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31章 雪剑派会议

    不过现在见识了林东方深不可测的恐怖实力之后,辛易捷要是还敢随随便便自作主张,那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无所谓,放了也行,杀了也行,你觉得怎么方便就怎么来,我没意见。”林东方一脸的无所谓。

    “那就放了?”辛易捷小心翼翼道,虽然严格来说冰无情二人其实是上门挑事,照着太古小江湖的规矩就算直接弄死也无话可说,不过这就意味着同雪剑派彻底撕破脸皮,毕竟无论冰无情还是雪剑锋对于雪剑派都不是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如非必要,辛易捷并不想把梁子结得太深。

    “可以。”林东方随口应道。

    “好,那我这就让人把他俩抬走,免得扰了林前辈的清静。”辛易捷松了口气,要是林东方不好说话一点硬要杀了两人,他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样麻烦可就大了,不仅是往死了得罪雪剑派,回头连自己北岛青云门的高层都得落埋怨,落个里外不是人。

    两人当即被人当成死狗一样拖走,消息传出,不仅是雪剑派这些弟子,其他所有太古门派的历练弟子集体轰动了,无论冰无情还是雪剑锋,在太古小江湖那可都是名人啊,居然被打成这副样子,着实令人大跌眼镜。

    终于,雪剑锋昏迷了不知多久之后,幽幽转醒过来,一股蛰伏已久的剧痛在他恢复神智的那一刻瞬间遍布全身,雪剑锋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痛嚎不已。

    然而更让他绝望的事情还在后面,全身上下传来剧痛之后,他竟一时站不起来,而一旦他强行运转体内真气,那种剧痛就会立马暴涨数倍,简直令人欲仙欲死。

    “怎……怎么会这样?!”雪剑锋强忍着钻心剧痛,强行挣扎着跌跌撞撞的从床上滚了下来。

    这时背后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经脉断成这个样子还能爬起来,你这个所谓的太古联盟筑基第一人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冰师叔?”雪剑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搬回到了房中,而背后角落阴影处赫然斜坐着一个人影,正是冰无情。

    冰无情没有吭声,整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阴影之中,全身上下仍然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寒气势,不过却远远不如之前那般盛气凌人,反而变得有些阴冷起来。

    “冰师叔,那些家伙居然胆敢这么对我,您可得替我做主……”雪剑锋话说到一半忽然愣住。

    他是没看到冰无情被林东方一拳摧毁丹田的那一幕,不过他毕竟不是瞎子,此刻冰无情的凄惨状态他还是看得出来的,右手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明显已经被废了,而且冰无情整个人的狼狈状态跟他之前如出一辙,从头到脚分明就是丹田被废的表症啊!

    “那个老头深不可测,我不是对手。”冰无情的语气仍旧没有半点波动,不过阴影笼罩下的眼神却分明多了几分怨毒。

    从他练成无情冰势一直到今天,还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之大的打击,没想到这一次离开太古联盟居然踢到了铁板,而且还把自己生生摧残成了一个废人,他要是这样都不心生怨恨那就不是人了。

    “怎么可能?”雪剑锋被他这话震惊得目瞪口呆,直到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自身处境,冰无情右手和丹田全部被废,成了一个废人,而他自己经脉断裂,同样成了一个废人!

    押送冷冷,以冰无情的强大实力再加上他本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哪想得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太离谱了吧?!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雪剑锋慌忙问道,眼下这种情况已经完全脱离了控制,他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

    “等。”冰无情语气冰冷的吐出一个字。

    “啊?”雪剑锋一愣。

    “我已经把消息传回雪剑派,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可以得到疗伤丹药,而且会有实力更强的帮手。”冰无情沉声道。

    在旁人眼里他是一个傲气十足的天才高手,然而事实上他从来不把所谓的面子当一回事,正如之前形势不妙他毫不犹豫就拿冷冷做文章一样,如今既然知道林东方实力深不可测,那么从雪剑派叫帮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并没有丝毫犹豫和顾虑。

    “那如果不顺利呢?”雪剑锋闻言不由皱了皱眉。

    冰无情沉默以对,这个问题不需要他回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今他和雪剑锋都是毫无实力的废人,如果雪剑派不给他们疗伤丹药,不派出实力更强的高手,他俩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不,不会的,有我老爹在,门派高层不会置之不理的,绝对不会!”雪剑锋只得如此自我安慰,然而这一次即便他心中也没有什么底气,可一不可再,他老子毕竟只是门派副掌门啊。

    太古小江湖,雪剑派。

    议事大厅气氛一片凝重,所有门派高层全员到齐,而众人面前则摆着一份求援信,来自于冰无情的求援信。

    听完求援信上的内容之后,所有门派高层集体面面相觑,这上面的内容实在是匪夷所思,世俗界居然存在着能够一招废掉冰无情的高手,这可能吗?!

    当然,谁都知道冰无情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只能说时隔千年,无论他们也好,还是其他太古门派高层也罢,都对世俗界了解得太少太少了。

    掌门洪庆元用手指头轻轻点了点桌子,神色平静的开口道:“好了,信上的内容大家都已经了解了,说说你们的看法。”

    “报复!当然是报复!”雪立平第一个跳出来叫道,他是雪剑派副掌门,同时也是雪剑锋的老子。

    众人的目光集体落在他身上,等待他继续说下去,雪立平当即义愤填膺道:“我雪剑派捉拿叛门弟子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谁都无权阻拦,北岛青云门非但私藏冷冷不说,还出手打伤我们的人,将冰无情和我儿子雪剑锋打成废人,这也太猖狂太嚣张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是我们连这种欺负到头上的恶气都能忍下去,那可是会被其他太古门派看扁的,身为十小门派家族之一,这个脸咱们雪剑派恐怕丢不起吧,诸位以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