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83章 不是对手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我们晨星学院的弟子?”赵有缺微微一惊,这种事情倒不是没有可能,这人是中岛少见的玄升期高手,而且一眼就认出自己是晨星学院的人,两个条件结合在一起,这家伙是晨星学院弟子的可能性确实不低。

    他这次出来充当名药门的打手本身就够丢人了,这要是对付自己晨星学院的弟子,日后风声一旦传回东洲,他还怎么在晨星学院立足?

    “呵呵,我跟你们院长凌远清是朋友,同时还是你们首席炼丹师青丹子的师父,你说呢?”林逸淡淡道。

    “哈哈哈哈!”赵有缺顿时就笑翻在地上了,就跟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指着林逸上气不接下气道:“你要说自己是晨星学院弟子,那至少还靠点谱,说不定我还真就信了,没想到你这人还挺有意思,居然是我们凌远清院长的朋友,青丹子大师的师父,你说梦话也得有个限度吧?”

    不仅是赵有缺,就连周围围观的这些人也都觉得太过天方夜谭了,他们就算对晨星学院不了解,那至少也知道院长和首席炼丹师代表着什么,这位天丹阁当家人物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劝你最好现在扭头就走,我可以当做没见过你,否则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林逸神色依旧平淡如常,丝毫没把众人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

    “哈哈,你可以不用给我留情面,但是看在你费尽心思编了这么离谱的瞎话份上,我倒是可以对你留点情面,至少可以保证不打死你。”赵有缺肆无忌惮的大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林逸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刚刚从晨星学院出来,结果扭头就要对晨星学院的祭酒动手,自己这个荣誉院长也真是独一份了。

    “都到这时候了还装呢?你小子是装逼装上瘾了吧?我这就让你好好清醒清醒!”赵有缺一声冷笑,随即就要对林逸出手。

    然而没等他真正出手,林逸却已身形一晃出现在他面前一丈之内,鬼魅一般的速度硬是将他这个玄升中期高手吓了一大跳,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紧接着胸口便挨了一记重击,整个人当场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硬是被林逸一脚踹飞出了坊市街。

    嘶!全场此起彼伏一阵倒抽冷气声,一个个看向林逸的目光都跟看怪物一样,这可是玄升中期的大高手啊,怎么在这位天丹阁当家面前连一招都走不过去,不会是那种空有等级没有实力的水货吧?

    “咱们进去吧。”林逸跟个没事人似的扭头招呼天婵几人,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付寻常的玄升中期高手,根本用不上那些压箱底的招式,随便组合出任何一种三系属性武技就已经妥妥足够了。

    “哦。”天婵几人相视一眼,愣愣的点了点头,他们一向知道林逸厉害,越级挑战也是家常便饭,可即便同样是越级挑战,玄升期的难度比起元婴期至少要高出十倍以上,何况看林逸这云淡风轻的架势压根就没把对方玄升中期放在眼里,这到底是有多强啊?!

    “天丹阁果然深不可测啊!”围观人群直到此刻才彻底沸腾起来,虽说做买卖跟实力强大与否并没有直接关联,但是在这弱肉强食的世道,人们还是下意识更愿意相信那些实力强大的存在,至少他们说的话更可靠更有保障。

    林逸到达此地才不过一个时辰的工夫,先是扇飞了元婴后期的刁还山,现在又踢飞了玄升中期的赵有缺,实力简直强得令人发指,无形之中就相当于给天丹阁做了两次广告,人气非但没有损失,反而多了不少。

    崇拜强者是人类天性,天丹阁有这么一位实力强悍的当家人物,自然噱头十足,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这些人很多都是为了一睹高手尊容,只要稍微引导一下,这些可都是现成的客源啊。

    坊市街外,一个狼狈的身影在一片狼藉的垃圾堆中爬了起来,正是被林逸一脚踹飞的赵有缺,看在晨星学院的份上,林逸终究还是留了几分余地,要不然他此刻早已是一具无人问津的尸体了。

    但即便如此,赵有缺这一下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势,心中惊骇欲绝,倒是真有点相信林逸跟晨星学院有渊源了,毕竟到了玄升期这种层次还能轻而易举越级挑战的天才,在这中岛和其他几个天阶岛实在不多,唯有东洲才比较常见。

    一瘸一拐的回到名药门,此时佟仰吸正陪着郑东升喝茶,两人见到赵有缺这副样子顿时吓了一跳,之前刁还山就是这样,怎么现在换了他这个玄升中期高手还是这样啊?

    “怎么回事?难道连你都不是那个林逸的对手?”郑东升皱着眉头有些怒气道,他刚才还在跟佟仰吸夸口以赵有缺的实力必定手到擒来呢,哪想得到会是这个结果,简直是当着佟仰吸的面自己打自己脸,难怪他会恼怒。

    “郑大师,在下无能,确实不是他的对手。”赵有缺无地自容的羞愧道。

    “怎么会这样?刚才刁还山不还说林逸只有玄升初期吗,以你赵祭酒玄升中期的实力还对付不了他?难道是刁还山看错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佟仰吸脸色一沉。

    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天丹阁,这两年只是因为天行道的威慑才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天行道走了,而自己这边又请来了郑东升和赵有缺这样的东洲高手,对付区区天丹阁应该是小事一桩才对,怎么会如此一波三折!

    “呃,其实也不能怪刁副掌柜,那个林逸的境界确实只有玄升初期,只不过此人可以越级对敌,非同小可。”想起刚才交手的画面,赵有缺直到此刻都还心有余悸,彼此实力差距太大了,明明自己才是玄升中期,却感觉在对方面前就跟元婴中期一样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