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81章 还是个熟人啊

    林逸不由暗暗摇头,可惜彼此时间刚好错开,要不然很有可能在巨头之路与天行道久别重逢,那就真是意外之喜了。

    “名药门里面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仅有刁还山这样的阴险小人,连那个掌柜佟仰吸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两年为了挤兑咱们天丹阁,明里暗里用尽了各种卑鄙手段,之前因为有天大哥在他们还不敢太过火,现在天大哥一走,立马就蹬鼻子上脸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雪梨气愤难平道。

    “这些人确实无耻,我们几个的实力都不如刁还山,好在林逸你及时赶到,要不然今天这事儿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天婵也忍不住皱眉道。

    “呵呵,这个倒是你们多虑了,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这个刁还山其实也是明白人,他虽然上门挑事儿,但是不敢动手只敢骂街,估计也是怕有朝一日天大哥回来找他算账。”林逸淡淡笑道。

    有道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就算他们趁着天行道不在的时候把天丹阁弄垮了,但天行道总有回来的一天。

    如果他们只是纯粹的商业竞争,那天行道还未必会拿他们怎么样,毕竟身为中岛副岛主总要顾忌一下舆论,但如果他刁还山敢对天婵几人动手,那真的就是自寻死路了,到时候天行道即便杀他泄愤,名药门也绝不敢出面拦着,甚至反而还要拱手献上。

    这点利弊关系事关生死,刁还山还是掂量得很清楚的,要不然他也坐不上名药门副掌柜之位。

    “就算这样也还是可恶,明目张胆跑到咱们天丹阁门口抢客源,欺人太甚!”雪梨气愤道,这口恶气她实在是难以下咽。

    天丹阁虽然是她跟天婵一块撑起来的,但天婵毕竟只负责炼丹,生意门面上的事情都是她雪梨在一一打点,这里面赔进去多少辛苦和汗水只有她自己知道,对于天丹阁的声誉,她比在场任何人都要上心得多,连天婵都比不了,更别说林逸这个甩手掌柜了。

    这次因为林逸的突然出现,虽说确实是让刁还山得到了应有的惩戒,而且从现在围观人群的反应来看,似乎也没有被抢走多少客源,但毕竟还是留下了影响,天丹阁终究还是吃了亏的。

    “不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次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要是不让名药门吃到足够的苦头长长记性,以后不仅是他名药门,其他那些大大小小的商会也会有样学样,那咱们生意就别想做下去了。”林逸点头道。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上门去讨说法么,还是干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想个法子也把他们的客源抢过来?”雪梨连忙问道。

    “那倒不用,虽然上门闹事不是不可以,但这样毕竟落了下乘。”林逸摇了摇头,以他如今可以匹敌开山初期的强大实力,即便孤身一人面对整个名药门也不怕,若是对方拿不出足够份量的高手,来一把仗势欺人也未尝不可。

    不过这终究不是上策,因为这样一来名药门反而就成了受害者,舆论无形之中就会倒向名药门一方,除了能够出上一口恶气之外,对天丹阁并没有半点好处。

    “莫非你已经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天婵和雪梨同时眼睛一亮。

    “谈不上什么好办法,只要拥有绝对实力,任何对策计谋都是多余。”林逸笑了笑,转而道:“不说这个,还是先打听一下名药门的情况再说吧。”

    久别重逢,三人稍微温存了片刻,林逸随即便带着两女来到楼下,等候多时的魏申锦连忙迎了上来:“林逸老大,你可算来了!”

    “呵呵,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林逸笑着点了点头,刚才他已听天婵和雪梨说了,魏申锦这两年几乎是三天两头就来天丹阁帮忙,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林逸临走之前的一句吩咐,可见这家伙确实是一个忠义之人,当初没有白救他一场。

    “老大过奖了,其实我也就是卖点力气,帮不上什么大忙,像今天这种事儿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幸亏也就是老大你来了,要不然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魏申锦苦笑道。

    “不必自责,这事儿不能怪你,毕竟让你去应付刁还山还是太过强人所难了,放心吧,我会亲自处理的。”林逸安慰了一句,随即道:“对了,你在这边比较熟,帮我去打探一下名药门的具体情况怎么样?”

    “好,老大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魏申锦当即拍着胸脯领命,让他却对付元婴后期的刁还山不太现实,可要说只是打探一下消息,那不过是手到擒来的小事儿,再怎么说他也是中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啊。

    魏申锦的效率极高,出去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迫不及待的向林逸禀报:“林逸老大,我打听清楚了,名药门请来的那位东洲高级炼丹师名叫郑东升,听说是郑东决的远房堂哥。”

    郑东升?林逸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愣,总觉得莫名有些耳熟,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造成秦月惨剧罪魁祸首郑天光的老子,晨星学院的二号炼丹师不就叫郑东升嘛!怪不得当初不在晨星学院,敢情是跑来中岛探亲了。

    “等下,郑东决不是丹堂的吗,郑东升既然是他的远房表哥,怎么跑去名药门了?我印象中丹堂跟名药门的关系不算好吧?”林逸不由奇怪道。

    他之前听蔡中扬说过,丹堂跟其他这些商会的关系一向不好,若不是丹堂有章力钜这位丹神镇场,早被其他这些商会群起攻之了,这种情况下跟丹堂有关系的炼丹师又怎么会跑去替名药门炼丹呢?

    “这个我一开始也觉得奇怪,后来专门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郑东升并不是丹堂的郑东决叫来的,而是名药门掌柜佟仰吸请来的。”魏申锦神色凝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