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57章 下蛊控制

    紧张观察着自己体内发生的这一幕,秦渊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心下又惊又疑,突然把隐藏至深的毒气抓出来,林逸这家伙到底想要干嘛?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是令秦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林逸的这股真气居然就在他的丹田之中,跟那股毒气开始了极为惨烈的厮杀,两股真气都极为强势,顿时搅得丹田之中天翻地覆,秦渊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得在地上来回打滚,惨嚎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秦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散架了,那股子无与伦比的剧痛这才终于渐渐淡去,劫后余生,秦渊浑身上下俱被冷汗浸透,整个人都已虚脱了。

    “看来你毅力还算不错,居然能够熬过这一劫。”林逸倒是有些诧异,见对方一脸莫名,便道:“既然还活着,那就仔细观察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吧。”

    秦渊闻言愣了半晌,等他再去内视丹田的时候,脸上顿时现出狂喜之色,林逸那股温热真气已被缓缓收回,而中心改进版丹药的那股毒气则已荡然无存!

    这一点丝毫不出林逸所料,他的五行杀气乃是所有真气之中近乎无敌的存在,即便到了五毒蛟龙那种层次都依然大有用处,中心改进版丹药的这股毒气虽然难缠,但终究逃不脱被绞杀的下场。

    “多……多谢师叔祖!”秦渊反应过来连忙给林逸磕头,今天东窗事发,他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事情竟会峰回路转,反倒被林逸解了威胁自己生死的那股毒气,实在让人意想不到。

    “谢我干什么?”林逸反倒有些好笑了。

    “这个当然是谢师叔祖活命之恩,弟子日后必当唯师叔祖马首是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秦渊连忙表忠心道,他不是傻子,林逸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发现他背叛之后非但没有杀他,反而出手替他解了毒气,毫无疑问显然是要收他为己用。

    背叛这种事情一回生两回熟,秦渊第一次被雪剑锋拉下水时还扭扭捏捏,不过这个时候倒是变得十分利索,他既然可以背叛北岛青云门,现在没了毒气威胁,自然也可以轻易背叛中心,转投林逸门下,毕竟现在林逸如果想要他死的话太简单了,甚至都不用亲自动手,一句话就足够了。

    “哦,你好像误会了,我并没有要救你的意思,纯粹就是研究研究,现在既然研究完了,也该送你上路了。”林逸撇嘴道。

    “什么?上路?”秦渊再次吓得魂飞魄散,今儿他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心脏再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再也顾不上半点自尊,秦渊一边给林逸磕头一边拼命求饶,这个时候他身上那点仅存的傲气早就被刚才的剧痛磨没了,为了活命他什么都肯做。

    秦渊本就已经被折磨得半死,求饶半天之后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看着他气喘吁吁的狼狈模样,林逸这才开口道:“也罢,我这人一向心软,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饶你一命也未尝不可。”

    “真的?弟子多谢师叔祖活命之恩,大恩大德永世不忘!”秦渊顿时大喜。

    “不过么……”林逸只说了三个字,秦渊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这才继续道:“饶你不能白饶,坦白说,我实在信不过你这种有叛门前科的家伙,何况你还连着背叛了两次。”

    “呃……”秦渊被他这话噎得面红耳赤,虽然都是实话,但是人要脸树要皮,何况他才背叛不久,脸皮还没厚到那种水火不侵的境界呢,不过为了能够活命还是忙问道:“请师叔祖示下。”

    “很简单,中心那些人信不过你,所以要用毒气控制你,我呢同样信不过你,所以也得给你下个蛊才行。”林逸淡淡道,他准备的是跟当初用在魏申锦身上同样的办法,对付秦渊这种人只能用此手段,要不然迟早被反咬一口。

    “下蛊?!”秦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心下不由一声哀嚎,这特娘的简直就是才出狼窝又进虎穴啊!

    “不乐意?那我也不勉强,还是送你上路好了。”林逸一脸的无所谓。

    眼看着林逸就要动手,秦渊顿时急了,连忙求饶道:“不不不,弟子乐意,弟子乐意,这是应该的,请师叔祖受累给弟子下蛊!”

    秦渊心中简直欲哭无泪,林逸要给下蛊,还得自己这边死气白咧的求着,这特娘的不是贱么!

    林逸也觉得好笑,正要给秦渊下蛊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且慢!”

    秦渊闻言顿时一喜,救星来了!

    结果还没等他开始高兴,那个声音却又道:“就你小子这点火候也好意思给人下蛊,还是我来吧,免得出了差错丢人现眼,论下蛊的造诣,你小子可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噗通!秦渊膝盖一软,再次瘫倒在地上,今儿这过山车真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心脏受不了啊……

    说话的这人自然是林东方,林逸转头看着他道:“你怎么也过来了?”

    “废话,你把这家伙折腾得鬼哭狼嚎的,扰得我午觉都睡不成,我能不来吗?”林东方没好气道。

    “这可隔着七八里路呢,还能打扰到你睡午觉?”林逸一脸无语,秦渊刚才虽然确实被折腾得够呛,但就算鬼哭狼嚎也都是强忍着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大,这样要是都还能影响到林东方那就真奇葩了。

    “我老人家耳聪目明。”林东方哼了一声,随随便便在秦渊肩上拍了一掌,然后就道:“好了。”

    “好了?”秦渊不禁愣了一下,他还以为下蛊的过程必然十分痛苦,哪知道林东方就这么随随便便一拍掌就结束了。

    仔细在体内探查了一番,连着两遍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直到第三遍的时候才隐隐发现一点端倪,感觉脑中隐隐多了一个微不可查的针眼,看似毫无影响,但是仔细体会却有一种莫名令人心悸的感觉,就像自己的性命都被掌握在这个针眼之中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