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51章 你什么意思

    “常镇主,别让我们难做!”护卫队长挡在面前皱眉冷喝了一声。

    然而常命归连理都没有理他,一阵狂风之后,直接就已掠过他走进了宴会厅的大门,龙行虎步,肆意张狂。

    “怎么办?”一众开山期护卫同时看向护卫队长,就算常命归实力很强,但是他们这么多开山期高手不是吃素的,真要动起手来一个常命归绝对不是对手,要不然学院联盟花费巨资养着他们岂不成吃白饭的了?

    护卫队长伸手拦住了众人,常命归不按规矩硬闯联盟分部驻地,他确实有绝对的理由出手扣下,但这人实在是举足轻重,他还不想冒然招惹这样的人物,何况庄一凡本人就在宴会厅里面,常命归就算硬闯进去了又能怎么样?

    “谁是林逸?给我滚出来!”常命归刚一走进宴会厅就肆无忌惮的放开杀气,放声大喊道。

    一瞬间,本来气氛热烈的庆功宴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面带诧异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这个丑恶男子,有人认识他,有人不认识他,一个个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林逸微微一愣,虽然他不认识常命归,但是心中隐隐却已猜到了对方身份,毕竟从放倒常来廷和臧自立开始,这几乎就是必然会出现的局面,只不过他没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快而已。

    “你就是林逸?打我老婆伤我儿子的那个林逸?”循着众人关注的视线,常命归一下子就找到了正主,当即大步朝林逸方向走来。

    “不错,就是我。”林逸神情淡淡的站了起来,面对来势汹汹的常命归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淡淡一笑道:“怎么称呼?”

    “要死的人不用知道我的名号。”常命归冷笑一声,忽然身周无端的狂风大起,带着无比冷冽危险的气息袭向林逸。

    这是开山后期?林逸眼皮微微一跳,他早就想过这人既然有臧自立那样的老婆,实力绝对不会低。只是开山后期这个级别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这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抗衡得了的。

    其他不说,单单是这一道看似平凡无奇实在凶险无比的狂风,就已经非常不简单了。林逸自忖不动大招根本扛不下来,事实上即便动用雷葬这样的超级杀招,有没有一拼之力都难说得很,林逸心中那是一点底都没有。

    不过面对常命归突如其来的攻势,林逸却平静的跟没看见一样。非但不动,连眼皮都没有多眨一下,在旁人看来就跟被吓傻住了一样。

    然而眼看着林逸就要被狂风绞碎之时,这道凶险至极的狂风忽然之间化为无形,就跟刚才一切都是错觉一般,林逸忍不住看了端坐在一旁的庄一凡一眼,不愧是辟地后期的超级大高手,这一手润物细无声的手段可比常命归震撼得多了。

    “庄会长,你什么意思?”常命归的目光落在了庄一凡身上,虽然他极力表现得凶残桀骜。但是林逸分明能从他眼中看到难以言喻的忌惮,别的不说,至少在这黄阶海域,庄一凡这位联盟会长还是很镇得住的。

    “呵呵,常镇主,我还没问你什么意思呢?”庄一凡手上仍旧拿着酒杯,很是享受的抿了一口,看都不看常命归一眼,淡淡道:“擅闯联盟分部重地,擅自对我的贵客出手。尤其还是当着我的面,这不太好吧?”

    “这么说庄会长是要庇护这个姓林的小子了?”常命归并没有被吓住,仍旧神色不善的盯着林逸。

    “你说呢?”庄一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常命归顿时有些噎住,他一向习惯以势压人。可是这在庄一凡面前根本没用,无论实力还是权势,庄一凡都要比他高出一截,他拿什么来压?

    他本来并不觉得庄一凡真的会力保林逸,因为无论怎么看,为了区区一个林逸而得罪他常命归都不划算。利字当头,庄一凡这种人是不会感情用事的,可是谁想得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总不能真的当面跟庄一凡闹翻吧,那样一来吃苦头的只会是他自己,常命归毕竟是能够做到鼎城镇镇主的人物,绝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粗暴。

    “庄会长,你可是联盟会长,处事可得公平公正,要不然被人到处传闲话,恐怕你脸上也不好看吧?”常命归只能耐着性子道。

    “不错,是要公平公正,莫非常镇主觉得庄某不够公平公正?”庄一凡笑着反问道。

    “当然不够,就在你联盟分部的地盘,我老婆儿子都被这小子打得不知死活,尤其我老婆,好像还是你庄大会长费尽心机花了大代价才请来的吧?她在这地方出事,听说还是在你眼皮子底下出事,难道庄会长不该解释两句?”常命归冷冷道。

    “哦,常镇主是说这事啊,这个简单,本来呢于情于理庄某确实应该拦着点,可是令夫人的脾气常镇主应该比我清楚啊,她当众放言说不让我插手,还说生死勿论,你说庄某应该怎么办呢?”庄一凡不以为意的一笑。

    “她真这么说?”常命归愣了一下,他满以为这事背后必有庄一凡的授意,否则以臧自立开山初期的实力绝不至于吃这么大亏。

    但是现在这么一想,臧自立倒霉就倒霉在她开山初期的实力上了,以她的脾气绝不会把区区一个玄升初期放在眼里,尤其还看到自己儿子被人打成那个样子,她当众放出这种话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要不然就不是她臧自立了。

    谁会想得到一个堂堂开山初期的巨头境高手,竟会在一个区区玄升初期高手面前吃大亏?这种阴沟翻船的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别说臧自立不信,就是他常命归也不信。

    “常镇主若是不信,尽管可以去找人打听打听,不用找别人,找鼎城学院的那些弟子就可以了,他们总不至于替外人作伪证吧?”庄一凡淡淡的撇了撇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