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999章 修书告状

    郑东升和吴淼都这么说了,郑东决、南天极光还有佟仰吸自然都没有意见,想要找奥田州理论,他们这些人都不够资格,也就只有郑东升了。

    在吴淼陪同下,郑东升当即来到岛主阁,直接就去一号岛主厅找到了奥田州。

    “不知郑大师此来何意啊?”奥田州伸手示意两人入座,如果以他本来的身份,其实完全用不着跟一个七品炼丹师这么客气,玄阶炼丹师倒还差不多,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代理岛主,自然不能慢待客人。

    “奥田岛主,这次天丹阁的事情郑某还算了解,听说奥田岛主认为天丹阁的七品丹药都是来自合法途径?”郑东升直截了当道。

    “不错,确有此事。”奥田州看了旁边的吴淼一眼,淡淡点头。

    “奥田岛主可有证据?”郑东升追问道。

    “证据?”奥田州忽然笑了,不答反问道:“郑大师是想说天丹阁的丹药都是东洲走私过来的吧,不知你有何证据?拿出证据才能证明别人有罪,相反别人若是本来就无罪,我中岛还没乱到需要一个无辜之人自己举证清白的地步。”

    “郑某验过天丹阁那五枚七品大还丹,都是极品品质,来自其他天阶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可能来自东洲,此外这些丹药上都没有神识印记,这一点就是绝佳的作证,就算不是铁证,只靠常理推断也能得出结论了吧?”郑东升振振有词道。

    “只靠常理推断就要给人定罪,郑大师以为我中岛行事会如此儿戏?我中岛一向是大型商会集中地,要是开了这种先河,那这些商会岂不是都得跟着关张?常理说不通的事情,这世上多了去了,郑大师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奥田州淡淡反驳道。

    “大惊小怪?”郑东升一听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直视奥田州道:“这么证据确凿的事情,奥田岛主居然会认为是郑某大惊小怪?本来郑某远道来到中岛,作为一个客人照理不该管这种闲事,但是天丹阁林逸冒称是我晨星学院首席炼丹师青丹子的师父,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身事外,希望奥田岛主能够秉公处置,千万不要徇私舞弊。”

    “郑大师这是在威胁我?”奥田州丝毫没有动怒的迹象,但伴随着他这句话,厅内气氛陡然就变得凝重了起来,无处不在的威严气场压在郑东升和吴淼的身上,两人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

    不过郑东升也不是寻常之辈,虽然被这气场压得难受,但还是强行忍住,脸色难看道:“奥田岛主千万不要误会,郑某只是出于公义就事论事而已,并没有半点威胁的意思,只是此事事关我晨星学院的声誉,如果奥田岛主不能出面澄清,那郑某也就只能上报东洲,让东洲学院对中岛进行制裁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威胁了,而且直接就是威胁整个中岛!

    要知道他郑东升口中的制裁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关系到东洲学院分给中岛的弟子名额,即使奥田州来自超级世家,那也是要送子弟去东洲进修的,一旦真的被东洲制裁,他的家族和中岛都要蒙受巨大损失,这个结果任何人都承担不起,他奥田州也不例外。

    如果在没见到三弟奥田坝之前,面对郑东升这番威胁,奥田州说不定还真得稍微掂量一下,但是现在知道了林逸的能量之后,这话在他耳里也就是一个笑话了。

    “你报告谁?”奥田州毫不在意的淡淡道。

    “自然是晨星学院,然后呈交东洲黄阶学院联盟,中岛若对这种明摆着败坏我学院声誉的事情无动于衷,相信制裁是难免的,希望奥田岛主不要自误。”郑东升面带得色道。

    他本来是不敢这么说话的,但现在既然抬出了东洲的偌大名头,面对中岛自然有着天然的优越感,哪怕对方是奥田州又怎么样,还不是得看东洲学院的脸色行事?

    “好啊,那你去吧。”奥田州当场就举杯送客。

    “嘎?!”郑东升顿时傻眼,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至看到旁边吴淼也是一副见鬼的表情,这才总算确定自己没有幻听。

    奥田州居然一点都不买账,这家伙吃错药了吧?郑东升难以置信的看着奥田州,一般他拿这个威胁其他天阶岛的人,一向可都是屡试不爽的,怎么这家伙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难道超级世家就已经牛逼到连东洲学院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了?

    “怎么?两位还想留下来喝杯茶?”奥田州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吴淼这时候脑袋都快垂到自己裤裆里去了,早知道郑东升是这么个理论法,他打死也不敢陪着一起来啊,这下好了,奥田州非但一点都不买账,反而把自己拉进了黑名单,以后在岛主阁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奥田岛主,郑某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咱们之间素未谋面无怨无仇,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林逸把自己弄到如此地步?丑话说在前面,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郑东升大怒道。

    像他这样的高级炼丹师一般都极好面子,毕竟天阶岛风气如此,别人要是不抬着他他就不习惯,如今在奥田州面前吃了这么大的冷钉子,他不怒才怪。

    要不是当着代理岛主顾忌中岛形象,冲着郑东升这不知好歹的话,奥田州早就一巴掌将他呼死了,区区一介七品炼丹师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不过到了奥田州这个层次,心性早已修炼得浑然天成,几乎已不可能被人当面激怒了,依旧神情淡淡的摆手道:“尽管随意。”

    “好,这是你说的。”郑东升当场气得拂袖而去。

    吴淼尴尬的向奥田州赔罪一声,连忙追了上去,陪着郑东升来到他常务副岛主的专属二号厅。

    郑东升二话不说,冷着脸当即开始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