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08章 二狗蛋VS孙白须

    不过此时一个雄壮的身影却在山林之中急速奔跑,这速度已经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极限,但是若是以修炼者的眼光衡量,却又算不上太快,这人正是林逸的发小兄弟二狗蛋周佳明。

    从家里丢了牛就开始出来追赶,算算时间这已是第三天了,结果屁也没有追上,换做其他人早就打退堂鼓了,不过二狗蛋倒是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他从小在这山里长大,因为蛊毒的缘故又不能轻易离开西星山村,对他来说这偌大的西星山就是唯一的小天地,在山林里面过夜那是常有的事儿。

    别说只是区区三天,几年前为了追一只偷吃他家鸡鸭的山豹子,他愣是在山里锲而不舍的追了整整十二天,到最后那山豹子是被他活活累死的。

    当然,这一次事情非同寻常,肯定不是山豹子那么简单,但不管是什么东西,闹鬼也好妖怪也罢,只要偷了家里的东西,二狗蛋就没打算放过这东西。

    二狗蛋现在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把那东西揪出来,一拳打成稀巴烂。

    “诶?俺家的牛?”二狗蛋四处找了一圈,忽然朝右前方奔了过去,前面草堆之中赫然倒着一只老黄牛,这个时候居然还没有死,正绝望的瞪着眼睛在地上一抖一抖的抽搐。

    也不知哪里传来的一股巨力,老黄牛几次想要爬起来都被死死压了回去,只能继续在地上抽搐。

    “老黄你闹啥呢?摔断腿爬不起来了?”二狗蛋奇怪的嘟囔了一句,迎着老黄牛哀求的目光,走上前顺手就要把老黄牛从地上拉起来,结果刚拉到半截老黄牛身上猛然又传来一股巨力,轰的一声就又结结实实摔了回去,连二狗蛋都跟着一个踉跄。

    “嘿哟,来了个傻子。”头顶十几米的树杈上此时赫然斜躺着一人,此人眉宇气质跟太古联盟辟邪门的孙白眉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胡须雪白,乃是孙白眉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同时也是辟邪门此次出来世俗界历练的带队大师兄,孙白须。

    辟邪门行事一向乖张古怪,跟其他太古门派的关系很是一般,这次出来世俗界历练的人数又少,其他人很少会留意他们的行动,事实上就连辛易捷这个带队师叔都下意识把他们忘在了脑后,自从林逸出面周旋之后,如今几乎所有太古门派的历练弟子都被召集了回去,唯独辟邪门的人却还留在外面继续活动。

    倒也不是他们有意抗命,主要是因为没人通知他们,孙白须这个带队师兄压根就没有像其他太古门派的带队师兄那样留在神农架待命,把整个神农架山门翻过来也找不到一个辟邪门弟子,就算辛易捷真能记得还有这么个门派,那也无从通知。

    孙白须斜躺在上面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分明是一副猫戏耗子的表情,二狗蛋虽然看着强壮得跟头牛一样,足可震慑住绝大数普通人,但在他眼里就是一只蝼蚁,他如果想要二狗蛋的命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而已,而且二狗蛋在他眼里,从跟上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已是一个死人。

    不过孙白须并没打算这么快就弄死二狗蛋,他在这西星山蹲了一个多月,虽然计划在有条不紊的不断展开,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不过就是有些无聊,如今正好拿这个傻小子解解闷儿。

    “拽吧,在我宝贝进食结束之前,累死你也别想把它拽起来。”孙白须一脸戏弄的嘿嘿笑道,没有上万斤的力道,想要把这头老黄牛从地上拽起来根本是痴人说梦,这种事情别说普通人做不到,就算是他这样的筑基大圆满高手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然而下一刻,只见二狗蛋呸呸两声在手上吐了两口唾沫之后,猛然一发力竟是顶着那股莫名的巨力,硬生生一把将老黄牛从地上抬了起来。

    “什么情况?!”孙白须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身子一滑差点就从树上摔下来,好悬才勉强抱住枝干,看着下面高举着老黄牛的二狗蛋目瞪口呆,这特娘的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啊?!

    “什么情况?!”此时二狗蛋同样目瞪口呆,因为他把老黄牛抬起来之后,赫然发现老黄牛刚才压在地上的那一侧居然有一个木桶粗细的血洞,一条巨大狰狞且无比丑陋的血红色虫子正钻在这个血洞里吸食内脏,准确的说,应该是吸食血液。

    这条血红色虫子巨大无比,单是此刻展现在二狗蛋面前的就已两米有余,而这还只不过是它的一小部分,它的主要身体还都缩在地下,这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巨虫!

    老黄牛被二狗蛋抬在半空拼命挣扎,而这条血红色巨虫则还在疯狂吸食着它的血液,眨眼之间老黄牛体内连着内脏都被一起吞食得干干净净,血红色巨虫这才把头部从老黄牛体内抽了出来,没有五官没有触角,只有一张名副其实的血盆大口。

    二狗蛋愣愣的看了半晌,上面孙白须还以为他看傻了,结果突然从嘴里冒出来两个字:“真丑。”

    噗通!孙白须当场就从树上掉了下来,不过还没掉到地上就被血红色巨虫凌空接住,站在巨虫头顶居高临下道:“小子,你知道你看到的是什么传奇生物吗,居然敢说它丑?”

    “咦?还有个人?”二狗蛋一愣。

    “哼,反应这么迟钝,亏得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手呢,原来就是傻小子一个。”孙白须看着二狗蛋这副意外的表情不屑摇头。

    刚刚那一幕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想过二狗蛋居然能轻而易举就顶着巨虫把老黄牛给抬起来,这力道实在太过惊人了,他还以为遇到什么高手了呢,不过现在看来这也就是个有膀子傻力气的傻小子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你哪儿来的?是不是你偷了我家的牛?”二狗蛋一边看着不断蠕动直立而起的血红色巨虫,一边打量着孙白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