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49章 化解学院恩怨

    有句话叫做畏而远之,反过来也可以理解成远则生畏,跟庄一凡这种大人物打交道,想要保持平等合作的关系就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否则一旦走得太近,很容易就会沦落为对方的附庸,到时候可就完全陷入被动,很难再有多少话语权了。¢£,

    彼此离得远一点,那还是平起平坐的盟友,庄一凡有点什么事都得礼下于人,可要是一旦离得近了,那就会成为对方小弟,老大让小弟帮忙那还用得着礼下于人吗?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庄某就不勉强了,林大师这次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庄某铭记在心,必有厚报。”庄一凡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忽然问道:“林大师,要说玄阶一品炼丹师我也曾经见过,可是一天成丹的却从没听说过,恐怕林大师应该不是玄阶一品那么简单吧?”

    林逸闻言不由暗暗失笑,庄一凡这反应就跟当初的青丹子如出一辙,只不过当初炼制的是七品大还丹,结果被怀疑成玄阶一品,现在炼制的是玄阶一品,结果又被人怀疑成玄阶二品了……

    当然,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林逸要是当场否认就太单纯了,跟庄一凡这种人打交道那当然是层次越牛逼越好,玄阶二品炼丹师的拉拢价值怎么也比玄阶一品高得多吧!

    不过林逸却也不会傻到直接就承认自己是玄阶二品,那样唬人倒是够唬人了,可万一人家顺势提出来帮忙炼制玄阶二品丹药呢?

    林逸这才刚刚能够炼制玄阶一品,要是尝试玄阶二品说不定连真气强度都不够,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么!

    “不敢当,玄阶二品目前还在冲击。”林逸高深莫测的淡淡一笑。

    他这一句回答绝对是令人遐想连篇,虽说是句实在话,可不知情的人听起来还以为他在谦虚呢。而且这句话连坑都给一起填了,庄一凡总不能求一个正在冲击玄阶二品的人炼制玄阶二品丹药吧?

    “果然如此,林大师果真是非同凡响,庄某真是眼拙了。”庄一凡顿时肃然起敬,单是玄阶一品炼丹师的地位就能和他相提并论了,这要是对方成为玄阶二品炼丹师,他甚至都不好意思平起平坐,最起码也得是敬陪末座啊。

    “哪里哪里,离玄阶二品还差一线呢,庄会长也知道到了这种层次。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出现难以逾越的壁障,咫尺天涯,也许一辈子都迈不过去,这种例子已经多得举不胜举了。”林逸的表现依旧显得十分“谦虚”。

    “是是,不过那是对其他人,对于林大师您这样的旷世奇才来说,所谓壁障也就是时间早点晚点的事情而已。”庄一凡心情激荡之下赫然已是用上了敬称,心思顿时就活络开了,要是林逸真能成为玄阶二品炼丹师。那对他来说又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以他如今辟地后期的实力,如果不是强行冲击辟地后期巅峰出了意外,正常情况下已经用不上地固丹这样的玄阶一品丹药,只有更高一层的玄阶二品丹药才能助他更进一步。

    本来这件事是遥遥无期。他庄一凡连找个玄阶一品炼丹师都要费尽心机,更何况是玄阶二品?

    不过现在林逸的出现却是给了他希望,虽然不是现成的玄阶二品炼丹师,可林逸既然能够一天之内就炼成地固丹。就说明距离玄阶二品已经不远,甚至可以说是指日可待了!

    林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而道:“庄会长。说起来我还有件事儿想请你帮忙呢。”

    “哦?林大师尽管吩咐,庄某必当照办。”庄一凡听到这话非但没有丝毫推诿,反而是眼睛一亮,他正愁卖给林逸的人情还远远不够呢,毕竟想要请动一个未来的玄阶二品炼丹师代价可是很大的,如果人情不够深,人家林逸到时候一口回绝了怎么办?

    “好,这事儿还真就庄会长最合适,在下就不客气了。”林逸点点头,指了指在座的柳子玉和李仁二人道:“晨星学院和晨骄学院的恩怨纠葛,想必庄会长是清楚的,我跟这两家学院又都关系不错,夹在这中间有点不太好做,所以就想请庄会长出面说说,让他们两家不计前嫌重归于好,不知庄会长方不方便?”

    “这可是好事啊,庄某最愿意做这种两头落好的和事佬了,他们两家学院的事情我听说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按我说早该握手言和了,林大师果然是个明白人!”庄一凡欣然应允,积极表态道:“那这样,等到这次巨头之路试炼结束,庄某亲自去两家学院走一趟,相信没人会不卖庄某这个面子吧?”

    “庄会长玩笑了,您若能亲自驾临那可是我们学院莫大的荣幸,由您出面发话,学院上下莫有不从!”柳子玉和李仁顿时受宠若惊,之前还以为庄一凡顶多就是让人传个话而已,没想到现在竟一口答应要亲自出面,林逸的面子果然是天大。

    “呵呵,那就有劳庄会长了。”林逸却是淡淡一笑,对这事儿表现得云淡风轻,否则要是跟柳子玉和李仁一样受宠若惊的话,之前这一派高人风范可就白装了。

    “哪里的话,这点小事说什么有劳不有劳的,林大师太见外了啊!来,咱们喝酒!”庄一凡有意想要借机跟林逸拉近关系,好话连连,频频敬酒,在他带动之下,全场气氛都逐渐热烈了起来,倒还真有几分庆功宴的氛围。

    而就在众人觥筹交错的同时,之前靠着飞行灵兽偷偷溜出去的包佐良和苏克生二人,此时赫然已经出现在鼎城镇,而且还如愿出现在了镇主府的迎客大厅。

    不过此刻两人都是一身狼狈,身上都还带着伤,谁让他俩硬闯镇主府呢,没被镇主府护卫活活打死都算命大了。

    “你小子这都出的什么馊主意啊?直接挑镇主府管家出手闹事,能不被他们往死了招呼吗?你看看,我腿都快被打断了!”包佐良一脸怒气的小声埋怨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