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002章 请来助酒兴

    然而等他打开第二封信,上面压根就不是凌远清的笔迹,而竟是青丹子所写。

    “是了,这次有人无耻冒称青丹子大师的师父,可他师父却早已逝去多年,最恼怒的当然是青丹子大师,这封信由他来写也是正常。”郑东升还在自圆其说,依然没长记性,当众就读了出来:“郑东升你竟敢诬陷我师尊,我把你开除了,从此以后晨星学院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不用滚回来了!”

    沉默,一号厅顿时陷入一种古怪的沉默,郑东升傻眼了,吴淼几人也傻眼了,奥田州则在辛苦憋笑,他身为代理岛主这个时候要是当众笑出来,未免有点不太严肃。

    噗!林逸却没有这个顾忌,当场一口酒喷了出来,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郑东升,对着奥田州道:“这家伙本职不会是搞笑艺人吧,莫非是您请来助酒兴的?”

    “我可是一块灵玉都没有出。”奥田州绷笑道。

    “免费的?原来这位还是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真是佩服佩服!”林逸一本正经的敬佩不已。

    噗!这回奥田州也终于笑喷了,没想到这个林逸竟也如此搞怪,还德艺双馨,怎么想出来的?

    郑东升的脸则彻底黑成了锅底,他现在根本没心思反驳林逸的挖苦,满脑子都是青丹子的那句话,这都啥玩意啊?林逸居然真是青丹子的师父?!

    到了这个时候郑东升要是还反应不过来,还不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那真是傻到家了,彼此都是高级炼丹师,自己只是七品炼丹师,而人家林逸却是青丹子的师父,他连人家的徒弟都比不过,这还搞个屁啊!

    青丹子这句话撂在这里,就意味着晨星学院他是彻底回不去了,要知道首席炼丹师对于学院其他炼丹师是有着绝对控制权的,既然青丹子让他滚。那么凌远清绝对不会二话。

    就算他郑东升是七品炼丹师,到任何一个东洲黄阶学院都吃得开,可是既然青丹子看他不顺眼,晨星学院也没有别的选择。要是违逆青丹子的意思强行将他保下来,彼此相互影响的话谁也别想安心炼丹了。

    所以在任何一家东洲学院,首席炼丹师都可以一言而决,他让谁走谁就得走,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学院只能保这一个最厉害的。

    郑东升此刻已是五雷轰顶,虽然没有雷劫,但整个人却已跟被雷劈了没有两样,精气神丝毫不复原来的得意自傲,反而一片灰败。

    虽然说身为堂堂的七品炼丹师,郑东升无论到哪里都不愁没饭吃,可问题是他在晨星学院经营了这么多年,各种人脉和根基都在晨星学院,如今青丹子一句话就令他全部心血付诸东流了,去别的地方就只能从头开始。换谁也接受不了啊。

    不仅如此,现在回想起庄一凡的那句粗口,根本就不是他自欺欺人的嫌麻烦,而分明就是表达着跟青丹子同样的态度!

    这就相当于他不仅被晨星学院扫地出门,同时还得罪了如日中天的联盟会长,其他黄阶学院以后愿不愿意收留他都是一个未知数,前途一片黑暗。

    “郑大师……”吴淼搓了搓手,想要安慰两句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南天极光和佟仰吸相视一眼则干脆没有开口,这地方本来就没有他们说话的份。

    郑东升没有理他。悻悻的看了奥田州和林逸一眼,此时可谓无地自容,连场面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脸灰败的扭头就走。

    吴淼几人连忙追了上去。追出一号岛主厅之后,吴淼紧赶几步上前问道:“郑大师,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郑东升没好气道。

    “啊?”吴淼几人不由面面相觑。

    “败局已定,单凭我们几个已经拿林逸和天丹阁没办法了,而我现在是自身难保,中岛是不能继续待了。我得赶紧回东洲善后,能补救多少就补救多少吧。”郑东升叹气道。

    他这回来中岛可是志得意满,吴淼这些人都对他推崇备至,结果一眨眼却闹成这般灰头土脸,惶惶如丧家之犬,人生真是际遇无常。

    “什么?你要回东洲?”吴淼顿时脸色大变,他还指望着郑东升给自己炼丹呢,要是郑东升就这么回东洲了,他以后找谁去?总不能去找林逸帮忙吧?

    “你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以我现在这个状态也没法炼丹。”郑东升苦笑一声,不再解释就匆匆离去,不管怎么说,中岛这地方他是真的没脸待下去了。

    吴淼几人相视无语,这回不仅是郑东升损失惨重,他们几个也都好不到哪里去,名药门没能除掉天丹阁,一旦日后等天丹阁进一步壮大,生意必然要受到极大影响,而吴淼也因为这次事情得罪了奥田州,以后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至于一心想着靠巴结吴淼上位的南天极光,吴淼事先许诺给他的代理副岛主之位,那也是遥遥无期,毕竟吴淼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他一个常务副岛主在这种情况下还想推人上位,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一旦奥田州出面否决,这事儿就算泡汤了。

    一众人悻悻离去,丝毫没能影响到奥田州和林逸二人的酒兴,两人本来还有些生疏,结果因为这次同仇敌忾的风波之后,再加上几杯酒下肚,关系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当然,这主要也是奥田州有意交好的缘故,毕竟是超级世家出来的人,又有奥田坝的提醒,林逸的价值他已看得清清楚楚,要不然也不会连自己珍藏的好酒都拿出来了。

    “这个郑东升虽然是七品炼丹师,但脑子实在是没救,居然以为抬出庄一凡就能压住整个中岛,真是坐井观天到一定境界了。”奥田州冷笑道。

    这次虽说因为庄一凡本就跟林逸交好的缘故,郑东升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事实上就算没有这一重关系,庄一凡也绝不会为难中岛,郑东升想的未免太过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