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199章 画地为牢

    “哼,这么小心,胆子太小了吧?”雪剑锋哼了一声,这招雪杀式他在一开始确实有些失算,但之后暴露出来的明显破绽却是刻意而为,将计就计想要借此引冷冷上钩,只要冷冷冒进,他就有绝对的把握一剑将其击杀,大不了当众展露金丹初期的境界罢了。

    不过既然冷冷坚持不上钩,那么他也不敢冒然下手,否则万一被冷冷侥幸逃开却又同时暴露了自己实力的话,他的如意算盘可就完全打空,到时冷冷肯定会当众认输,他再想下手就没机会了。

    “你的废话太多了。”冷冷这时已经重新攻了上来,攻势一如开始那般狂风暴雨,但却还是伤不到雪剑锋分毫。

    “是吗,这些废话以后也许就听不到了,对你来说说不定就是最后的人生体验呢。”雪剑锋饶有深意的咧嘴一笑,随即再次把雪剑收了起来,恢复到了一开始的局面。

    他现在就像一头耐心的野兽,等待猎物出现破绽的那一刻,再将其一击扑杀,在此之前他必须好好收起爪子,以免把猎物吓跑。

    “她到底在做什么?”冰无情看着这一幕暗暗疑惑。

    身为林逸暗中收服的棋子,他当然知道冷冷肯定早已明白敌我实力对比,照理来说,这种情况下无非两种选择,要么一上来就直接认输,这应该是保证安全的最稳妥做法,要么就是装模作样一阵之后再选择认输,这样多少要冒一点风险,不过却可以借此来麻痹雪剑锋,让他继续以为自己实力还没有暴露。

    然而冷冷现在所做的却已完全超出了装模作样的程度,她的这一切攻势看似徒劳,但绝不会是毫无意义的徒劳挣扎,肯定有其用意在里面,只是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冰无情一时却还想不出来。

    他想不出来很正常,这个问题除了冷冷本人之外,全场也就林逸能够知道答案,因为这个杀手锏可是他帮着冷冷一起研究开发的啊。

    眨眼之间,场中两人又走了十几招,就在雪剑锋的耐心逐渐被消耗干净的时候,冷冷忽然开口道:“多少招了?”

    “什么?”雪剑锋一愣,下意识回答道:“三十二招?”

    “足够了。”冷冷点点头,随后猛然停下了动作,隔着三步之远淡淡道:“就让你来试验一下我的新招式,画地为牢。”

    话音落下,雪剑锋全身上下一瞬间如坠冰窖,身为雪剑派弟子对于寒冷他有着足够抵抗力,然而这一刻他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彻骨冰寒,这已经不单纯是身法速度受到影响的问题了,要是不能及时挣脱,即便是他也非得被活活冻死不可!

    “画地为牢?”看着雪剑锋一瞬间就被冻僵的诡异姿态,全场所有人集体震惊了,一个个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冷冷,难道之前她做的这么多并非是徒劳挣扎,而是在为这一招画地为牢做准备?!

    林逸见状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弧度,冷冷最大的倚仗自然是碎冰体质,然而一直以来却始终没有能够真正发挥出其威力的独有招式。

    如果她还只是筑基初期,那倒没什么大不了,可她现在接连突破之后都已是筑基大圆满了,马上就要冲击金丹期的人物,这要是连一招最起码的压箱底招式都没有,那就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一旦遇上强敌的话可是要吃大亏的。

    故而,林逸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开始替冷冷筹谋设计,经过不断尝试改进,直至试炼大比开始之前才终于研究成型,只不过前两轮冷冷遇上的对手实力都不够强大,所以派不上用场罢了,直至现在遇上雪剑锋这个金丹初期的强敌,这才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将碎冰特性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融入真气之中,再以某种特殊方式使得真气外放之后仍旧有所残留,由于这些真气本身并不强大,杀伤力也并不算强,像雪剑锋这种强敌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完全注意不到这些真气残余就尾随着自己挥之不去,等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成了一个如影随形的异类牢笼。

    等到冷冷将其碎冰特性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这个牢笼的彻骨冰寒就算是雪剑锋也别想扛住,而且想甩都甩不掉,想逃也逃不出去,这就是画地为牢!

    虽然还只是新创不久的招式,日后还有很大的改进余地,不过画地为牢这一招足可将碎冰体质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说是冷冷独有的底牌杀招也毫不为过。

    如果只是面对同级对手,冷冷想要施展画地为牢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随便周旋个三五招就能轻易释放出来,其威力足可将同级对手活活冻死了,可雪剑锋却是金丹初期高手,三五招显然不够,所以冷冷才不管不顾的足足周旋了三十二招,直至造就了现在这个极限版的画地为牢。

    冷冷本来还在担心这一招能不能有效,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越级对敌,而是实实在在的跨越大境界对敌,就算是极限版的画地为牢也未必就一定管用,不过现在看到雪剑锋的状态之后,她悬着的一颗心顿时就落了地。

    这何止是管用,简直是太管用了!

    如果雪剑锋不能及时想出破解画地为牢的办法,再过一时片刻,下场必然是被当场冻死!

    “厉害。”冰无情不着痕迹的看了林逸一眼,心中满满都是敬畏,虽然这一招画地为牢是冷冷的独有绝技,可在他看来真正厉害的却还是林逸。

    相比起画地为牢招式本身,这个天马行空般的创造力才是真正可畏的东西,其对招式真气的理解之深刻绝非是区区筑基期高手能有的境界,甚至连金丹期、元婴期都未必能有,再联想起林逸之前展露出的神奇能力,冰无情不禁再一次心惊不已,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其他人想的却远没有他这么一针见血,包括辛易捷在内,他们所看到的只有场中的冷冷,看着雪剑锋无力挣扎的模样,他们此刻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手机用户请访问h.