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95章 不甘心的雪剑锋

    他已完全被冷冷的碎冰体质给限制住,冷冷根本就不给他正面硬拼的机会,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巅峰状态的列英祖也毫无机会,更别说他此刻俨然已经情绪失控了。

    结果丝毫不出众人所料,列英祖歇斯底里的疯狂反击非但没能给他带来转机,反而只是让冷冷更加得心应手,让他自己输得更快罢了。

    这一幕看得辛易捷和其他北岛青云门弟子集体无语,列英祖虽不是什么惊才艳艳的天才弟子,但一直以来表现得都还算稳重,发挥失常的时候并不多见,而像今天这样从头到尾表现得一无是处,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是丢人丢大了。

    噗通!列英祖再次被冷冷一脚踹了出去,挣扎着半天爬不起来,正常人处在他这种局面一般都早已选择认输投降了,列英祖本也不是会死撑到底的那种人,只是他此刻被打击得失魂落魄,除了一些下意识的动作之外,脑中早已把认输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了。

    见列英祖这个状态,冷冷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她跟对方远日无缘近日无仇,自然是想点到为止,从没想过要下什么狠手,只是列英祖这样始终不认输,她就只能一直打下去,直到对方开口认输,或者干脆被打昏过去为止。

    不料,就在冷冷准备动手将其打昏之时,整个人忽然身形一怔,周身气息随之开始疯狂涌动,那股莫名的气势就连周围众人都暗暗心惊,不仅如此,众人甚至还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不会吧?”林逸第一个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妮子竟是又要重演当场突破的那一幕了!

    很快,在场其他众人也都纷纷反应过来,一个个面面相觑,震惊失声道:“居然又要突破?不是前天才刚突破吗?这都什么情况啊?”

    “一场一突破?真的假的?”就连雪剑锋都看得瞠目结舌,上一场从筑基后期突破至筑基后期巅峰,这一次如果顺利的话,又要冲筑基后期巅峰突破至筑基大圆满,这个升级速度未免夸张过头了吧?

    殊不知,冷冷之前几个月闭关修炼的过程中,服用了好几枚林逸给她的极品筑基金丹,虽然当时没有直接突破晋级,但却在体内留下了庞大而未消化的药力。

    若只是平常修炼,这些药力也许还要好几个月时间才会完全释放出来,而现在却是刚好赶上了试炼大比,面对同级别的强敌,尤其又是紧张的比试氛围,冷冷的精气神全部调整到了最佳状态,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提前将药力释放出来,临场突破自然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所以,才有了现在传奇一般的一场一突破,三天之内连升两级!

    这个内情林逸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但其他人可不清楚,还以为纯粹就是因为冷冷资质超绝的缘故,这何止是天才,简直就是天才之中的超级天才啊!

    一时间,冷冷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被拔高了一大截,本来还只是小有名气的天才弟子,这一下顿时就变成跟千刃齐飞的灵天佑一样,成为太古小江湖年青一代引领的顶级人物了。

    突破过程可长可短,若是纯粹的厚积薄发,也许就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可冷冷毕竟是三天之内连续第二次突破,就算体内药力积存再多,整个突破过程也很难一帆风顺。

    正如眼下,冷冷浑身上下的气息明显不太稳定,看这样子就算最终能够顺利突破,那也要花上不少时间。

    不过众人对此倒没有表现出半点不满,能够现场看到冷冷这样堪称传奇的一场一突破,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难得的体验,这可都是以后跟人吹逼炫耀的绝佳谈资啊。

    然而就在众人等待的过程中,一旁本已失魂落魄的列英祖终于有些缓过神来,一见冷冷就在自己旁边不远处,下意识就出手反击,顿时引起众人一阵惊呼。

    “混蛋!”林逸眼神之中杀机一闪,当即就要出手解决这个不知死活的废材,不过还没有等到他真正出手,另一边辛易捷却已率先冲进了场中,毫不犹豫扬手一巴掌就将列英祖扇飞了出去。

    “辛师叔你这是干什么?”雪剑锋见状不满道,他可是巴不得列英祖打断冷冷的突破,到时冷冷非但不能更上一层,反而还要受到严重反噬,运气不好的话甚至连命都要搭进去,这对他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没成想居然就这么被辛易捷给破坏了。

    “如你所见。”辛易捷此刻的脸色极为难看,列英祖若只是实力不济而给北岛青云门丢人倒还罢了,顶多也就被人奚落两句人才凋零,可现在居然会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是他不出手,冷冷这一次临场突破真被列英祖打断的话,那可就要连累整个北岛青云门都被钉在耻辱柱上,成为被整个太古小江湖厌弃的笑柄。

    不仅如此,这样还势必会大大得罪林逸,辛易捷甚至严重怀疑,如果不是自己抢先一步出手扇飞列英祖,这家伙说不定都已成为一具尸体了。

    “辛师叔,你虽然是带队师叔,但同时也是试炼大比的唯一裁判,这么毫不掩饰的干预比试过程,合适吗?”雪剑锋冷笑道,在他看来这可是一个送上门来的现成把柄。

    众人齐齐看向辛易捷,身为裁判就必须是始终保持绝对客观中立的第三者,从道理上来说,只要对决还没有结束,包括辛易捷这个裁判在内,任何人都不能干预场内的任何事情,就算列英祖趁冷冷突破之时偷袭再怎么卑鄙无耻,那也是规则允许的事情,辛易捷这么做确实太过武断了。

    辛易捷看了看众人,目光最终落在被他扇得人事不知的列英祖身上,冷哼道:“你别忘了,老夫除了带队师叔和大比裁判这两个身份之外,同时还是北岛青云门长老,老夫不过是管教自己门派的弟子而已,并没有损害到任何人的利益,有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