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093章 拖延

    另一边雪剑锋直接找到辛易捷,张口就道:“我雪剑派师门有令,将冷冷押送回师门受罚,我要动用太古通道,辛师叔想必不会阻拦吧?”

    辛易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是你们雪剑派内部的事情,只要自己准备好灵玉,老夫自然不会阻拦。”

    “很好,我这就去准备灵玉。”雪剑锋当即转身离去,虽然为了对付冷冷一下子就要付出数块灵玉让他有些心疼,不过这是公事,回去之后可以找门派重新申领,以他的背景甚至还可以虚报数目多领几块,一举两得。

    看着雪剑锋离去的背影,辛易捷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目中无人的狂妄小辈,之前没出事的时候倒还装得人模狗样,还真以为他是难得一见的青年英才,没想到如今丹田被废之后一下子就原形毕露了,就这种上不得台面的狭隘心性,以后就算修复了丹田也难成大器。

    雪剑锋走后不久,忽然又有一人前来求见,赫然竟是费养生。

    “你怎么来了?莫非师叔祖有什么吩咐?”辛易捷迎面问道,在他眼里费养生已不是雪剑派弟子,而是变成林逸的代言人,毕竟上次就是费养生给他带话的。

    “辛师叔误会了,不过这次事情确实和林前辈有关系。”费养生顿了顿,问道:“刚刚雪剑锋可是要把冷冷送回太古小江湖?”

    “不错,这是雪剑派内部的事情,老夫没有阻拦的理由,这跟师叔祖有关系?”辛易捷不由奇怪道。

    “辛师叔有所不知,冷冷和林前辈关系密切,如果就这么任凭她被押送回雪剑派,林前辈知道后肯定大怒,我们可得想个办法啊。”费养生担忧道。

    “这……”辛易捷顿时就愣住了,表情古怪不已,林逸虽然外表看着年轻,但在他心中乃是太古时期的古老存在,没想到居然跟冷冷一个小姑娘搞在一起,这不是超级老牛吃嫩草么?

    “怎么了?”费养生看着他这副表情奇怪道。

    “哦,没什么。”辛易捷连忙甩开心中这个古怪念头,苦笑道:“问题在于这是雪剑派内部的事情,老夫就算是本次世俗界历练的带队负责人,也不好直接干涉其他门派事务,这是大忌啊。”

    “呃……”费养生顿时噎住,无奈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冷冷被押送回雪剑派?”

    辛易捷想了想道:“这样吧,老夫虽然不能直接出面阻拦,但稍微拖延一下时间是没问题的,你去给师叔祖报信,让他尽快赶过来。”

    “好,我这就去。”费养生当即点头出发。

    半个时辰之后,雪剑锋这边一切准备就绪,带着灵玉和冷冷来到了太古通道传送阵,结果却被辛易捷拦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雪剑锋脸色一沉道。

    “没什么意思,太古通道这两天连着传送了五六封信件,需要好好维护一下,你要想用等明天吧。”辛易捷语气淡淡道。

    雪剑锋闻言差点被气疯了,维护太古通道,这特娘的是什么狗屁理由,辛易捷区区一介金丹初期高手什么时候居然懂得维修保养太古通道传送阵了?!

    “辛师叔,这可是我们雪剑派的内部事务,你该不会连这都要阻拦吧?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难道你就不怕我雪剑派告你一状,从此再也别想在太古联盟站稳脚跟么?”雪剑锋神色不善的语带威胁道。

    “什么内部事务?老夫职责所在维护太古通道,居然都成你们雪剑派的内部事务了,好大的口气啊!”辛易捷不屑道。

    “哼,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早不维护晚不维护,偏偏等我要用的时候却突然要维护了,公报私仇的痕迹未免太重了点吧?”雪剑锋冷笑道,辛易捷虽是带队师叔,但彼此已经快要撕破脸了,说起话来自然是火药味十足。

    “你想多了,老夫身为本次世俗界历练的带队师叔,维护太古通道乃是所有职责之中的重中之重,一切都早有安排,老夫的器量还不至于狭隘到报复你一个小辈的份上。”辛易捷语气淡淡道。

    “……”雪剑锋被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跟辛易捷这种老家伙斗嘴皮子,无论资历还是老辣程度他都远远不是对手,噎了半天只得道:“那好,就算维护太古通道那也总有个限度吧,我什么时候可以使用?”

    “两天之后。”辛易捷随口道,拖延两天已是他的极限,如果再强行拖延下去那就真心说不过去了。

    “好,我就等你两天!”雪剑锋咬牙切齿的带着人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故意大声道:“所有雪剑派弟子都听着,这两天给我把冷冷好好看紧了,每时每刻都至少要有四个人值守,我倒想看看到底谁这么胆大包天,胆敢插手我雪剑派内务!”

    辛易捷无语的咧了咧嘴,这家伙居然以为自己拖延时间是为了借机放走冷冷,自己看起来有这么没脑子么?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神农架山门上下风平浪静,雪剑锋再次带着人来到太古通道,见到辛易捷第一句话就是:“这下你还有什么借口拖延?”

    “拖延?老夫什么时候拖延你了,自欺欺人。”辛易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下却是有些着急,若是林逸这个时候再不赶过来,他也没理由继续拖延下去了。

    辛易捷心急,冷冷比他更心急,她可不知道费养生已经去给林逸通风报信了,此时脑中正在进行着最后的激烈斗争,是继续隐忍被押送回雪剑派,还是不顾一切的发起反抗?

    仔细想一想,这两种选择对她来说,无论哪一种后果都是不可承受之重,要么就此与林逸永别,要么坐实背叛师门的罪名,二者必有其一!

    见辛易捷识趣的让到了一旁,雪剑锋得意冷笑了一声,盯着冷冷道:“走吧,还等什么呢,回雪剑派受罚是你唯一的下场,你以为还有谁能改变这个已经注定的结果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