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33章 有什么高见

    她只是在场排名最末的长老会成员,而且连正牌长老都还算不上,顶多只能算是下一届长老的候选人之一而已,跟冰无情这个新晋后辈的身份平级,这种场合根本就没有发言权。

    但是这个时候她不能不站出来,否则冷冷真被雪立平扣上叛门弟子的罪名,那么冷冷日后可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就算是她这个师父也别想保下她的性命。

    “雪副掌门此言谬矣,许小冬既然是长老会成员,那么自然就有参与议事的资格,我雪剑派一向都是如此,雪副掌门不会是想要私自篡改列祖列宗留下来的规矩吧?”迟千秋皱眉道。

    见众人神色各异的看着自己,雪立平不禁暗骂了一声老不死,只得讪笑道:“呵呵,迟长老言重了,我只是看其他几大长老都还没有发言,她这个排名最末的反倒抢着说话,不懂规矩,所以提醒一下而已。”

    迟千秋环视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其他几大长老看样子都还没有表态的打算,既然如此先让许小冬说几句又有什么不可?毕竟她是冷冷的师父,在这件事上还是有不小发言权的。”

    “多谢迟长老。”许小冬闻言感激的对迟千秋点了点头,她并不是迟千秋一系的人马,也知道迟千秋这么说并不完全是替自己出头,更主要其实是为了不让雪立平称心如意,但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替自己解了围,多少也是一个人情。

    “不必,仗义执言而已。”迟千秋摆了摆手,随即道:“长老会一向注重广开言路,你若有什么话,当着大家的面尽可畅所欲言。”

    许小冬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道:“好,我想问雪副掌门一句,你刚才说谁是叛门弟子?莫非是想说冷冷吗?”

    “当然,就以她之前种种所作所为,勾结外人对付本门带队大师兄,公然违抗师门命令,这样难道还不是叛门?”雪立平理所当然道。

    “他们在世俗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仅凭你儿子的一封信恐怕很难让人信服,上次议事的时候也说了,一切都要等冷冷回来之后才能调查清楚,就算是你这位雪副掌门也不能平白给人扣上叛门弟子的屎盆子吧?何况话说回来,最终如何发落冷冷那也是掌门说了算,你一个副掌门凭什么越俎代庖?”为了维护冷冷,许小冬已经打定主意要豁出去了。

    这番话说得可谓毫不留情,就连迟千秋听完都不禁露出了几分意外的神色,至于雪立平一系的那些人则个个气急败坏:“你说什么?!”

    反观雪立平,这个时候脸上倒没有露出半点怒容,反而饶有兴致的笑了起来:“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做副掌门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许小冬,你是头一个。”

    越是这样才越令人后怕,许小冬对上他的阴冷眼神心头一紧,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难道我还说错了不成?”

    “既然如此振振有词,那本副掌门倒要洗耳恭听一下你的高见了,你不妨说说看,这次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应对?还是说根本就不需要应对,干脆跟个窝囊废一样忍气吞声,冰无情和我儿雪剑锋就算被人白打了是吗?”雪立平表情莫测道。

    许小冬闻言不由噎了一下,对方这话明显是不怀好意,她为了自己徒弟冷冷仗义执言是人之常情,旁人还不会多说什么,可这次事件显然不是她一个排名最末的候选长老能够插嘴的,无论怎么说都是不自量力,逃不开被人耻笑的下场。

    不过到了这一步,许小冬也只能继续说下去:“我没有这么说,这次事情本来就是历练弟子的事情,要是随便出点什么事情都需要门派亲自过问,那还叫历练吗?更何况,我们雪剑派单独派出一个冰无情,本来就已经是违规在先了,现在要是再派出其他高层,别的太古门派怎么看?”

    “怎么看?如果我们真的在意门派形象,这次事情就绝对不是示弱,要是这次在北岛青云门面前低了头,以后不仅是四大门派家族和十小门派家族,说不定连其他什么猫三狗四的东西都能欺负到我们雪剑派的头上来了,有辱师门,这个罪过你担得起吗?”雪立平不屑冷哼道。

    “雪副掌门的口气不小,不过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北岛青云门可不是单独一个门派,它跟北岛冲天门和北岛玄机门同气连枝,惹了它就等于惹了整个北岛联盟!”迟千秋这个时候忽然再次开口,淡淡道:“虽然我们雪剑派隶属于中岛联盟,但话语权并不大,整个中岛联盟说了算的乃是中岛阁,而我们不过只是附庸门派而已,拿什么去跟北岛联盟抗衡?”

    “迟长老,连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都说得出来,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雪立平抖着二郎腿双眼望天道。

    “是吗?”迟千秋丝毫不怒,闻言好整以暇道:“不错,老夫确实老了,以后都是年轻人的天下,雪副掌门年富力强,以后如果跟北岛联盟发起冲突,不如由你来全权负责如何?”

    “呃……”雪立平不禁噎住,他在这里煽风点火挑起争端没有问题,可真要让他出面去跟整个北岛联盟抗衡,他还没有这么大的魄力,别说他没有,整个雪剑派上下估计都没人会有。

    “倒也未必,这次虽然是我们的人在北岛青云门地盘出事,但他们窝藏冷冷在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种事情他们未必就能拉上整个北岛联盟,何况我们雪剑派也不是没有盟友,只要找人在中岛阁活动一下,未必就会怕了北岛联盟!”五长老忽然站出来声援雪立平道。

    “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诸位莫非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依我之见,这点事情根本不用上升到门派之争的高度,顶多费几句口舌的小事而已,何必这么如临大敌?”四长老撇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