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001章 很有个性

    奥田州愣了一下,随即莞尔道:“看来我那三弟说的不错,林少侠你果然是个妙人,我这存酒不多,等你下次来还真不一定能喝上了。”

    “三弟?您指的莫非是……”林逸不由有些诧异,他只是推测奥田坝跟这奥田州出自同一家族,但却没想过两人的关系会如此之近。

    “不错,奥田坝和我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我排行老二,他排行老三,只不过他跟家族有些别扭,所以从不向人提起家族的事情罢了。”奥田州点点头,拱手谢道:“说起来我还得好好谢谢林少侠,若不是你提醒我,我还不知道他来中岛了,我跟他兄弟俩已经有些年头没见面了。”

    “原来如此,有您这样的高人,又有舰长那样纵横大海的人物,您这家族可真是非同小可啊。”林逸赞叹道。

    “说不上非同小可,只是超级世家的一员罢了。”奥田州笑道。

    “超级世家?”林逸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字眼,看样子天阶中岛的势力果然不像摆在明面上的这么简单明了。

    在这天阶岛,若是没有达到足够的实力层次,一般是无从得知这些隐藏在水面以下的势力格局的,而林逸现在已是玄升初期高手,真正实力更是堪比开山期巨头,已经到了必须要了解这些的时候,否则要是一无所知的话,说不定就会惹出天大的麻烦。

    奥田州有意交好林逸,既然顺口提起来了,就打算给他好好讲解一番,这样不大不小也算是一个人情,林逸对他必然会有所感激。

    然而没等他开口,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便见守卫急匆匆的进来禀报:“吴副岛主带人求见!”

    “吴副岛主?他来干什么?”奥田州有些诧异,听着外面闹哄哄的声音,知道只靠这些守卫估计拦不住,便挥手道:“让他们进来吧。”

    片刻之后。吴淼众人便走了进来,林逸见状倒是一愣,跟他一起进来的人还不少,而且都还是些熟悉的老面孔。郑东升、南天极光、佟仰吸都来了。

    唯一没有出现的是郑东决,毕竟他跟名药门的关系不能轻易曝光,这可是会影响他在丹堂地位的。

    林逸见到这些人有些发愣,这些人见到林逸在场也同样发愣,彼此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半天。最后还是奥田州打破了僵局,开口问道:“吴副岛主,你们来我一号岛主厅可是有什么事?”

    “奥田岛主,我刚刚得知东洲那边回信已到,所以就通知了郑大师,让他过来看看东洲的回复。”吴淼表面恭敬道。

    “是吗,那东洲是怎么回复的啊?”奥田州似笑非笑的看了几人一眼。

    “我们都还没有看过,当着奥田岛主的面打开回信才有说服力,免得有人以为郑某伪造信件。”郑东升的语气不阴不阳,转而看向林逸道:“正好这信直接关系到天丹阁的命运。你能当场听到也算是你的福气,至少不会死得不明不白。”

    “哦,那我还真要洗耳恭听了。”林逸和奥田州相视一眼,他虽然不清楚原委,但只听这两句话就已猜了个大概,这些人见奥田州不帮忙对付自己,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东洲那边,倒真是贼心不死。

    郑东升几人同时冷笑,死到临头还在装样,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虽然就算郑东升自己也不觉得东洲真的会因此制裁中岛,让奥田州这个代理岛主下不来台,不过不管怎么样,林逸和天丹阁已是必死无疑了。这一点毫无悬念。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一步了,那就别磨蹭了,打开看看吧。”奥田州一边继续和林逸对饮,一边不以为意的随口说道。

    “好!”郑东升得意的瞥了两人一眼,从吴淼手上接过东洲回信,里面装着两封。一封来自黄阶学院联盟会长庄一凡,另一封则来自晨星学院院长凌远清。

    “郑某先给大家读一读庄会长的回信。”郑东升心中得意非凡,庄一凡居然亲自给他回信,这多少有些让他受宠若惊,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中岛岛主在庄一凡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更别说奥田州名义上还只是一个代理岛主罢了。

    在众人眼皮底下打开信纸,上面居然只有短短一行字,郑东升心道毕竟是大人物,对于这种事情的回复就是简洁明了,想必压根就没把中岛放在眼里。

    刻意清了清嗓子,郑东升这才开始诵读庄一凡的回复:“庄会长在信上说,滚尼玛蛋的……”

    念到这里,郑东升自己就第一个傻住了,本来得意的脸色顿时憋得通红,这是哪门子情况?!

    吴淼几人顿时听得面面相觑,林逸则差点当场喷笑,庄一凡这个回复倒是个性十足。

    “滚尼玛蛋的?郑大师能不能帮忙解释一下,庄会长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奥田州一脸揶揄的看着郑东升道。

    “这……”郑东升脸色有些挂不住了,他不知道庄一凡为什么要骂自己,噎了半天只能自圆其说的解释道:“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巨头之路试炼刚刚结束,庄会长肯定在忙各大学院排名的事情,在他这么忙的时候我们还拿这种小事去麻烦他,他肯定不太高兴,而且庄会长一向好诙谐,说话比较随意……”

    “原来这叫诙谐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林逸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庄会长诙谐得很有个性,看来郑大师跟他关系果然不错,要不然是不会用这种遣词造句的。”奥田州一本正经道。

    听着俩人的揶揄,其他吴淼等人则一个个脸色古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看这架势有点不太对啊!

    郑东升噎了半晌,虽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还是强装出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冷哼一声道:“庄会长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肯定传达给凌院长了,事情到底如何处置,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