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42章 上古净土

    两人说话之间,几个小厮已经将林逸带来的东西清点完毕,列出一张清单之后,陈黑胡很快就给了林逸一个公道的价格,八百灵玉。

    林逸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当即点头认可,然而令他颇为诧异的一点是,陈黑胡这里竟然还可以刷灵玉卡,放眼坊市外街和中街,简直就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灵玉卡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少见的高档货,连南天勇这样的筑基后期巅峰高手都弄不到,其难得程度可见一斑。

    而至于商家,能够拥有刷灵玉卡资格的,更是少之又少,在北岛上除非是像洪氏商会这种商盟巨头,否则正常商家都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由此也可见,陈黑胡这人远非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路子够野后台也必然够硬,如果以为他只是外街的一个普普通通小商家,而对他有所轻视的话,说不定就要吃大亏了。

    林逸心中一动,临时改变主意道:“陈黑胡兄弟,除了灵兽生意之外,灵药这方面你是不是也有涉猎?”

    陈黑胡微微一愣,随即答道:“那当然,灵兽灵药不分家的嘛,只不过我重心一直都在灵兽这一块,灵药这边关注得不多,林兄弟你为何问这个?”

    “我最近在搜罗一些灵药,不过比较罕见,寻常很难买到,而我本人又很少来坊市这边,所以想看看你能不能帮这个忙。”林逸说道。

    搜罗噬心玲珑草这件事情,他本来是打算拜托洪钟,但如今见到陈黑胡的能量之后,不由得改变了主意,以这家伙的门路,说不定就能够弄到噬心玲珑草。

    “这样啊……”陈黑胡习惯性地捋了捋胡子,点头答应道:“行,林兄弟你把需要的灵药写下来,我替你在这边留意着,如果有碰到就替你先收下来,这样可好?”

    “感激不尽,价格什么的都好说,到时候绝不会让你吃亏。”林逸心中一喜,随即便在纸上写下一系列灵药,其中除了噬心玲珑草之外,还有另外几种不太常见的灵药,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

    陈黑胡大致扫了一眼,眼神之中有些好奇,不过倒是识趣地没有多问,直接道:“林兄弟你尽管放心,这些灵药虽然确实不好找,但以我陈黑胡的人脉,问题应该不大,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这话口气不小,可是放在这陈黑胡身上,却显得毫无半点违和感,似乎他天生就是这么神通广大的主,饶是林逸也不由暗叹,这家伙倒也是一个奇人!

    完事之后,林逸走出陈黑胡的商铺,随即就往内街走去,捕鱼需要广撒网,就算他看好陈黑胡,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洪氏商会那边还是得走一趟。

    反正筑基金丹,在整个筑基期都有用,所以噬心玲珑草对于林逸来说可谓是多多益善,不愁消化不掉。

    而在前往内街的途中,林逸倒也没忘了留意外街中街的这些小商铺,这些地方很少会出什么高档货色,不过如果仔细留神的话,说不定就要捡漏的机会。

    有些见识广博眼力出众之人,甚至于就是靠着捡漏为生,譬如于哲以前就干过这一类行当。

    林逸虽然不像于哲在藏书阁窝了三年,认识各种奇珍异宝,但他身上可还窝着一个鬼东西呢!

    于哲看再多的古籍经典,可惜真要论起见识的话,十个也顶不上鬼东西一个。

    坊市这么多商铺,真要有心留意的话,总是能够捡到漏的,果不其然,林逸很快便在一个不起眼的路边小摊上,发现了一个意外之喜。

    一盆蓝色小草,其名蓝光草,算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灵药,不过林逸真正看上的,却并非是这盆蓝光草,而是盆中那一堆没有人会去注意的黑泥。

    如果不是鬼东西出言提醒,林逸也不可能留意到,相比起平平常常的蓝光草,这堆黑泥的来头可是相当不小。

    其名净土,据鬼东西所说,这种土壤只出现在上古时期,乃是一种能够蕴育出生命灵性的神奇之土,之后由于环境变化,净土在上古之后就逐渐变成了传说,现如今就算花再大的价钱,也未必能够找到。

    让林逸怦然心动的是,净土如果用在铸器之中,便能够给兵器增加灵性,而这种兵器灵性的作用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既不会增强攻击力,也不会增加其他特殊能力,短时间内也许看不到什么明显的直观效果,但是兵器灵性这种东西玄之又玄,时间久了才会慢慢体现出其中神奇。

    拥有灵性的兵器,和没有灵性的兵器,完全就是两个层次的存在。

    没有灵性永远都只能是死物,而一旦生出灵性,便意味着有了无限可能,就连传说中的成长型兵器,也不再是遥不可及。

    先有万年树晶,后有上古净土,如此一来林逸对于之后跟破烂王的会面,倒是越发感兴趣起来,到时候精钢法杖最终能够升级成什么样子,光是想想就让人期待不已。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把净土买到手才行。

    “老板,这盆蓝光草怎么卖?”林逸不动声色地问道。

    捡漏这种事情,就是突出一个闷声发大财,明知上古净土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面上也绝对不能表露出任何异样的神色。

    捡漏这种事情,在坊市时有发生,所以几乎每一个摊铺老板,对此都是极为敏感,如果林逸流露出哪怕一丁点破绽,都有可能横生波折。

    摊铺老板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眼,隐约觉得这人似乎有些眼熟,不过又记不太真切,毕竟近两个月来南天门和于哲那边已经逐渐偃旗息鼓,他就算见过林二的画像,如今印象也已经模糊了。

    “七块灵玉!”摊铺老板懒得再去多想,二话不说报价道。

    林逸不由笑了,摇头道:“老板你这是宰人呢,蓝光草这种东西虽然有点价值,但也就是非常常见的灵药,不是只有你一家独有,这个价格太夸张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