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32章 门派争端

    众人下意识看向洪庆元,不过并未在这位掌门脸上看出任何意向,不说话,不表态,这就是洪庆元的态度。

    洪庆元不说话,众人的目光随即便落在排名最靠前的五大长老身上,算上洪庆元和雪立平两位正副掌门,这七人才是雪剑派最具话语权的高层人物,其他门派高层要么是他们一系的人马,要么干脆就是他们的门生,本身并没有什么独立话语权。

    “咳咳咳咳……”其中一个老者忽然猛烈咳嗽了起来,正是大长老迟千秋。

    “我说迟长老,你要是身体不好就回去歇着吧,你这个状态留在这里一来休息不好影响病情,二来也会影响大家议事,你是咱们雪剑派在座最有资历的老人了,这点大局观应该还是有的吧?”雪立平看着迟千秋有些不耐烦的撇嘴道。

    其他门派高层听着这话表情各异,雪立平和迟千秋两大高层之争由来已久,一个是位高权重的门派副掌门,另一个则是资历最深厚的大长老,论权势雪立平仗着副掌门职位稍胜半筹,然而论地位却是迟千秋高出一截。

    毕竟是在座资历最为深厚的门派大长老,而且还是前任掌门一手提拔,迟千秋的地位仅在掌门洪庆元之下,即便雪立平都无法匹敌,也正因此两人之间才会摩擦不断,一山不容二虎,掌门洪庆元的地位根深蒂固,但这二号高层之争却从来没有分出过胜负。

    “咳咳,雪副掌门此言谬矣,老夫既然坐在门派大长老的位置上,自然就该为我雪剑派鞠躬尽瘁,相比起门派大事,老夫这点旧疾又算得了什么?”迟千秋一边咳嗽一边笑道。

    “哼,那么迟长老有何高见啊?”雪立平暗骂了一声老不死,据说迟千秋这个旧疾是他年轻时候替上任掌门出生入死留下的,哪怕再好的丹药也顶多只能压制伤势却无法根治,要是哪天这老家伙旧疾爆发一命归西,那可就真心烧高香了。

    “算不上什么高见,只不过说几句实在话而已。”迟千秋笑了笑,转向众人道:“诸位,我雪剑派跟北岛青云门的友好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北岛青云门的行事风格也都相当了解,你们真觉得北岛青云门嚣张猖狂吗?”

    众人相视一眼,大多数人都纷纷摇头,北岛青云门行事风格是出了名的温和,几乎从来没有主动惹事的先例,甚至其他太古门派惹到他们头上也经常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说这样都是嚣张猖狂的话,实在是没有天理了。

    “以前怎么样以后就一定也会怎么样?迟长老,你不会这么单纯吧,难道以前那些事儿就不可以是伪装吗?这一次不仅是我儿子,连冰无情都被打成了废人,这可都是在他们北岛青云门地盘上发生的事情,难道迟长老年纪大了没听清楚?”雪立平冷笑不已。

    “哦,原来雪副掌门也知道这是发生在人家地盘上的事情?”迟千秋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向众人道:“诸位不妨试想一下,如果北岛青云门突然冲进来两个人,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要动手抓人,诸位会怎么做?”

    “当然是好好教他们做人。”一众雪剑派高层的反应几乎异口同声。

    “所以,依老夫看来这次事情想要怪在北岛青云门头上实在太过牵强,说出去只会授人以柄让外人笑话,毕竟真要论起来,反倒是我们的人做得不妥,冰无情和雪剑锋无缘无故跑去人家地盘装逼抓人,被打了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能够扔回来两个废人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如果换做老夫,只会是两具尸体。”迟千秋看着雪立平道。

    众门派高层不约而同点头,雪立平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阴阳怪气道:“我记得迟长老好像是我们雪剑派的长老,不是北岛青云门派过来的吧?”

    “你说什么?”迟千秋脸色同样一沉,两人虽然一向不对付,可雪立平这话明显已经说过界,几乎同当众撕破脸皮无异了。

    跟迟千秋一系的其他雪剑派高层更加义愤填膺,忍不住就要拍案而起,与此同时雪立平一系的门派高层也一个个群情激奋,议事厅内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一言不合说不定就是一场混战。

    这时洪庆元忽然轻咳了一声,摩拳擦掌的两系人马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这些人虽然唯迟千秋和雪立平马首是瞻,但洪庆元这个雪剑派掌门毕竟不是摆设,一旦洪庆元动怒,就是迟千秋和雪立平都要抖三抖,更别说他们这些人了。

    洪庆元习惯性的用手指头敲着案桌,淡淡道:“大家都是同门,有话好好说,不要伤了和气。”

    迟千秋和雪立平闻言相视一眼,只得微微颔首道:“掌门见谅,我等失态了。”

    “继续吧。”洪庆元摆了摆手,对于此事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倾向,似乎就准备放手让迟千秋和雪立平这些人自己争个明白了。

    “迟长老,你说这事发生在北岛青云门的地盘,所以我们就不能追究了?哼,可你为什么不想想冰无情和我儿子为什么要去那里,如果不是为了执行门派命令去抓捕冷冷这个叛门弟子,他们又怎么会上门闹事?”雪立平冷哼道。

    话音刚落,迟千秋还没有反驳,远处一个女性高层顿时就忍不住了,当即毫不犹豫起身质问道:“你说谁是叛门弟子?!”

    众人闻声看去,等看清楚此人相貌之后才纷纷露出恍然之色,这人名为许小冬,乃是冷冷的师父,难怪她会如此炸毛。

    “哼,许小冬,本副掌门奉劝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身份,这种场合有你区区一介候选长老开口说话的余地吗?”雪立平不屑的瞥了许小冬一眼。

    “你!”许小冬顿时气急,然而一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雪立平这话虽然气人,但真要说起来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