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62章 凄惨的往事

    “哦,这个是江河海给的,你不必谢我。”林逸摆了摆手。

    秦月深深看了他一眼,她知道以江河海的能力根本拿不出雷玄丹,只有这位传说中的玄阶炼丹师,才能随便就把雷玄丹这种罕见丹药拿出来送人,所以林逸根本骗不了她。

    “那个……”秦月这时突然脸色一红,低下头弱弱道:“林大师你叫我过来,是要我报答你吗?”

    “什么?!”林逸闻言差点噎住,这都哪跟哪啊,自己看起来难道有那么猥琐吗?

    莫非自己猜错了?秦月见他这个反应明显愣了一下,心下暗暗犯起了嘀咕,还是说这位林大师是那种伪君子,明明做着龌龊事,嘴上却还要装清高?

    林逸看着她这个表情皱了皱眉,指着对面的位置让她坐下,语气严肃道:“我有一件事之前就想问你了,你跟那两个男弟子是什么关系?”

    “男弟子?”秦月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有些诧异道:“您是说齐东和陈强?”

    “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只是看你跟他们关系密切,所以才有此一问。”林逸淡淡道。

    他跟江河海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对于这个痴情男子颇为同情,而秦月之前的种种表现实在是令人心寒,林逸虽还不至于到义愤填膺的地步,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但心下总归还是会替江河海鸣不平。

    秦月闻言顿时陷入了沉默,低下头半天没有说话,林逸看得出来她在极力克制,但是止不住抽泣之声,房间内的气氛随之充斥着哀伤与悲愤,看来真是另有隐情啊。

    许久,秦月才猛然抬起头来,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平静之中带着决然道:“林大师,如果您见到江河海请帮我转告一声,就说我秦月已经死了,我对不起他。”

    “说你死了?”林逸眉头皱得更深了,正色道:“秦姑娘,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当着我的面说清楚,若有什么难处也可以想办法解决,还是说你确实做了对不起江河海的事情,莫非你背着他偷男人?”

    “我……”秦月闻言神色一黯,红着眼圈哽咽道:“我确实对不起他,我已经不干净了,我配不上他……”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林逸摇了摇头,心下暗暗替江河海不值,难为他想尽办法攒出一枚聚婴金丹,甚至还不惜托自己这个陌生人带过来,却不知秦月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秦月,他这份痴情实在是白瞎了。

    “我也不想的……”秦月无声的哭泣道:“我早已决定将这一辈子都交给阿海了,就算一百年一千年,我也会一直等着他,永生不悔!”

    “那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林逸皱眉道。

    通过之前的表现,他对秦月这话倒还是相信了几分,抛开其他不说,至少秦月对江河海肯定还是有情的,否则之前在巨头之路的时候她就不会托自己给江河海带丹药了,一枚聚婴金丹外加一枚养元丹,正常人哪会将这种丹药无缘无故的拿去送人?

    “因为我被人……”秦月说到一半明显有些犹豫挣扎,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咬牙将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我被人强上了。”

    “什么?”林逸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月,许久才沉声问道:“是谁?”

    “郑天光。”秦月虽然低着头,但她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林逸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咬牙切齿,这种恨意已经完全渗透进了骨子里,毕竟就是这个人毁了她原本可以美好的一生,逼着她一直沉沦到如今这副样子。

    “郑天光是谁?”林逸皱眉问道。

    “他是学院中的一个修炼二代,是学院二号炼丹师郑东升的儿子,以前经常跟包佐良他们混在一起,算是同一伙人。”秦月语气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平淡如常的叙述道:“从来晨星学院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被他盯上了,一连被我拒绝了三次之后,他就恼羞成怒给我下药,做下了禽兽之事。”

    林逸没有说话,只是隐隐觉得郑东升这个名字有些似曾相识的即视感,虽然应该没有听过或者见过,但感觉起来应该跟自己接触过的人有某种关联。

    “我在这里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事后也不知道该怎样反抗,更不知道该怎样报仇,所以只能寻死,但是几次都被人救活,最后就逐渐麻木了。”秦月平淡道。

    “那之后呢?”林逸问道。

    “呵呵,我从那之后就成了他的玩物,用自己的身体去换他手中的修炼资源。”秦月此时的心境已经堪称可怕,说起这种事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神情莫测道:“后来郑天光去了玄阶海域,我又被其他几个修炼二代盯上了,既然无力反抗,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干脆利用自己的姿色在他们几个男人中间周旋,以此来换取修炼资源。”

    林逸闻言愕然,秦月这个选择他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要说她不自爱未免太过风凉,可也不能说她做得对,只能无言以对。

    秦月将林逸的表情看在眼里,摇头苦笑道:“反正我都已经这样了,为了生存没有别的办法,我其实并不想活,但是我想在死之前为阿海做点事情,哪怕只是为他攒几枚丹药请人捎带过去,也能稍微弥补一下亏欠之心,否则我死不瞑目。”

    说完这些,秦月再次陷入了沉默,林逸看着她此刻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心生感叹,虽说对于她的选择并不认同,但是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是她的错,在东洲学院这种弱肉强食的地方,没有强硬的靠山和深厚的背景,确实很难生存。

    相比之下,王心妍、黄小桃和霍雨蝶的运气比她好太多了,其他的不说,她们至少都有一个强势且护短的好师父!

    无论东海神尼还是柳子玉,在各自学院那都是排名前三的高层大佬,有她们不遗余力的回护,即便是最强势的修炼二代也不敢动她们半根汗毛,就像包佐良,哪怕他是晨星城城主之子,也从不敢对王心妍动手动脚,除非他已准备好死在东海神尼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