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58章 欲擒故纵

    “厉害。”其他人也许看不出名堂,但林逸可是个识货的人,顿时就被林东方这一手震住了,林老头就是林老头,果然深不可测。

    “以后学着点吧小子。”林东方睥睨了他一眼,随即看着地上的秦渊道:“这家伙你打算怎么办?”

    秦渊听得心里一抖,林逸接下来的回答直接关系着他的生死,虽说林东方这么做必然不会直接害他性命,何况林逸刚才也答应了饶他不死,可如果林逸让他做什么强人所难的事情,到头来照样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那当然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要不然这么大力气岂不是白费了。”林逸咧嘴笑道。

    “回哪儿去?”秦渊听得一愣。

    “你扪心自问,中心辛辛苦苦把你从一个筑基后期高手弄成现在的筑基大圆满,难道不该好好报答他们一下?”林逸饶有兴致道。

    “这个……怎么报答?”秦渊一头雾水。

    “简单,你继续给他们效力,让他们觉得没找错人就可以了。”林逸道。

    “就这么简单?”秦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逸,就算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林逸给他下蛊绝不会让他继续给中心效力这么简单,脑子一转就明白了:“哦我明白了,师叔祖您是想︽让我给您当内应,是这个意思吧?”

    “错。”林逸摇头。

    “啊?”秦渊傻了片刻,弱弱道:“师叔祖您不是让我当内应?那要让我干什么?”

    除了内应,他实在想不出林逸留他活命的理由,而且这对他来说也是最好的安排,毕竟如果他再度叛变的事情一旦被中心知道,那基本上就离死亡不远了。

    “准确的说,内应只是让你活命的基本条件,如果还想给自己以后搏一个前程的话。那你可就得好好用点心思了。”林逸淡淡道。

    “前程?我还有前程?”秦渊愕然,沦落到这一步他觉着能够保住小命就已经是老天开眼了,根本就不敢奢想更多,至于前程什么的更是想都不敢想。

    “难道你不需要?你觉得自己能到筑基大圆满这个境界就可以心满意足了?那就算了,当我没说。”林逸随口道。

    “不不不,师叔祖你这话说的,弟子虽然没什么野心,但是更上一层的志向还是有的,有用得上弟子的地方,师叔祖您尽管吩咐。弟子绝对万死不辞。”秦渊连忙道。

    “这话听着还不错,那行吧,你去把京月明骗过来,就让他来这里,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林逸当即道,这才是他刻意留下秦渊的真正用意,如果只是单纯的内应在他而言可以说毫无价值,毕竟他已经有一个级别更高的大丰哥了。暗中反策反,这才是秦渊最大的价值。

    “京月明?谁是京月明?”秦渊一愣,为了保证隐秘性,中心这些人拉拢目标的时候都是一对一单线联系。除了上线之外,一般情况下最多也就是眼镜博士和大丰哥两人知道,其他人彼此之间既不知情也不碰面,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京月明。同样的,京月明也不知道他。

    “千刃派弟子,同时也是暗中投靠中心的一员。”林逸道。

    虽然被中心控制的太古联盟高手已经足足有着二十人之多。但他能够反策反的目标却十分有限,毕竟京太扬那十五个筑基期高手乃是被中心药物洗脑过的,想要反策反他们难度不小,而除了眼前这个秦渊之外,真正有机会的就只有四个,那就是同样被丹田中毒气威胁的冰无情、雪剑锋、灿龙还有京月明。

    冰无情和雪剑锋都是金丹期高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剩下比较容易的目标就只有灿龙和京月明这两个。

    “当真?”秦渊一喜,连忙点头道:“好,弟子这就行动。”

    “记住,你要特别注意避开京太扬,他是发展京月明的上线,一旦被他发现,你就完了。还有,老头子给你下的蛊可不简单,除了他天底下没人能解,你要是有半点杂念,也完了。”林逸看着他道。

    “弟子明白!”秦渊倒是信心满满,他有一个远房亲戚就在千刃派,而且以前也曾去过千刃派,认识不少人,虽然不认识什么京太扬和京月明,但只是骗个人过来应该不难。

    看着秦渊离去的背影,林东方忽然道:“你就这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去?”

    “要不然怎么办,总不能我也跟着去吧?”林逸笑了笑,无所谓道:“这小子脑子不傻而且惜命怕死,最合适干这种事情,不出意外最好,如果出了意外,那就当是敲山震虎,正好让中心这帮人收敛一点。”

    “呵呵,你小子还挺会安慰自己。”林东方笑了。

    小半天之后,秦渊回来了,身后跟着京月明。

    “说吧,到底是什么秘密任务,还把我带到你们北岛青云门的小岛来,连京太扬都要避着?”眼看着越走越偏,京月明忍不住问道。

    京太扬是他的上线,而且彼此还是堂兄弟,正常没道理连京太扬都不知会,不过秦渊既然准确的知道眼镜博士一众,那就说明确实是自己人,只是,这到底是什么秘密任务?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秦渊头也不回道。

    “慢着!”京月明忽然停下了脚步,用戒备的目光看着秦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特意带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到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怀疑我的身份?”秦渊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一脸无所谓的继续迈步往前走:“你要是怀疑呢,现在回去也无所谓,没人会拦着你,只不过待会儿要是上头问起来,那就别怪我实话实说了。”

    这是典型的欲擒故纵,现在距离目的地只有一步之遥,这个时候一旦表现出半点心急就很容易露出破绽,虽说这是北岛青云门的地盘,从京月明踏上小岛的那一步开始就注定已经逃不出去了,但秦渊很清楚林逸要的是一切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进行,否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他的任务就算失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