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42章 晚宴邀请

    若是两者炼制方法差异不大,那林逸倒不用担心什么,经过升级的神农药鼎既然可以轻松炼制黄阶七品丹药,那么更上一层的玄阶一品自然也可以尝试一下。

    可要是两者炼制方法大相径庭,那就连尝试都不用尝试了,就算是让他徒弟青丹子尝试炼制,成功率估计都要比他这个便宜师父大得多,要知道纯论炼丹能力的话青丹子其实比林逸强得多,只不过他没有神农药鼎这样的炼丹神器而已。

    庄一凡等在旁边不敢打扰,片刻之后林逸忽然皱了皱眉,低声惊咦道:“嗯?金木土三系属性?”

    “怎么?林大师有发现什么问题吗?”庄一凡心头一跳连忙问道。

    “问题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林逸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不过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庄一凡还以为林逸没有炼制地固丹的把握,当即赔笑着宽慰道:“地固丹这种丹药太过偏门,林大师就算炼制失败也没关系,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如果连林大师都不能炼制的话,那其他人也够呛了。”

    他这是生怕林逸觉得难度太高,临时改变主意不给他炼了,毕竟地固丹十分罕见乃是实情,就算是玄阶海域的那些玄阶一品炼丹师,也未必就有这个把握炼制成功,因为地固丹的需求量实在太少,绝大数炼丹师根本就没炼过,所以谁也无法保证成功率。

    而对于庄一凡来说,成不成功其实倒还在其次,关键是有没有玄阶一品炼丹师肯帮忙炼丹,毕竟只要开炉炼了,哪怕之前从未炼过那也都有几分成功的机会,可要是没人愿意帮忙的话,那就连半分机会都没有了。

    “呵呵,有庄会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林逸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其实他刚才这声惊咦并不代表无法炼制,而是他在这丹方上发现了玄阶丹药和黄阶丹药一个根本性的区别。

    众所周知,黄阶丹药对炼丹师本人的灵根属性并没有特殊要求,只要相应品级的炼丹师就可以炼制,但是这玄阶丹药却截然不同,它不仅对炼丹师的炼丹能力要求更高,甚至每一种玄阶丹药还有不同的属性要求。

    正如这地固丹,它在炼丹过程中所需要的并不仅仅是最基础的丹火,同时还需要与其材料相应属性的真气辅助调和,金系、木系、土系缺一不可,否则哪怕炼丹造诣再高,最后那一步也无法成丹。

    林逸暗暗点头,相比起黄阶丹药,这玄阶丹药的炼制过程明显要精细高深得多,而且因为每一种丹药对灵根属性要求都大不相同,凭空就多了一道十分艰难的门槛,估计很多玄阶一品炼丹师很可能只会炼制某几种丹药,而对另外那些属性不合的丹药就无能为力了。

    其实林逸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虽说玄阶丹药确实有着属性要求,但这个门槛并不是绝对硬性的,要知道想要成为玄阶炼丹师,就必须掌握一门炼丹师独有的高级技巧,那便是在炼丹过程中同时模拟各系基础属性真气。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满足绝大数玄阶丹药的炼制条件,否则真要是纯靠个人本身灵根属性的,那么一大半玄阶丹药都得失传了,就拿地固丹来说,必须同时具备金系、木系、土系还有火系灵根属性,而且还得是玄阶炼丹师,这种人天底下找得出几个?

    唯有掌握了同时模拟各系基础属性真气的高级技巧,才能满足大多数玄阶丹药的炼制门槛,否则就是扯淡。

    这是玄阶炼丹师的入门必修课,如果不能掌握这门高级技巧,那么永远也别想成为玄阶炼丹师,资历再深厚经验再老道都没用,这是横亘在黄阶炼丹师和玄阶炼丹师之间的一道天堑,许多黄阶七品炼丹师一辈子都跨越不了,只能望而兴叹。

    其实不仅是玄阶炼丹师,很多黄阶炼丹师也都掌握着类似技巧,当初白老大就曾说过只要通过相应口诀转换,就能达到模拟丹火的效果,比如不是水系灵根的炼丹师也可以模拟催化出水系丹火,只不过这种技巧只能单一模拟,想要同时模拟出各系属性就不可能了,两者之间完全是天差地别。

    这就跟小学生都能轻松掌握数字运算,却对高等数学只能望而生畏一样,两种技巧看似本质相同,实则有着难以逾越的巨大门槛。

    而如果只是单一模拟的话,显然是无法满足玄阶丹药炼制需求的,人家随便一种就是好几种属性,单一模拟怎么应付得过来?

    其他人想要成为玄阶炼丹师,就必须将这入门必修课修炼得炉火纯青,然而林逸却是一个例外。

    在此之前他连听都没听说过,自然不会这种高级技巧,不过他也根本用不上这种高级技巧,因为他本身就是八系灵根属性的怪胎,天然就能满足九成以上的玄阶丹药炼制条件,这道令其他人望而生畏的门槛对他来说简直就跟没有一样。

    庄一凡虽是辟地后期的大高手,但他毕竟不是炼丹师,自然不懂这里面的各种门道,见林逸这么表态顿时就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肯答应帮忙炼丹就好。

    “不管这次成功与否,庄某都在此先谢过林大师了,我已吩咐人准备晚宴,为林大师接风洗尘,至于炼丹之事不必着急,林大师尽可先好好休整一阵子再说。”庄一凡虽然心里急得不行,但面上还是不敢有半点催促,反而表现得十分善解人意:“刚刚从巨头之路出来,又跟臧自立这些人打了一场,想必林大师也累了吧?”

    “呵呵,那就有劳庄会长了,我晚上会过去的。”林逸淡淡一笑,至于后一个问题则直接略过不提了,真要把实话说出来他还真怕刺激到庄一凡,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换做其他人别说打不过臧自立,就算能打过,那也早已经累趴了,不过谁让他坐拥玉佩空间这样的作弊器呢,论耐力那是绝对的强项,庄一凡这位辟地后期的大高手也未必能比得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