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64章 准备离去

    甚至可以说,在林逸面前他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人家随便撇过来一个不满的眼神,他就得死无葬身之地,而且都不用林逸亲自动手,他老爹早就抢着把他绑去谢罪了!

    “林逸那种大人物应该看不上这个破鞋吧?”陈强皱眉道,林逸和秦月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天上地下,而且林逸身边又不缺女人,王心妍、黄小桃甚至还有晨骄学院的霍雨蝶,这些哪一个不比秦月好?这两人怎么会搞到一起去?

    “我也觉得不至于,可是你也看到了,他刚刚把骚蹄子叫到他房间里,谁知道他会不会是突发奇想要尝尝鲜啊?”齐东无奈摊手道。

    “这个……”陈强顿时也怂了,一旦真的让秦月搭上林逸这个超级大靠山,哪怕只是搭上这么一次,他们也都绝对不能再去招惹了,否则真要惹得林逸不高兴,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可是他俩跟秦月厮混了这么久,就这么放手却是万分不甘心,说实话对秦月还是很着迷的,毕竟论姿色秦月可算是一流,即便比不上王心妍也差不了太多,放眼整个晨星学院还真找不出几个能跟她相提并论的美女。

    “先看看吧,我估计林逸在咱们学院不会待太久,等他人走茶凉,到时候秦月还是逃不出咱们手掌心!”齐东沉声道。

    “嗯,暂时也只能这样了。”陈强点头同意。

    两人躲在角落里的这番对话自然没人知道,事实上就算林逸听到了也不会搭理,有青丹子罩着,又有王心妍和黄小桃这样的外援,秦月如果这样都还摆脱不了他们,那只能说明她自己太弱了,就算林逸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一直帮她,日后只能看她自己。

    次日一早,晨星学院宝船一派繁忙景象,李仁正带着一众晨星弟子收拾一切。准备即刻起航。

    虽说林逸之前让他放出提早会晨星学院的风声只是为了诱敌,但这种事情不能出尔反尔,既然风声放出去了,那就要认真执行。何况昨晚设计没能坑死常命归,能够早几天返回晨星学院对林逸来说也是好事,省得留在这里提心吊胆。

    宝船起航并不是吼一嗓子就能走的,要做的各种准备工作十分繁杂,尤其防护阵才刚刚抢修完毕。还需要一点时间测试,否则若是冒然出海结果却发现防护阵失效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林逸带着王心妍众女一边在甲板上闲聊,一边看着众人做最后的准备工作,这时庄一凡再次亲自登船,拱手道:“林大师,你炼制的地固丹果真灵验,庄某感激不尽啊。”

    “哦?”林逸上下重新打量了他一眼,发现庄一凡的气色相比之前饱满了许多,再无原来那种血气暗亏的感觉。看来昨晚服用地固丹之后,他的伤势已经彻底痊愈了。

    不仅如此,庄一凡如今的气息俨然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意味,这是底蕴充足距离突破不远的征兆。

    若不是有着如此底蕴,庄一凡上次也不会强行冲击辟地后期巅峰,如今地固丹抹平了他体内的旧伤,同时也极大稳固了他的实力境界,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更进一步了。

    “呵呵,那可真是要好好恭喜庄会长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喜可贺。”林逸笑着拱手道。

    “都是林大师的功劳,若不是您,庄某又怎么能除去如此心头大患,林大师真是我命中注定的贵人啊。”庄一凡哈哈笑道。

    “庄会长言重了。”林逸淡淡道。

    “一点都不言重。说起来庄某都惭愧万分,林大师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却给不了什么像样的回报,真是想想都汗颜啊。”庄一凡苦笑道。

    在玄阶海域,让任何一个玄阶一品炼丹师帮忙炼丹那都是要付出天大代价的,这个代价无法用灵玉衡量。很多时候只能是以物易物,亦或者替对方做事来偿还,而他得了林逸的地固丹既没给出相应的宝物,也没有专门替林逸做什么事,其实是不合规矩的。

    “哪里哪里,比起炼丹,庄会长帮我的忙可要多得多了,在下都一一记在心上,不敢忘却。”林逸正色道。

    这并不是客套话,庄一凡不仅替他压下了在联盟地盘闹事的罪名,昨日宴会上还挡下了来者不善的常命归,再加上他还答应撮合晨星和晨骄两家学院,这么多事情加在一起,已经足够抵过一枚地固丹的代价。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怎么能和炼丹这样的大事相提并论,林大师可别折煞庄某了。”庄一凡故作羞惭,其实心下却在暗喜。

    虽然这些在他看来都是顺手而为的小事,但是桩桩件件都算人情,加在一起份量也不轻了,能够让林逸记得他的好处,这本身就已经赚到了。

    “呵呵,这些事情在庄会长眼里是小事,在我而言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庄会长不要太谦虚了。”林逸笑道。

    “不是庄某谦虚,而是林大师太客气了。”庄一凡现在是铁了心要跟林逸打好关系,姿态摆得极低,可谓诚意十足,毕竟这不是一般的玄阶一品炼丹师,而是有机会冲击玄阶二品的炼丹师,他日后还有诸多仰仗呢。

    “得了,咱们也不要再这么客气下去了,太过生分,在下与庄会长也算是一见如故,不如就斗胆平辈论交,以后就当朋友相处,庄会长意下如何?”林逸提议道。

    “好好,林大师此言正合我意,有林大师你这样的朋友,庄某三生有幸啊。”庄一凡闻言大喜道。

    “庄会长你这就不对了,我这刚说当朋友处,你这立马又客套起来了。”林逸失笑着摇了摇头,佯怒道:“朋友之间有话就要直说,庄会长你要是继续这么下去,你这朋友我可高攀不起了。”

    “嗨,都是我的错,林大师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以后改了还不行?”庄一凡连忙赔笑着补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