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90章 铁证如山

    这就是残酷的越级挑战,难度极大而且极其凶险,詹世雄这个前车之鉴摆在那里,每一个被挑战的人都必然会全力以赴,一有机会都要下狠手立威,杀鸡儆猴,只有这样才能让其他人畏而远之,再也不敢点名去越级挑战他们.pbtt

    等到七场越级对决全部结束,辛易捷正要宣布进行第二轮常规对决,这时雪剑锋却又站了出来,朗声道:“不好意思了辛师叔,有件事儿我必须得同大家伙儿说一说,免得某些人用着肮脏卑鄙的手段,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把我们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你想说什么?”辛易捷强耐着性子冷哼道,他现在对雪剑锋的观感已经差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他绝对不会这么客气。

    “我想说的是我们雪剑派出了一个叛徒,也正是因为这个叛徒,让我们雪剑派弟子输掉了本不该输的对决。”雪剑锋扬手指向一人,正是冷冷。

    冷冷顿时成了全场的焦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林逸就站在她的身边,一个眼神就让她重新镇定了下来,有条有理的反驳道:“第一,我不是叛徒,雪剑派也从来都没有通告说我是叛徒,第二,我不知道你在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雪剑派弟子输掉对决与我何干?”

    雪剑锋闻言冷笑了一声,指着罗杀生道:“好啊,那你倒是给大家伙儿说说看,以罗杀生的实力,为什么会在连成雪势的前提下被宋凌珊一招击败?”

    “当然是因为凌珊节奏把握更胜一筹,而罗杀生又轻敌大意,输掉对决有什么好奇怪的?”冷冷不以为然道。

    “不错,这一点有目共睹,是一场以弱胜强的典范,没什么好怀疑的。”辛易捷开口帮腔道。

    “我看不见得吧,宋凌珊节奏把握是巧妙,罗杀生也确实是轻敌大意。可如果仅凭这两点的话,顶多也只能让她抓住一个反击的破绽而已,诸位不妨设身处地的想想看,换做是你们抓到了这个反击的机会。你们能够做到一招之内反败为胜吗?”雪剑锋反问道。

    被他这么一说,众人愣了片刻之后不约而同的纷纷摇头,当时罗杀生释放了雪势,那种强大的限制效果是实打实的,此消彼长之下就算露出了破绽。想要一招击败他还是难如登天,毕竟宋凌珊还只是一个刚刚筑基成功的世俗界新人而已。

    辛易捷皱了皱眉,虽然他不想附和,可雪剑锋说的这番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回想起之前宋凌珊反败为胜的那一幕,即便是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再问一遍,为什么宋凌珊能够在那种情况下一招击败罗杀生?”雪剑锋并不需要冷冷的答案,因为他有自己的答案,当即指着冷冷道:“原因只有一个。我们雪剑派出了一个叛徒,一个将我们雪剑派心法托盘而出全部告诉给敌人的叛徒!”

    林逸听到这里不由乐了,雪剑锋这家伙脸皮确实厚,明明自己都已经成了中心的狗腿子,却还能大庭广众言之凿凿的说冷冷是叛徒,真是个奇葩。

    “你有什么证据?”辛易捷沉声道,话说到这一步他必须得接茬了,要不然就是他这个带队师叔的失职,不过他也不可能就这么顺了雪剑锋的心意,除非雪剑锋能够拿出实打实的证据。否则就只是莫须有的凭空推测而已。

    “宋凌珊反败为胜的那一招,刚好击中雪杀式的真气运行命门,正因如此她才能做到一击反杀,总不可能这都是胡乱蒙中的巧合吧?”雪剑锋冷笑道。

    各大门派修炼心法各异。真气运行方式也是迥然不同,而每一招每一式的真气运行又都有着完全不同的侧重点,所以每一个招式的命门大相径庭,就像雪杀式,施展这一招的时候喉咙就是最关键的真气运行命门所在,只要重击喉咙。哪怕实力羸弱,一招制敌那也是轻而易举。

    辛易捷只能看向林逸,希望林逸能够亲自站出来反驳,毕竟雪剑锋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要说宋凌珊最后一招直取罗杀生的喉咙完全是一个巧合,未免太过牵强了。

    “这下总没话说了吧?如果不是出了冷冷这个叛徒,如果不是她透露我们雪剑派的心法和招式命门,只凭宋凌珊那点微末实力,怎么可能赢得了罗杀生?所以,现在已经铁证如山,冷冷就是叛徒,而宋凌珊正是靠着她这个叛徒才能反败为胜!”雪剑锋趁热打铁一锤定音道。

    这一下,众人看向冷冷和宋凌珊的目光顿时就变得有些不善了,这件事虽然看起来跟他们没什么实质性关系,但却影响到了试炼大比的公平,要是辛易捷还有心包庇的话,那可是要犯众怒的。

    “且慢,凌珊所用的招式确实刚好克制你们雪剑派,不过只靠着如此片面武断的三言两语,就想把脏水泼到冷冷身上,未免太不讲究了吧?还是说,雪剑锋你的智商就只有这么点,只能一头钻进这一条死胡同,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了?”林逸却是不慌不忙的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雪剑锋一愣,当即勃然大怒道:“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

    “就这样也好意思说铁证如山?”林逸嗤之以鼻,好整以暇道:“既然如此,那我倒要请教一下了,昨天筑基初期这一组对决之中,被克制的可不仅仅是你们雪剑派而已,其他正气宗什么的不也一样被我们这些人克得死死的,这一点你想怎么解释啊?总不会想说所有太古门派都出了叛徒,主动把修炼心法提前透露给了我们吧?”

    “这……”雪剑锋顿时噎住,其他众人则开始议论纷纷,仔细回想起来,昨天筑基初期那一组对决正如林逸所说,基本上只要有他的人出场,无论对手是哪一门哪一派,对手都会被克制得很惨,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