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69章 二号炼丹师

    如果换做以往,面对如此糟糕的结果凌远清就算不动怒,那也绝不会有这个心情亲自出来率众迎接,但是这次不一样,试炼结果固然不算理想,但因为林逸的缘故,这次晨星学院在其他方面得到的好处比起这巨头之路试炼要多太多了!

    其他都不用说,单是让晨星学院众人在庆功宴坐上主桌这一件,林逸就已是居功至伟,这意味着从此晨星学院将得到庄一凡的大力扶持,成为首屈一指的超级黄阶学院指日可待,这可是凌远清几十年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除此之外,林逸让庄一凡出面说和两家学院的事情也已传了回来,虽然学院内部难免有各种议论,但无论如何这仍然都是大功一件,但凡目光长远之人都能看得出来,合则两利,这事儿无论对晨星学院还是晨骄学院都是难得的盛事。

    “林大师,这次辛苦了,我代所有人感谢你为晨星学院所做的一切,你是我晨星学院永远的贵人!”凌远清激动道。

    “凌院长你这可真是折煞我了,我在学院叨扰这么久,为学院做点事也是应该的。”林逸连忙谦虚道。

    “林大师,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让你做我们晨星学院的荣誉院长,不知你可愿意?”凌远清忽然提议道。

    “这……”林逸和王心妍、黄小桃对视了一眼,心道这里跟他有关系的人实在不少,弄个荣誉院长的身份不是什么坏事儿,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既然凌院长如此厚爱,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让人准备好了庆功宴,既是为林大师庆功,也是庆贺新的荣誉院长,林大师请!”凌远清当即道。

    “凌院长请。”林逸笑着点头,这次回来他明显发现凌远清的态度变得越发客气了,心下虽然有些无奈,但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毕竟连庄一凡那等人物都要跟自己平辈论交,凌远清又怎么可能继续托大?否则就算自己没有意见,庄一凡那边的脸色估计也不会好看了。

    不过令林逸比较欣慰的是,东海神尼对自己的态度跟之前却没什么变化,毕竟是心境平和的出家人,而且还是王心妍和黄小桃的师尊,要是连东海神尼都跟着转变态度,那林逸可真要叫苦了。

    这次晨星学院庆功宴,跟林逸一桌的人除了王心妍和黄小桃之外,就是晨星三巨头和青丹子,此外身为带队祭酒的李仁也敬陪末座,他本来是不够资格,但这次算是有功之臣,这也是一种奖赏了。

    酒过三巡,林逸忽然向坐在他左手边的青丹子问道:“青丹子,你炼丹遇到的那个问题解决了没有?”

    “解决了,已经完全解决了,最近几次炼丹再也没有出现过以往那种情况,师父您果然是眼力独到一针见血啊,弟子受益匪浅!”青丹子兴奋道。

    不怪他如此激动,只不过是照林逸说的改掉了一个小小的习惯,他炼丹成功率立马就比原来高了数倍有余,简直抵得上他几十年苦修,果然有高人指点就是不一样啊!

    他本来就是学院首席炼丹师,这下问题解决之后,更是足可跻身七品炼丹师之中的佼佼者,下一步就该展望玄阶炼丹师了。

    虽说黄阶炼丹师跟玄阶炼丹师之间存在着天堑鸿沟,即便达到了黄阶七品的巅峰水平,也不代表就有晋升玄阶炼丹师的把握!

    但这毕竟是最起码的前提,如果连黄阶七品巅峰水平都达不到,那玄阶炼丹师连想都不用想了。

    而现在,青丹子至少已经有了幻想一下的资格,这本身就是一项可喜的进步。

    “那就好,以后潜心修炼一下同时模拟各系丹火的技巧,这是晋级玄阶炼丹师最重要的一项基本功,不可轻漫。”这是林逸自己前几天炼制地固丹的经验心得,好歹也是人家的师父,虽然神农药鼎不可共享,但这些能教的还是要教一下。

    “是,多谢师父教诲,弟子铭记在心。”青丹子闻言大喜,虽然他老早就相信林逸必是玄阶炼丹师,但从未想过这么快就能得到林逸的倾心传授,着实令他喜出望外!

    之前林逸随便一句话就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难题,而现在这一句话又是含金量十足!

    不得不说,当初他不顾一切拜入林逸的门下,在旁人看来冲动得不可思议,但是如今看来,这绝对是极富远见的明智之举!

    “对了,学院是不是还有一个叫郑东升的炼丹师?”林逸转而问道。

    “郑东升?”青丹子闻言一愣,有些诧异林逸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人,不过还是如实答道:“不错,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是咱们学院的二号炼丹师,也是一个七品炼丹师,只是他最近好像是出门探亲去了,所以不在学院。”

    “原来如此。”林逸心道怪不得从来没见过这人,否则这郑东升要是真在学院的话,应该早就来拜见自己了!

    毕竟连首席炼丹师的青丹子都已成了自己徒弟,何况是他一个二号炼丹师。

    “师父您有什么事么,要不要弟子找人把他叫回来?”青丹子见状问道。

    他是首席炼丹师,算是晨星学院所有炼丹师的顶头上司,就算郑东升也得听他命令行事,要知道彼此虽然同是七品炼丹师,但炼丹能力还是相差极大的,他一个青丹子至少抵得过三个郑东升,要不然也坐不稳首席炼丹师的位置。

    “那倒不用,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林逸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以他现在的地位一句话就能令郑东升吃不了兜着走,但林逸还不至于如此专横。

    一来秦月的事情只与郑天光有关,郑东升身为郑天光的父亲顶多也就是一个管教不严,算不上多大罪过。

    二来林逸并不想太过插手秦月的事情,萍水相逢一场顶多也就是照拂一二罢了,报仇的事情还是留给秦月自己去解决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