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50章 偿命鬼

    “包少,我提出这计划的时候你不也是点头同意的吗?”苏克生委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要不是这样,我们哪能这么快就有机会见到这位镇主?我估计就算咱们在外面大喊他老婆儿子被人杀了都没用,就算成功引起骚动,第一时间也肯定是被管家压下来,等咱们见到他的时候,估计黄花菜都凉了,谁敢保证姓林的会不会连夜就逃掉呢?”

    “这……”包佐良愕然无语,他自己就是城主儿子,这些城主府镇主府什么规矩他自己门儿清,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如果不打到最重要的那条狗,他们俩一时半会儿是很难见到偿命鬼的。

    两人悄悄话还没说完,大门之外忽然刮进来一阵疾风,风势之猛简直让他们两个玄升初期高手都要站不稳脚跟,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周围的桌椅摆设却纹丝未动,给人感觉就似一堵无形之墙将这个迎客大厅隔成了两个世界。

    包佐良和苏克生同时大惊,未等他们做出任何防卫动作,两只手忽然同时捏住了他们的脖子,一个雄壮的人影随之在狂风中显现出来,是一个面容奇丑却又极为残暴的中年男子。

    “你们说谁的老婆儿子被人杀了?”中年男子冷冷的看着两人。

    两人顿时吓得毛骨悚然,脖子被对方捏住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一味徒劳的疯狂挣扎,那两只手却始终纹丝不动。

    中年男子不为所动,直到两人脸色惨白都快断气了,这才终于把他们扔到地上,居高临下有如猛兽觅食一般盯着二人,把包佐良和苏克生吓得心惊胆战。

    “你……你是偿命鬼?”包佐良又惊又惧的看着中年男子,然后砰的一声,整个人就猛然倒飞了出去,不知死活。

    “说吧,如果你也不懂事的话,会比他更惨。”中年男子冷冷的盯着剩下的苏克生。

    “是是。常镇主。”苏克生压下心头恐惧,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两个是晨星学院弟子,他是包佐良,我是苏克生。我们俩都是刚才雷动平原岛过来的。”

    “你们参加了巨头之路?”常命归看了他一眼,他儿子常来廷就参加了这次试炼,否则要是换做以前他还未必会关心这种无关的事情。

    “不错,我们俩都是刚从巨头之路出来,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所以才想办法及时赶过来向您报信。”苏克生小心翼翼道。

    “大事?”常命归闻言顿时笑了,哈哈大笑道:“你不会是想说我的老婆儿子被人杀了吧?在黄阶海域这种人还不存在,尤其还是在联盟的地盘,小子,你该知道在我面前扯这种屁话会是什么下场吧?”

    “知道,当然知道。”苏克生连连点头,解释道:“在下也知道这事儿很离谱,可确实是当着各个学院弟子的面发生了,臧大师还是常公子,都被一个叫做林逸的人给打伤了。目前是生是死还真的很难说……”

    “你说什么?”常命归眼睛一瞪,庞大威压顿时就压得苏克生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几乎就被压得趴在地上,半信半疑道:“你的意思是庄一凡动了我的老婆和儿子?”

    虽然常命归十分自信,但是在庄一凡面前却还是要退让三分,这位联盟会长不仅实力深不可测,权力手段也是强悍霸道得一塌糊涂,在学院联盟地盘上上下下就只有他一个声音,雷动平原岛是联盟分部所在,如果不是庄一凡点头。那个什么狗屁林逸哪敢对自己老婆儿子下手?

    “这倒不是,常镇长您误会了,林逸是从北岛来的外来弟子,并不是学院联盟的人。更不是庄会长的手下。”苏克生连连摆手。

    “北岛弟子?北岛什么时候出了开山期弟子了?”常命归一脸怀疑的看着苏克生,虽然他不信有人会蠢到拿这种事来欺骗自己,毕竟这可是要拿性命做代价的,但是要说区区一个北岛弟子都有开山期实力,那未免也太夸张了。

    “不不,林逸并不是开山期巨头。他才刚刚参加完巨头之路试炼,现在明面上的实力境界就只有玄升初期。”苏克生连连摇头。

    “一派胡言!”常命归顿时就要发飙,偌大的客厅内再度狂风四起。

    “常镇主且慢,在下这些话句句属实,绝对没有半句虚言,林逸确实是以玄升初期的实力战胜了臧大师,这件事很多人都看到了,一问便知。”苏克生强作镇定道。

    常命归沉默良久,最终才缓缓开口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我没收到消息,反而需要你这个晨星学院弟子跑来通风报信?”

    苏克生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位鼎城镇大佬不像外貌这么简单粗暴,总算还听得进人话。

    “那是因为鼎城学院的两个带队祭酒也被林逸干掉了,所以那边是群龙无首,自然没人敢出头向您汇报。”苏克生恭敬道。

    话音落下,大厅内无形之中蓦然多了一股可怖的杀气,许久才听到常命归仿佛从地狱发出的嘶吼声:“林逸是吗?我去杀了他。”

    苏克生还想附和两声,结果一抬头,眼前空空荡荡,常命归早就没影了。

    雷动平原岛,众人仍旧沉浸在庆功宴的热闹氛围之中,忽然外面狂风大作,一头体型巨大的鬼眼金雕在狂风之中现出身形,随后下来的赫然便是鼎城镇镇主常命归。

    “常镇主且慢!”联盟护卫队的一众开山期高手瞬间出现在常命归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这里是联盟分部重地,没有庄会长的允许,任何人不得私闯!”

    “是吗?那你们杀了我啊?”常命归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迈步就朝宴会厅硬闯进去,一身的怒气和杀意已经近乎实质化了,他现在根本懒得跟人浪费口水,只想杀人。

    来此之前他去了一趟鼎城镇的战舰,臧自立和常来廷都很惨,直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唯一的好消息是还没有咽气,仅此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