄丹,联盟会长陷入了沉默,脸上难掩震惊之色,他当然知道巨头之路出产养玄草,而且这三枚养玄丹成色十足丹味充盈,确实不像是那些炼制已久的成丹,而应该就是炼制不久。

    也就是说,这个倪彩月所说的话。基本可信。

    事实上,从倪彩月自报家门的那一刻起,她其实就不太可能说谎了,因为这种谎话很容易就被拆穿,而一旦拆穿之后,联盟会长的怒火可不是她区区一个玄升初期的弟子能够承受得了的。

    沉默片刻之后,联盟会长突然态度大变,转头对着林逸赔笑道:“林大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黄阶学院联盟会长庄一凡。刚才真是冒昧了,还望林大师多多见谅。”

    林逸将他变脸的过程看得真真切切,闻言不禁心下暗笑,东洲这些大人物果然比其他天阶岛的那些大佬势利得多。其他天阶岛的大佬多少都要自重身份,无论做点什么事情都要拿着架子,可东洲这些人明显不同,几乎每一个都有变脸绝活,林逸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个庄一凡身为联盟会长,本来位高权重傲气十足。之前试炼动员的时候甚至都不屑于让一众黄阶学院弟子知道自己的名号,那种傲气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

    然而如今却主动赔笑自报家门,再加上他之前对臧自立低声下气的作态,可见此人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他的傲气也是看人的。

    “庄会长言重了,从头到尾你的处置应对并无失当之举,换我处在你的位置,想必也会做同样的选择,所以这点小事尽可不必放在心上。”林逸淡淡一笑道。

    虽然用这种语气跟庄一凡对话有点托大,不过他现在可是玄阶一品炼丹师的身份,要是不这么装腔作势,对方说不定还要疑心生暗鬼呢。

    “不愧是上官前辈和章大师的高徒,林大师不仅实力超然,更难得有此气度,堪称我东洲年轻人的楷模啊。”庄一凡笑道。

    他这倒不单纯是给林逸戴高帽,而是真的心有感慨,要知道越是天才便越有傲气,那些惊才艳艳的超级天才他没少见识,虽说确实出类拔萃,可是多少都有些眼高于顶的意味,单就这一点而言,进退得当的林逸至少甩开那些超级天才十条街。

    “庄会长过奖。”林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而看向躺在一旁人事不知的臧自立几人道:“那么今天这件事情,不知庄会长准备如何处置呢?需不需要我再给你一个交代?”

    “呵呵,林大师玩笑了,他们几位都是咎由自取,而且臧自立事前也说了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事,口口声声死了白死,我之前连劝都劝不住,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哪里还需要我现在来多此一举?”庄一凡翻脸这叫一个利索,别说替臧自立出头,这时候不上去踩一脚就算不错了。

    当然这也是臧自立这个女人太不会做人的缘故,以为自己是玄阶一品炼丹师,以为庄一凡有求于自己就可以摆高姿态了,就她之前表现出来的德行,但凡是个人都得窝火,何况是庄一凡这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林逸闻言一笑,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随即便见庄一凡扬手一挥,放声对旁边的联盟护卫队道:“你们把臧大师几个送回到鼎城学院的宝船上去,虽说是他们之间的私事,但放任他们躺在这里总不像话。”

    “是!”联盟护卫队的这些开山期高手明显有些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