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092章 我不回去!

    “你从哪里弄来的?难道是你师父给你的?”雪剑锋脸上掩饰不住的嫉妒之色,这东西就算是他这个副掌门的独子都没有啊。

    “这是林逸给我的,现在给你修复丹田,这样雪师兄总该可以息事宁人了吧。”冷冷心下暗暗庆幸,幸亏林逸当初给了她这一把丹药,要不然这个时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若是就这么任由雪剑锋发难,后果不堪设想。

    不料冷冷刚松了一口气,雪剑锋却突然一把抢过她手上的五品大还丹,大喝道:“众弟子听令,冷冷私通外敌,触犯门规,给我关押起来!”

    “你!”冷冷心思单纯,哪里想得到这人居然如此卑劣,竟然抢了丹药就当面翻脸!

    其他一众雪剑派弟子也都愣住了,就连他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以前雪剑锋可是一向光明磊落啊,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阴险卑鄙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拿下?难道你们也想造反不成?”雪剑锋怒道。

    “是!”众人只得硬着头皮将冷冷围了起来,冷冷虽然是备受门派重视的核心弟子,但地位跟雪剑锋相比还是差了太多,他们没的选择。

    冷冷顿时又气又急,可是面对同门师兄弟却又不好出手,而且她也不能出手,要不然就坐实了背叛师门的罪名,那就什么都完了。

    “雪师兄息怒,我看冷师妹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并没有与雪师兄为敌的意思,同门之间没必要闹得这么僵吧?”费养生硬着头皮出面劝道。

    相比起雪剑锋,林逸带给他的威慑可要大得多了,如今刚好是个在冷冷面前卖人情的机会,这样就算冷冷日后和林逸重聚了,应该也不至于再说他费养生的坏话,他才有机会保住一条小命。

    “跟我雪剑派的死敌狼狈为奸,如今还张口闭口给林逸开脱,这是就事论事?费养生,上次临阵脱逃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有脸站出来替她求情?”雪剑锋神色不善的看着他道。

    费养生顿时就怂了,这还是雪剑锋不知道真实情况的缘故,以为上次他被林逸废掉丹田痛晕过去之后自己就逃了,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压根没逃,而是直接成了林逸内应的话,今儿被关起来可就不只一个冷冷,连自己都得跟着遭殃!

    “还不动手?”雪剑锋又瞪了一众雪剑派弟子一眼,这也就是他自己如今是个废人,要不然早就亲自动手了。

    众人连忙就要出手,这时冷冷忽然道:“慢着,你虽然是大师兄,但我好歹也是核心弟子,你没权力关押我,我要见我师父!”

    “这次世俗界历练由我带队,一切都由我说了算!”雪剑锋冷笑了一声,见众人表情有些犹疑,便又补了一句道:“放心吧,我暂时只会把你关押起来而已,具体应该如何发落,我会向门派高层请示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一众雪剑派弟子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们可不想卷入核心弟子之间的争斗,当即便照雪剑锋吩咐将冷冷关押了起来,而冷冷虽然心中不忿,但是顾念着同门之情终究没有选择出手。

    将冷冷关押之后,雪剑锋当即传信回雪剑派,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在他的描述当中他自己毫无疑问成了无辜受害者,到头来都是冷冷和林逸里外勾结的缘故,才导致他丹田被废,至于他去胁迫宋凌珊等人的事情则压根就没提。

    两日之后雪剑派高层回信,令雪剑锋将冷冷押送回师门处理,同时取消本次世俗界历练资格!

    这个结果丝毫不出雪剑锋意料,因为这根本就是他老子的亲笔信,自己儿子丹田被废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身为雪剑派副掌门的老子要是忍气吞声才见鬼了,就算冷冷是备受看重的核心弟子又怎么样,难道雪剑锋会比冷冷差了?

    雪剑锋可是太古联盟筑基期第一人,且不说是不是名符其实,能够争得这个偌大的名头本身就是实力的体现,更别说他有个雪剑派副掌门的老子,背景比起冷冷要深厚得多了。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冷冷的师父也没法多说什么,顶多只能是争取让冷冷少受点处罚,想要一点事都没有是不可能的,至少副掌门那一关就过不去。

    “看清楚了吧,这是门派高层的决议,你们谁有异议?”雪剑锋将门派回信拿出来当众传阅。

    众人当即纷纷摇头,别说冷冷一向为人冷漠跟他们关系一般,就算真有关系好的这时候也没法替她说情了。

    师门为大,这既然是门派高层的决议,任何弟子都必须无条件执行。

    “我不回去!”冷冷见状顿时急了,她现在知道了林逸的下落,怎么可能不见林逸一面就这么直接回太古小江湖?要知道太古通道千年才开启一次,她这回要是被押送回去了,也许这辈子都没法再见到林逸。

    更何况世俗界历练结束之后,接下来马上就是太古试炼,这对于各个门派弟子来说乃是最至关重要的一次试炼,一旦错过就意味着很有可能与一场莫大机缘失之交臂,她怎么能这个时候被押送回雪剑派受罚!

    “呵呵,这可是师门决议,你以为是儿戏么,说不回去就不回去?雪剑派难道是你家开的?”雪剑锋冷笑了一声,当即扬长而去:“我这就去找辛易捷安排,你就好好等着回去受罚吧。”

    “你!”冷冷又气又急,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便有心想要逃出去也不可能,周围都是雪剑派师兄弟看着,以她堪堪筑基中期的实力还不足以只身突围,何况那么做只会落人口实,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费养生看着这一幕皱了皱眉,他肯定是不敢私自偷偷放走冷冷的,面对师门决议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过他却不能什么都不做,否则事后传入林逸的耳中,他必然要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