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084章 这怎么可能!

    这很正常,他堂堂一个太古联盟的金丹初期高手,要是还把神秘调查局这些人郑重其事的放在眼里,那才真得好好提防一下了,毕竟说不定就是别有所图,而现在这种近乎无视的态度对于众人来说并不是坏事,这样至少还能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等见到林逸之后,白须老者脸上淡淡的神情顿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凝重,他也算是阅历丰富,林逸此刻虽然气势收敛不动声色,但整个人仍旧透出一股高深莫测的气质,直觉告诉白须老者此人绝对非同小可。

    “老夫辛易捷,乃是太古联盟北岛青云门长老,本次世俗界历练的负责人,阁下可是林逸?”辛易捷正色问道。

    “正是,请坐。”林逸客气的笑了笑,其实他此刻心中颇为古怪,自己一个货真价实的北岛弟子,结果对方居然自称北岛青云门长老,这种恍若天阶岛的错位感实在令人无语。

    将古怪压在心底,林逸一本正经的跟对方寒暄了两句,毕竟是金丹初期高手,论实力其实是对方占优的,而且对方背后还是太古联盟,哪怕林逸在没有撕破脸皮之前也得对他客客气气,要不然就没得谈了。

    辛易捷这边揣测林逸是某个太古时期的元神大能,此时又见林逸气质不凡,态度自然也不会太过倨傲,实力决定话语权,他无视实力低微的世俗界修炼者理所当然,可要是连林逸也一起无视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脑子有问题了。

    能够成为世俗界历练带队负责人的家伙,显然不可能脑子有问题,恰恰相反,此人反倒是八面玲珑之辈,要不然只靠实力硬压的话,这么多太古门派未必就会听他话事。

    “林会长,老夫今日过来就是想把太古联盟和世俗界之间的这些不愉快理清楚,谁是谁非都要问个明白,要不然双方结怨越来越深,无论对于我们太古联盟,还是对于你们世俗界都不是好事,这一点相信林会长也是同样的立场吧?”辛易捷进入正题道。

    “那是当然,世俗界是我们的家园,谁也不希望自己家园起火,这次特地请辛长老过来就是为了当面把事情说清楚,并希望太古联盟日后能够约束弟子行为,免得再生摩擦。”林逸点头道。

    “好,那就说说乾坤门的事情,打伤余正梁四人的就是林会长吧?还有,老夫听说雪剑派的雪剑锋也被你废去了丹田?”辛易捷确认道。

    “不错,这两件都是确有其事,我本来并不想对他们出手,只不过他们欺人太甚,做事做过界了,自然就该吃点苦头。”林逸点点头,淡淡道:“世俗界有世俗界的规矩,你们太古联盟要从世俗界挑弟子可以,只要修炼者本身同意,我们没有意见,也绝不会出面阻拦,但你们要是强行抢人,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雪谷的事情老夫知道一些,的确是乾坤门办事冲动,把一件好事办成了坏事,他们挨这一顿打没有话说,至于雪剑锋的事情,找麻烦直接找到林会长的头上,林会长暴怒之下废去他的丹田也在情理之中,老夫也无话可说。”辛易捷爽快的认下了这两桩事情。

    一个是本就理亏,另一个也是事不关己,反正伤的又不是他北岛青云门的人,这些门派的带队大师兄自己办事不靠谱,吃了亏也怨不得别人,更怨不到他辛易捷的头上。

    “辛长老果然是明事理之人。”林有些意外逸点点头,辛易捷这么好说话倒是令他松了一口气,他最烦的是那种自以为高高在上明知有错却死活不认的人,道理说不通就只能用拳头解决,那是他最不想见到的情况。

    “不过,辟邪门尹志瓶和孙白眉那件事,林会长二话不说直接就下杀手,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吧?”辛易捷脸色一沉道,其他门派这些人被伤被废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可是连出两条人命就不一样了,他身为带队负责人要是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那可是会被太古联盟惩罚的。

    “我是元神,这俩人上来就对付我,他们想要做什么辛长老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既然他们想要吞掉我,我出于自保自然就要干掉他们,这难道有什么错吗?”林逸反问道。

    “这……”辛易捷顿时噎住,正当防卫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天经地义,哪怕是在太古小江湖也都不会有第二个结果,这俩人既然要杀林逸,那么自然就要有被林逸反杀的觉悟和准备,死了也是白死。

    “要是辛长老觉得我就活该被他俩吞掉,那恐怕就没什么谈下去的必要了,我先把话撂在这里,无论是谁想要伤害我和我身边的人,我都会毫不犹豫干掉他,记住,无论是谁。”林逸语气强硬道。

    辛易捷深深看了他一眼,这一瞬间他猛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气势,并非是那种实质性能够看出实力境界的气势,而是恍惚之间感觉对方乃是深不可测的超级高手。

    照理说他这个金丹初期高手在世俗界已是无敌的存在了,但这一瞬间,他居然本能的心头战栗,感觉自己在对方面前就像一只卑微的蝼蚁一般,生死就在对方一念之间,毫无抵抗之力。

    “这怎么可能……”辛易捷顿时愣住,难以置信的使劲甩了甩头,虽然他直觉一向十分准确,但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实在太荒谬了。

    别说是在这区区世俗界,即便在太古联盟,他这个金丹初期高手也绝不是什么卑微的存在,论实力固然远远比不上那些元婴老怪,可要说被人跟蝼蚁一样轻易捏死,这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你说什么?”林逸脸色一变,还以为对方这话是在反驳自己,这么下去双方根本不可能谈拢,虽然这是下下策,但迫不得已也只能选择开打了。

    但这是最坏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