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37章 叫我黑衣神秘人

    “知道就好,还有一点你记好了,从现在开始叫我黑衣神秘人,尤其当着其他人的面,绝不能叫我眼镜博士,知道吗?”眼镜博士正色道。

    “黑衣神秘人?”大丰哥一愣,心想估计是这家伙担心暴露真实身份,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才弄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代号。

    殊不知,眼镜博士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更主要是故意模仿天阶岛上的黑衣人,如今世俗界中心总部一举一动都在向天阶岛那边看齐,不仅是技术,就连人员配置和行事手段也都在跟风模仿。当然,眼镜博士这么做还有另外一个更主要的目的,装逼。

    不过也并不完全是为了装逼过瘾,眼镜博士说白了就是想趁这次机会转型,虽然他提出了太古计划,但如果他一直只是顶着眼镜博士的名头,以后必然还是会被先入为主的当成科研人士,他毕竟没有像蓝小茹那样的背景,只靠一点科研成果是不可能真正挤进高层圈子的,所以转型势在必行,这次就是绝好的机会。

    “记着,千万别再喊错了。”眼镜博士不厌其烦的又叮嘱了一句。

    “是是,眼镜……哦不,黑衣神秘人,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大丰哥请示道,他只是一个明面上的幌子负责人而已,具体每一步行动都必须向眼镜博士请示,一旦擅自行动引起怀疑,后果不堪设想。

    “咱们先在神农架外围驻扎,然后你让京太扬去里面探探情况,摸清楚虚实再定下一步计划。”眼镜博士沉吟道。

    在这十五个筑基期高手之中,京太扬并不是实力最强的那一个,不过却是最可靠的,因为他是第一个被抓,被药物洗脑控制的时间最长,一个月来各种监测反应最为稳定,药物副作用也已被降到最小,就算放他出去单独行动也不太会出现意外,而要是换做其他人,如果没有人在一旁盯着还真不好说。

    “明白。”大丰哥点点头,当即就去安排。

    一日之后,京太扬从神农架深处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却令他们大吃一惊,作为太古联盟历练弟子聚集点的那座山门居然人去楼空,京太扬四处晃了一圈,愣是没有找到半个人影。

    “怎么会这样?”眼镜博士百思不得其解。

    “会不会这些家伙提供的情报有误?”大丰哥忍不住猜测道,他指的自然是这些被药物洗脑控制的太古联盟筑基期高手,毕竟神农架这个聚集点就是从他们身上得知的。

    “不可能。”眼镜博士果断摇头,虽说药物洗脑控制这个办法必然有副作用,尤其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哪怕以中心总部的技术也只能做到尽量控制减小副作用,而不可能完全消除。

    就拿状态最好的京太扬来说,他现在看起来几乎跟被控制之前没什么两样,但如果跟他熟悉的人接触多了就能发现,京太扬早已不是原来的京太扬,破绽太多了。

    说到底,药物确实可以洗脑,但这只是用来控制人心的下策。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药物控制虽然会有副作用会留下破绽,却有一点是其他办法怎么都比不了的,被药物洗脑控制的人不会撒谎,这可是最深层次的超级催眠,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撒谎,除非那人是神仙。

    “为什么?”大丰哥虽然挂着一个外围研究员的身份,对这些事儿却是一窍不通。

    眼镜博士看了他一眼,懒得具体解释,便随口道:“神农架这个聚集地的情报,是分别从他们十五个人的口中问出来的,就算其中有人撒谎,难道还能全部人一起撒谎不成?”

    “那怎么会这样?”大丰哥仍旧一脸疑惑。

    “依我推测,估计是太古联盟这些人近期发生了什么变故,所以才会突然之间人去楼空,而京太扬他们又一直都在外单独行动,从来不跟这里联系,不知道这个情况也不奇怪。”眼镜博士分析道。

    “眼……哦不,黑衣神秘人,那您说咱该怎么办?”大丰哥只得问道。

    “接下来就该是你建功的时候了,国内的情况你比我熟,而且还能动用红色海螺的人脉,我估计这事儿动静肯定不会小,由你出面应该不难打探到消息,至于京太扬他们就先在这里驻扎下来吧,由我亲自看着。”眼镜博士说道。

    大丰哥闻言眼睛一亮,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机会,当即连连点头道:“行,您就瞧好吧。”

    从驻扎地出来,一直远离了神农架地界,确定眼镜博士和京太扬那些人都没有跟着自己,大丰哥这才连忙拨通了林逸的电话。

    焦急等了片刻,电话这才终于打通,对面随之传来林逸的声音:“喂?哪位?”

    声音虽然平淡,不过这都是伪装出来的,他很清楚这就是大丰哥的号码,只不过是为了防中心总部一手,所以才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这样即便是中心总部的人拿大丰哥手机进行试探也不至于在自己身上找到破绽。

    与此同时,林逸也忍不住暗自庆幸,亏了这些日子反应过来手机不能习惯性收在玉佩空间之中,所以宁可拼着多耗费一些神识能量也要随身携带,要不然玉佩空间之中没有信号,大丰哥根本找不到他。

    “林逸老大,是我,大丰。”大丰哥连忙道。

    “你可算出来了!情况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林逸连忙问道,难怪他喜出望外,整整一个月音讯全无,他甚至都一度以为大丰哥已经被识破遇难了,只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才继续在外界逗留。

    “有些波折,不过总体还算顺利,我打探了一些中心总部的消息,相信对老大有用,咱们是约个地方见面细说,还是就在电话里说?”大丰哥有些压抑不住兴奋道。

    “你现在什么处境?”林逸问道。

    “我在神农架出口,他们让我出来打探消息,所以独自一人,还算安全。”大丰哥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